善源财讯

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 丰满白嫩大屁股ass

更新时间:2021-12-10 16:20 点击:

  三天之后,叶叁伍刚刚从床上爬起,洗漱然后准备做早餐。

  便听到“哐哐哐”的砸门声,然后便来到门口开了门,只见到刘雪月站在他家门前。

  见到叶叁伍开了门之后,便站在门口对着叶叁伍说道:

  “老叶啊,咱准备走吧,我和那个小娘们约好了,今天带你和你的宝贝去让她拍卖行里的师父过过眼,要是成的话,就给你上拍。”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这话之后,便对着刘雪月说道:“你还没吃饭吧?先进来,吃了饭再走,也来得及!”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这话之后,一想也是,便走进了叶叁伍的家,坐到了沙发上,对着厨房问道:“老叶,你买的啥饭呀?”

  叶叁伍立即喊道:“买什么买呀?今天哥给你漏一手,让你尝尝什么叫大师手艺!”

  刘雪月听到之后连忙说道:“你快拉倒吧~~~我还不知道你那两下子?

  也就是能糊弄一下那些不会做饭的女孩子罢了,你的手艺估计还不如我呢。你做你自己吃的就行了,不用给我做!”

  说完便起身朝着叶叁伍家的厨房走去,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脚步声,立马说道:“那一会我做出来你可别吃,谁吃谁是狗!”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这番话之后,加快脚步朝着叶叁伍家的厨房走去,同时嘴上还不依不饶的说道:

  “没问题!谁吃谁是狗!”

  一进到叶叁伍家的厨房,见到叶叁伍正在切菜,那娴熟的刀工直接就把刘雪月给看呆了,顿时心里感觉到有点不秒

  刘雪月站在叶叁伍家厨房门口说道:“老叶,你这是什么时候练的这一手刀工呀?看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叶叁伍心想我这可是江湖上公认的食神,这点还不是小菜一碟吗?于是对着刘雪月说道:

  “你这是看不起我东山省食神的实力吗?赶紧滚出去吧,这里也用不着你帮忙!”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这番话之后,见到叶叁伍这里好像确实不需要他帮忙,便走出了厨房。

  “终于做好了!老子倒是要看看这个刘雪月到底吃不吃!”

  叶叁伍刚刚自言自语完,话音还没落地,便见到刘雪月“嗖”的一声冲了进来。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刘雪月已经倚在厨房门框上等着了。

  边端菜边往餐厅里走去还边吸着鼻子,嘴里还说着:“老叶,没想到你做菜还真有两下子,从客厅里我就闻到香味了!”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话之后,朝着刘雪月问道:“没事,反正你又不吃,我做的再好吃也是我自己一个人吃而已。”

  但是此时听到刘雪月嘴里发出了“汪汪汪”的声音,然后刘雪月便拿起筷子,对准眼前的菜进行着地毯式扫荡。

  就好像生怕叶叁伍不让他吃一样,叶叁伍见到刘雪月的这幅德性,表现出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来。

  无他,因为他们两个太熟了,从小一起玩到大,对与彼此的性格作风彼此都清清楚楚。

  两人便吃着饭,刘雪月便说道:“这也太好吃了吧?不行老叶,我以后要天天来你家蹭饭!”

  叶叁伍听到之后说道:“你把我交代给你的这件事情办好了之后再说,对了,老刘你那个拍卖行工作的女朋友叫啥来?”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这个问题之后,愣了一下,想了想,说道:“特喵的她叫啥来着?我每次都是叫宝贝,根本不记名字的!”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这番话之后,瞬间感觉到很无语的说道:“你个大渣男,人家妹子陪了你这么长时间,你连人家名字都记不住,你这也太渣了吧!”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这话之后,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谁渣呢?说谁渣呢?我这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我们又都没结婚,既不违法,也不违规,你情我愿而已!”

  叶叁伍此时听到刘雪月的这一番无耻的言论,感觉到很无语的说道:“唉,我是真的服了你了,你小心哪一天搞翻车了!”

  此时刘雪月自信的拍拍胸脯说道:“哥哥我是不会翻车的!老司机,稳的一逼!”

  然后两人吃完饭便下楼取了车子,直奔帝都方向驶去。

  开了两个多小时的长途之后,刘雪月带着叶叁伍来到了帝都一家名叫“嘉德拍卖行”的楼前。

  进去之后,迎面走出来一名身穿一身黑色OL装,腿上穿着一双黑色连裤袜,面容姣好,年纪看上去差不多二十五六岁的妹子。

  只见那个妹子见到叶叁伍和刘雪月二人走进来之后,眼睛一亮,展开双臂,朝着二人这边便走来。

  同时嘴里还在说着:“亲爱的,你总算来了。”

  只见此时刘雪月张开双臂,向着那名女子迎了上去,二人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来了一个法式深吻。

  二人完事之后,相拥着走到了叶叁伍的面前,刘雪月朝着那名黑丝女介绍到:

  “这是我发小,叶叁伍。我们两个人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关系老铁老铁了。

  现在是一名游戏主播兼职包租公。人帅多金妥妥的高富帅,有什么小姐妹都可以介绍给他。”

  然后又对着叶叁伍说道:“这是我家宝贝,你叫嫂子就行了!现在在嘉德拍卖行担任业务经理一职。”

  叶叁伍听着这很明显是敷衍的介绍感觉到有点无语,但是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对着那名黑丝女说道:

  “弟妹,你好,叫我老叶就行了。别听老刘瞎说,什么破高富帅,无业游民加文盲一个。”

  然而那名黑丝女子此时主动伸出了她那白嫩的小手,与叶叁伍握了一下,说道:

  “您就是叶先生吧?我是李凯蒂,我们家老刘都和我说了,说您有一个传家宝要拍卖。感谢您信任我们行,不知道您要在我们行拍卖的是什么宝贝呢?”

  叶叁伍握了一下李凯蒂的手,马上缩了回去,然后对着李凯蒂说道:

  “李小姐,请稍等一下,我去车上将东西给拿下来。”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话之后,朝着叶叁伍问了一句,说道:“老叶,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去呀?”

  “不用了,你先在这里陪着凯蒂小姐吧!我自己去就好了!”

  叶叁伍连忙说道。

  没一会,叶叁伍便提着一个小木箱走了回来。

  李凯蒂一见到叶叁伍手中的东西,双眼立刻发出了一阵亮光。

  连忙迎了上去,那双美眸死死的盯着着叶叁伍的提箱子的右手。

  对着叶叁伍说道:“叶先生,您手里提的这是金丝楠木盒?瞧着这样式好像还是明代的宫廷手艺?”

  叶叁伍见状点了点头,说道:“李经理好眼力,这盒子的确是金丝楠木的,也确确实实是明代传下来的。”

  “叶先生过奖了,到底是不是真的还得等我们鉴定部的专家来看一下,叶先生这边请,先到我们三楼的贵宾室里稍待。”

  此时刚才在刘雪月怀里时的那个小女人的形象立马不见了,转眼便切换成了一名独立女强人的样子。

  然后便引着叶叁伍与刘雪月走上了三楼,而此时刘雪月本来是很嬉皮笑脸的样子,此时居然也很难得的正经了起来。

  跟在李凯蒂和叶叁伍身后,走上了三楼,李凯蒂拉开了一扇厚厚的防盗门,对着叶叁伍和刘雪月说道:

  “叶先生,还有亲爱的,你们在这里稍坐一会,等一下,我去叫专家过来。小王,来给两位贵宾上好茶。”

  说完李凯蒂便走出了这间贵宾室,然后叫了一名员工过来给叶叁伍和刘雪月上了杯茶,然后上完了茶之后便退了下去。

  此时偌大个贵宾室里就剩下了刘雪月和叶叁伍两人,这时刘雪月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了,问道:

  “老叶,你给我说句实话,你这宝贝是从哪里弄来的?我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家里有这种宝贝呀?”

  “我家里有什么宝贝难道需要向你汇报吗?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这番话之后,回怼道。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这话之后,寻思了寻思说道:“这倒也是!”

  叶叁伍为了打消刘雪月的胡思乱想,反问到刘雪月:

  “这个李凯蒂,你是怎么认识的呀?这种大型拍卖行里的经理,你都能泡上,你小子行啊,牛哇!”

  这话正好问到了刘雪月的痒处,只见他得意的说道:

  “就是去年哥去三亚玩的时候,认识的了,当时她遇到了一些事情,哥给她解了围,就这样认识了,加了微信,三聊两聊就成了呗。”

  叶叁伍此时眼中写满了不屑(羡慕),对着刘雪月说道:

  “唉,看来你扑街也是有好处的,最起码不用每天为了那么碎银几两而烦恼更新,因为更新也没钱,可以到处去旅游。

  不像我,我请一天假水友们恨不能就要给我寄刀片,真的羡慕你这小日子,想写就写,不想写就去到处旅游,你这活的简直比一些大神作家都滋润呀!”
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 丰满白嫩大屁股ass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这话之后,脸立马拉的老长说道:“老叶,你这是拿着刀往我心口窝子上扎呀~~~我去你的~~~”

  正在两人马上就要打起嘴仗来的时候,贵宾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随后见到李凯蒂领着几个老头鱼贯而入。

  这时李凯蒂拿手指着打头的那个老头,说道:“我给介绍一下,这位是现任华国故宫博物院副院长,萧逸然教授。”

  此时只见到这名萧教授双眼直勾勾的瞅着叶叁伍手中的的盒子,就连李凯蒂介绍叶叁伍的话都没听到。

  嘴里还在小声的喃喃自语着说着别人根本听不清的话,但是叶叁伍的满级耳功却听的清清楚楚的这名萧教授说的是“真的是!真的是!”

  然后李凯蒂又指着萧教授身后的几位老头老太太,介绍到:“这位是现任华国博物馆学会会员,华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

  华国文艺协会会员,华国收藏家协会鉴定理事会常任理事,………………现任故宫博物馆研究员,周西南周教授。

  这位是华国世家理事会理事长…………叶兰兰教授,这位是帝都艺术大学特聘教授…………蔡庆国教授。”

  虽然叶叁伍早就知道头衔越短越厉害的道理,但是这后面的几个教授专家的头衔还是让他的脑子记忆出现了些许混乱。

  但是这几名专家教授此时都露出了和第一个介绍的那名萧教授一模一样的表情,直勾勾的盯着叶叁伍手中的小木盒。

  这时那名萧教授对着已经回过神来,对着叶叁伍说道:“叶先生,你手中的这个宝贝能让老头子过过手吗?”

  叶叁伍听到萧教授的这话之后,连忙说道:“当然可以!”然后便将手中的木盒给放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上。

  这时候那几名教授在萧教授的带领之下,带上白手套,仔细把玩观察起了叶叁伍放到桌子上的那件木盒。

  这时见到那几名专家教授,互相看了彼此几眼之后,点了点头,对着叶叁伍问道:

  “叶先生,您可以方便说一下您这件宝贝的来历吗?”

  叶叁伍被他们这么一问,感觉到有点生气的说道:

  “怎么?我卖个传家宝,还得查户口呀?反正这不是我偷的抢的。你们不放心的话可以报警,不要以为你们年纪大就可以污蔑人啊?”

  这时听到那几名专家教授说道:“您误会了,叶先生,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见到您的这件宝贝太过于珍贵了,感觉到很惊讶罢了!”

  叶叁伍此时听到这几名专家的话之后,也感到有点好奇的问道:“这不就是一个金丝楠木的盒子吗?这种东西古代不是多的是吗?”

  这时那几名专家说道:“您这可不是普通的盒子。您这是墨家天工盒,传自先秦时期的墨家。

  但是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墨家逐渐没落,而导致终于在明代时便已失传了。

  这个盒子对于研究古代的一些失传已久的工艺,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而且我们几个没看错的话,您这盒子还是使用的皇家专用的金丝楠木做的。更是价值连城。”

 “终于回来了!还是家里好呀。”此时屋子里传出来了这样一道声音。


  原来是穿越到武林群侠传的叶叁伍终于将主线任务给做完了,然后回到现实世界了。

  “唉,就是不知道这两个世界的时间比例是怎样的,不过还好这下终于回到现代了。

  不枉我主线任务完成之后还在武林世界停留了几天,将手上的几样宝贝古董都给用了变速齿轮。”

  此时叶叁伍这才发现自己还是保持着穿越前的姿势,坐在自己的电脑桌前的电竞椅上。

  然后叶叁伍看了一下自己电脑上的时间,发现这日期居然还是停留在他穿越之前的日期,2021年9月28日。

  而且不光是日期没有变动,就连时间也没有多大变动,他穿越之时,正好是上午阳光明媚的时候,具体几点他不记得了。

  毕竟他已经在游戏世界生活了一年多了,此时他在心里想到:

  “这个破系统,真差劲,功能少就罢了,就连个系统说明都没有。”

  叶叁伍刚想到这里,系统面板上突然浮现了几行字,这让他使劲的拍了一下脑袋,大为懊恼的说着:

  “我屮,我真是个傻逼,在游戏世界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居然都没想到这个关键词呢。

  不过这点也不能光怪我,谁让这个系统这么笨呢,也不知道主动提醒一下我,对,没错,一切都是系统的错。”

  原来是系统面板上浮现了这样一行字:

  “系统说明:本系统目的为致力于带领宿主穿越诸天游戏世界从而强大宿主自身。

  只有第一个世界主线任务完成之后,才能自由往返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

  而宿主身处在一个世界之时,别的世界时间都会静止,并且一切都会保持着和宿主穿越世界之前一模一样。

  而当宿主将第一个世界主线任务完成之后,系统会随机发布各种限时任务。

  而宿主带入到现实世界的所有物品便会固定,除非宿主有储物装备。

  不然宿主即使接连不断穿梭于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也不能使新物品带入现实世界。”

  叶叁伍见到这几行说明文字之后,表情很怪异的说道:

  “亏我还害怕回到现实世界之后,会出现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情况呢,还特意让师父帮忙对外宣布我去游历天下了的借口,来应对江湖同道的拜访呢,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叶叁伍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之后,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发型与穿着居然和他穿越前一般无二。

  “屮艸芔茻,这破系统就离谱,居然头发也能算一件物品,可惜了我那身云锦道袍和那头乌黑靓丽的头发呀。

  本来不需要假发就是一枚古风美男了,现在只能还是成为我这东山陈冠希了,不过幸好体内的内力没给老子收回,不然的话那我心态早就崩了。”

  叶叁伍思考完了这些事情之后,从电竞椅上站了起来,准备去外面逛一下街。

  毕竟他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现代都市世界了,即使站在马路上闻着过路的汽车所排出来的尾气,都感觉到十分亲切。

  叶叁伍走在外面的大街上,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从裤兜里拿出了一盒烟,拿出了一根烟点上。

  深深的吸了一大口,将烟吸入肺里,使烟在肺里转了一圈之后,吐了个烟圈,说道:

  “太爽了,久违了,我最爱的蓝八喜,终于让我再次尝到你的味道了。”

  然后这时叶叁伍掏出裤兜中的手机,从通讯录上找到了一个号码,拔了出去,听到电话里面没响几声就接通了。

  “喂,老叶,我的大主播同志,今天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我看着今天早上的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啊,没从西边出来呀!”

  “喂,老刘,我的大作家同志,你可不要污蔑我啊。

  我这寻思着咱们兄弟两个好长时间没见了,今天晚上叫你出来弄上杯呢。”

  “唉,今天这是咋来滴呀?你居然敢主动叫我出来喝酒了?

  太难得了,不过你那点小酒量不办事呀,我可不想喝着喝着你就又到桌子下面去了!”

  “少废话,你就说今天晚上你来不来吧?”

  “来啊,怎么不来?晚上老地方见?”

  “好啊!”这通电话打到这里,叶叁伍与电话那头的人约好了之后,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刚才和叶叁伍打电话的人叫刘雪月,是叶叁伍从小玩到大的一个发小,现在和他一样都是在家里做自由工作。

  只不过他们两个人一个当主播,一个写网文,但是都是在各自行业的最底层。

  一个扑街主播,一个扑街写手而已,不过叶叁伍混的比着刘雪月还稍微强一点,最起码他打游戏的技术还是不错的。

  时常能接到一些代练单子,还是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而刘雪月的网文写手之路和叶叁伍的主播之路相比差远了。

  要是不靠着他们老刘家的那几套房子的话,刘雪月赚的钱连养活他自己都不够。

  转眼间,天便黑了下来,叶叁伍从家里走向和刘雪月约定好的一家他俩常去的火锅店走去。

  到了之后发现刘雪月早已到了,叶叁伍一见刘雪月便说道:“老刘,哥哥我可是想死你了!”

  说完便想着上前给刘雪月一个拥抱,但是此时刘雪月见到叶叁伍的这番举动。

  连忙将双手给撑在胸前,对着叶叁伍说道:

  “打住,打住,你啥时候变的这么矫情了?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觊觎哥的美色,哥哥喜欢的永远都是软萌软萌的妹子!”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这话之后,啐了刘雪月一口道:“啊呸,哥喜欢的也是妹子,你这抠脚大汉给哥滚粗!”

  而此时刘雪月突然望了望叶叁伍的脸,说道:“我屮,老叶你这是去棒子国了?你这脸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年轻了?”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这番话之后,立刻对着刘雪月说道:

  谷/span“你才去棒子整容了呢~~~哥可是号称东山陈冠希的男人,永远都是一幅年轻的脸!”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这比喻之后,噗嗤一声说道:

  “不行了,实在是没忍住,你这是村通网还是2G网呀?还搁着东山陈冠希呢?不就是一张赵本山的脸吗?”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这话之后,很奇怪的问道:“你这是在说什么呢?什么赵本山?我怎么听不懂呀?”

  刘雪月此时低下头,从手机上按了半天,然后将手机递给了叶叁伍,叶叁伍接过手机一看。

  发现上面是一张很熟悉的脸,赫然便是当年让他以及全国广大网友第一次见识到大明星身体的冠希哥。

  只不过此时冠希哥的脸上写满了沧桑,全是皱纹,并且还是一个大长脸,真的就像赵本山一样变成了一张鞋拔子脸。

  于是叶叁伍连忙将手机还给刘雪月,并且绝口不提他的东山陈冠希的名号了。

  两人要了几斤牛羊肉、蔬菜还有两瓶白酒之后,刘雪月首先发话问道叶叁伍,说道:

  “老叶,说吧,你是遇到啥事了吗?还是你终于被人甩了?需要哥哥开导你的话就直说就行了!”

  叶叁伍一听到刘雪月说的话之后,便没好气的说道:

  “老刘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呀?我叶叁伍是那种会为了被女人甩了伤心的人吗?”

  刘雪月此时听到叶叁伍的这番话后,说道:

  “你确实不是会因为被女人甩了伤心的人!但是你是特瞄的会因为自己甩了女人而伤心的人啊!

  讲道理,你这种明明是把女的给甩了,然后却把自己给弄的伤心的人我活这么大就是认识你一个!”

  叶叁伍立即说道:

  “我屮,那说明什么?那只能说明我这人非常重感情!你以为都和你一样?玩的是时间管理?经常同时脚踏好几只船?你个渣男!”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话之后,立刻反驳道:

  “你这才是污蔑呢!我那都是你情我愿的,各取所需而已,谁像你啊,隔个几天就换一个女朋友。喜新厌旧,你就不能学学哥哥我?喜新不厌旧!”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话之后,立即说道:“你放心!以后哥也要和你一样了!要做到喜新不厌旧了!”

  叶叁伍说道这里,其实一直都挺佩服自己的这个发小的,真的是天赋异禀,可以同时满足好几个女朋友的需求。

  而叶叁伍以前就撑不住,只有他在二十岁之前还行,二十岁之后,身体就支持不了他同时交往好几个女朋友了。

  不过现在他学会了武功,以后就不会因为女人多而烦恼了。

  叶叁伍在与刘雪月扯了半天的淡之后,开始郑重其事的问道刘雪月:

  “我记得你有一个女朋友是在拍卖行工作的来吧?好像还是一个经理什么的来吧?我这里有几件古董想拿出去拍卖!”

  刘雪月见到叶叁伍这幅严肃的模样,便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问道:

  “你认真的?你想要卖什么古董呀?还要去拍卖行?要是只值个几百万的话,那还不如我给你联系几个大老板看看呢。去拍卖行拍卖还需要手续费!”

  叶叁伍听到刘雪月的这番话后,立马说道:

  “不行啊,我这宝贝一个个的都太贵重了,很难有人吃的下的!不上拍的话很难卖出宝贝本身价值的。”

  刘雪月听到叶叁伍的这些话之后,便说了句:

  “得了,我也不问你是啥宝贝了,什么时候我给你联系好了,直接给你打个电话,然后去接着你去拍卖行吧!现在先喝酒吃菜。”

  叶叁伍见状便举起酒杯,与刘雪月继续喝了起来,两人推杯换盏,喝的好不快活。

  本来刘雪月的酒量比着叶叁伍好很多,但是现在叶叁伍的酒量早已今非昔比了。

  在游戏世界里与酒仙学习醉拳时,已经将酒量给练出来了,毕竟饮酒技能早已满级。

  本来以前每次都是刘雪月将叶叁伍给灌醉,但是这次二人越喝越多。

  已经喝到了凌晨十二点多了,刘雪月渐渐的喝的酩酊大醉了。

  叶叁伍见到刘雪月喝的差不多已经到量了,便喊过老板来将账给结了,然后扶着刘雪月回家,但是在扶着刘雪月回家的路上。

  刘雪月还嘴里满嘴酒气对着叶叁伍喊道:“行,老叶,这有段时间没见,你这酒量是真的见长呀,不过你还是喝不过我滴!”

  叶叁伍此时也懒得和一个醉汉计较,便敷衍的回答到:“是,是,是,你最厉害了!”

  但是此时刘雪月突然想要挣脱开了叶叁伍扶着他的双臂,而叶叁伍一时没有防备居然被刘雪月给挣开了。

  叶叁伍刚刚想要再去扶着刘雪月,别让他摔到时,见到刘雪月突然解开了裤腰带,走到了路边的一个载满了冬青的花坛前。

  嘴里还在唱着:“命运多舛,痴迷淡然,挥别了青春,数不清的车站,甘于平凡却不甘,平凡的溃败,你是阿刁,你是自由的尿~~~”

  对着那花坛,进行着开闸放水,叶叁伍一见到这种场景,额头上冒出了几道黑线,用手捂着额头,嘴里吐槽着:

  “唉,太丢人了,现在又不是十几年前了!十几年前的时候还是可以自由的尿的,现在满大街的监控,这么干很容易社死的!算了算了,社死就社死吧,不过不能让他自己一个人社死呀,算了我这牺牲可是真够大的。”

  说完便掏出手机将这一幕给录了下来,录完了之后做出了和刘雪月同样的动作,也走到了花坛前,掏出了自己的大真理,对着花坛进行开闸放水,好像刚才的吐槽不是他说的一般。

  两人完事之后,叶叁伍终于将刘雪月给送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叶叁伍还在睡着觉,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叶叁伍随手接了起来:“喂,谁呀?”

  “老叶,是我啊,昨天老子是你给送回来的吧?”叶叁伍听到电话里的那熟悉的声音,便回答到:

  “原来是老刘啊,当然是我送回你去的,除了哥哥我之外还有哪个人能这么好心的将你送回家的?”

  “老叶你昨天托我给你问的那个事我给你联系好了,三天后我陪你去帝都去就行了。”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