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宝贝看镜子我怎么C你的视频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人

更新时间:2021-12-09 12:26 点击:

    儿子带女朋友上门,总不能待在家里迎接。

    上午,岩桥将明独自出门,到附近的寺庙转转,抽了支签是“吉”,让他心情不错。虽说如此,嘴里却嘀咕,“抽签这种事又做不得数。”岩桥将明就是这么个人。

    招待儿子的女朋友是母亲的事,接待女婿则要父亲郑重出面。

    岩桥将明算着时间,若无其事地慢慢往回走。进了门,太太过来迎接,老夫妻俩打个照面,就知道今天的客人已经到访。

    他走进客厅,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起来向他行礼。

    “哦……”岩桥将明点点头,目光在中森明菜那里稍作停留,坐下来。心里想,看着普普通通的一个女孩子。跟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和想象中的也不大一样。

    岩桥千代泡好了他的茶送上来,终于入座,跟两个年轻人说着话。岩桥将明想捧茶杯,茶水又太烫,使劲儿板着脸、把手收回来,闷不吭声,听太太跟儿子聊天。

    ……

    岩桥千代和两个年轻人说起,昨天朝子和成田宽之回来的事。

    当提到那两个人跑去巴黎过除夕的“三日国际新年旅行”,中森明菜想象那样行事干练的两个人,心里甚至有点犯怵简直像超人那样。

    和出道爆红以后,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奔波忙碌着赶通告比起来,三天时间来一次东京到巴黎的往返,倒也不算什么。然而,工作和度假毕竟不一样。

    倒是岩桥慎一,听了母亲的话,笑道:“是姐姐和成田姐夫能做得出来的。”看他这反应,是见怪不怪。

    温柔和善、但有点时髦的千代桑,不苟言笑、但据说很会讲冷笑话的将明桑。还有没见过面的,超人一样的东大精英夫妇的姐姐和姐夫……

    再加上这个不按套路出牌、有时还像个外国人的岩桥慎一。

    中森明菜心里不禁有些好奇,岩桥慎一成长过程中,这个家是怎样的氛围。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肯定不像她清濑的老家那样,一大家子人挤在一起嘻嘻哈哈。

    这场初次的登门拜访,没有中森明菜先前患得患失时想象的那么紧张。岩桥千代早就和她见过面,尽管初次见面的情形,让人想起来在心里害羞到要吐舌头。但是,对于些许冒失的初次见面,岩桥千代似乎过滤了其中冒失的那份不,只保留下了对中森明菜的友善。

    教养良好的岩桥千代,有别于自己的母亲千惠子那样出身市井的活泼。而端正严肃的岩桥将明,也和成日里想起一出是一出、有点靠不住的父亲中森明男完全不一样。

    其实,来时看到岩桥慎一老家这栋西洋风味十足的房子,中森明菜就了解到了这一点。她和岩桥慎一的家庭背景、成长环境,完全不同。

    ……

    “觉得很不可思议。”

    中森明菜忽然这么说了句,引得岩桥慎一转过脸去,看了看她。

    午饭,一行人出门去了事先预订的餐厅。店是岩桥千代选的,考虑到要招待的对象是个大明星,特意选了家注重私人空间的餐厅。

    出门的时候,岩桥将明去把他的车子开出来。午饭结束以后,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和这老夫妻两个分开行动,打算在静冈逛一逛。其实,岩桥慎一自己,也还没认真走过静冈的街道。

    他跟父母提议要和中森明菜散会儿步的时候,闷声不吭了半天的岩桥将明,总算主动接了句话,“今天的天气就像抽签时的吉签,挺适合散步的。”

    这个有些奇妙过头、以至于叫人摸不着头脑的比喻,叫人头上冒冷汗。

    中森明菜头一回领教岩桥将明一本正经说着冷死人的话的才能,总算跟岩桥慎一先前对他父亲的介绍对上了号。

    岩桥将明不苟言笑,相貌和做派,都像是中森明菜见过的那些有学问的专业人士。专业人士们,有时受邀上电视和艺人们一起做节目,是受到尊敬的“先生”。在镜头之外,他们多半对艺人们带有一丝细想起来或许带着些许轻蔑的客气

    尽管客气有礼,但却是一种拒绝跟艺人们过多交流的、出于将艺人们挡在外面的客气。

    这样的岩桥将明,让中森明菜心怀尊敬之余,也多少觉察到,自己大概不怎么受岩桥将明的欢迎。然而,在听了这句冷死人不偿命的奇怪比喻之后,中森明菜的心弦忽然松了一点儿,再看岩桥将明,那张不苟言笑的严肃的脸,似乎稍微和蔼了一些。

    也许自己不大受岩桥慎一父亲的欢迎,但他也并没有讨厌和排斥。中森明菜心里这么想着,觉得这样就已经足够。

    虽说岩桥将明的话冷死人不偿命,但今日的气温却不很低,中午的太阳也暖洋洋的,有点不像是冬天,确实是个适合散步的天气。

    “什么不可思议?”岩桥慎一问。

    中森明菜笑了笑,“就是说,我和慎一明明是在完全不同的环境里长大的。家庭气氛不同,父母也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兄弟姐妹间的相处模式也根本是两个样子。”

    “这么说,好像是有一点。”岩桥慎一也笑了,还是不明白,“但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中森明菜像被问住了似的,一时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假如、打个比方,通常来说,我是那种中学时会成为不良少女、之后去读短大或者专科学校、在幼儿园里做老师的人。”

    “不良少女?你吗?”岩桥慎一停住脚步,端详这个中森明菜。自家的桃浦斯达,在去当偶像之前,还有过这么厉害的大姐头生涯?

    要真是那样的话,怪不得又擅长揪领带、又擅长拿胳膊肘儿捅人呢。

    岩桥慎一心里偷偷编排自家女朋友。

    中森明菜瞄了他一眼,也不回答,自顾自说下去,“而慎一你呢,是那种从小到大都认真去读补习班,高中毕业后去考大学,之后到大企业去当上班族的人。”

    “可我既没有考上大学,更成不了大企业的上班族。”岩桥慎一让她彻底绕糊涂了。

    中森明菜也终于让他给气笑了,连吐槽这家伙就知道跟在后边拆台都懒得吐槽,直接说道:“不许打断我的话……你怎么这样啊。”

    “好的。”岩桥慎一笑着点头。

    中森明菜叹了口气,“就是说,如果按常规来说的话,我们大概完全不是一路人。”

    岩桥慎一明白了,“但你没有去读短大,我也考不上大学……抱歉,又打断你的话了。”

    中森明菜把脸靠近他的肩膀,躲在他身边大笑。总算笑够了,离开他的肩膀,看着岩桥慎一有点无语的表情,认真评价道,“慎一你和将明桑也蛮像的。”

    ……要是指一本正经说冷笑话这点的话,岩桥慎一可不服气。

    毕竟,这个桃浦斯达,才让他给逗得哈哈大笑。

    中森明菜略有些感慨,“我和慎一你,都没有走上‘通常来说’的那条路。”

    岩桥慎一补充,“不仅如此,还相遇了。”他学中森明菜刚才说话,“通常来说的话,大明星和没有姓名的工作人员,也没什么可以接近的机会。”

    “所以,”他说,“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中森明菜听了这话,不禁莞尔。粗野的商店街孩子和大企业上班族家里的乖小孩,两个人都没有选择那个通常的选项,这是第一个不可思议。业界顶点的偶像和彼时默默无名的工作人员,却因为丝线一般的交集越走越近,这是第二个不可思议。
宝贝看镜子我怎么C你的视频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人
    除此之外,中森明菜心想,当身处岩桥慎一的家里,面对着和自己的父母完全不同的岩桥将明和岩桥千代这对父母,意识到她和岩桥慎一成长环境的不同时,自己心里想到的是“不可思议”,而不是在心里悄悄自卑,或者是担心会受到轻视。

    这份心态的转变,同样也是一点小小的、只属于她的“不可思议”。

    “不过,慎一的姐姐和姐夫真的好厉害。”中森明菜想起来,向他感慨。

    岩桥慎一问,“是说宁可把大半时间都用到旅途上,却也一定要去巴黎过新年这件事吗?”

    “这个语气,像把人当成傻瓜一样。”中森明菜说他。

    岩桥慎一笑了,“我可不敢把姐姐和姐夫的所作所为看作是傻事。正相反,打从心底里佩服,觉得是只有他们这对夫妻能做得出来的了不起的事。”

    毕竟是对把计划婚礼现场当成假日的消遣,大费周章准备一番,等到完成了大张旗鼓的婚礼,按说身心俱疲的时候,也一定要在当天就若无其事坐上送他们去度蜜月的高级轿车。

    恐怕只有这一对意志坚定、而又浮于形式的夫妻,才能做到这个程度。

    “等回了东京,有时间,跟姐姐联系,一起见个面,行吗?”既然说起了朝子和成田宽之,岩桥慎一顺口和她商量。

    明天起,朝子和成田宽之都各自开工,岩桥慎一的唱片公司正式开始上班。中森明菜难得清闲的这几天假期也要宣告结束,准备参加正月里的第一次电视直播。

    真要见面,多半会选在之后的哪个周末,那两位大忙人都有闲工夫的时候。

    “既然见过了父亲和母亲,姐姐和姐夫那边,总也要打个招呼。”

    中森明菜回他一句,“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要见你的姐姐,稍微有点紧张。”她跟岩桥慎一说,“朝子桑,很像是那种传说中的人物,不是吗?”

    东大毕业,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超精英,和丈夫结束了新年旅行以后,立刻若无其事回到老家拜访父母,甚至还准备了礼物。

    头脑好、形式干练、意志力坚定,根本就是另一个星球的人。

    “这个确实。”岩桥慎一点头承认。

    连他也说不出扭转印象的话,中森明菜“哈~”叹了口气,“真是厉害的人。”

    “不过,你也尽管安心就好了。”岩桥慎一说,“毕竟,我也只是个连大学都考不上的没用弟弟,要我花三天时间往返在东京和巴黎,只为了‘在外国过年’,也完全做不到。”

    中森明菜叫他逗笑了。想了想,“三天往返东京和巴黎,如果是工作的话还好,没办法。但如果是和慎一你一起去旅行,那我也做不到。”

    “所以,我和你就交往了。”岩桥慎一接上一句。

    中森明菜轻轻点头,语气轻快地回了句,“是这样没错。”

    两个人走出行人稀少的街道,来到大街上。

    新年假期结束前的最后一天,街上热热闹闹。和岩桥慎一走在一起的中森明菜稍作伪装,虽说是刚跟他的父母一起吃过饭,但毕竟是明星,总是随身带着一两件乔装用的道具。

    尽管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佩戴装饰用的眼镜的形象,大众也熟悉得很。

    不仅如此,跟她走在一起的那个家伙,到现在也还是没有自己也已经是个公众人物的自觉还以为自己是个不上台面的幕后黑衣人。

    到底是最近这一两年里,从静冈出来的大名人。地缘情结这东西,静冈当然也不例外。走在自己老家的街上,还大大咧咧什么都没伪装,想不被认出来也难。

    当发觉到有目光投向这边来,两个人默契十足,都当作什么也没觉察到,继续走自己的路。好在,也只是停留在接收到过路人目光的阶段。

    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过路的行人们既珍惜自己的最后这段假期,也对正在享受假期的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保持着足够的尊重。

    不过,也正因为是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举家出来的人不在少数。全家总动员的时候,带上照相机的可能性也大增。

    除此之外,想着出来拍一拍新年假期的爱好者们,也不止一两个。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信步而行,到底还是被人给叫住。

    一看就知道是结伴出行的一家三口,当丈夫的有些害羞和过意不去的向两个人道歉,“打扰了……”

    被太太的牵着的小女孩,正以欣喜、好奇的目光看着中森明菜。不等大人说什么,中森明菜自己,先半蹲下来,跟小女孩视线平齐。

    “真可爱~”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