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啊…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 教授走一步撞一下小说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1-12-14 11:51 点击:

  黑木隆二托着下巴看着窗外,他隐约可以听到屋外有人正在播放《菊次郎的夏天》,而且听起来似乎还是在自己居酒屋的外面弄的,这让黑木隆二有一些好奇,现在不正是隆冬时节么,怎么还会有人播放这首歌?
啊…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 教授走一步撞一下小说笔趣阁
  不过黑木隆二并没有出去看一看的想法,随着海外版本的抖音在全世界掀起了人人都能上镜的热潮,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事情也慢慢的多了起来,黑木隆二之前就碰见过有一些人穿的奇奇怪怪的,然后过来探访他的这个店铺,然后一脸惊讶的说着好好吃的样子。

  当然也有人曾经一脸鄙夷的说这家的料理如何如何的难吃,怎么怎么不正宗,最后掏出自己推销的商品卖力推销,录完视频后又把料理全部吃完,还和黑木隆二道歉,表示自己只是为了恰口饭。

  对此黑木隆二也没有什么话说,毕竟实际上他对这些人怎么评论自己的居酒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就如同老爷子当初说过的一样,这个世界上有不同口味的人多了去了,他黑木隆二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对他做的料理满意。

  黑木隆二当时就非常平静的问了一句,这么长的一句话,不是可以用众口难调来归纳总结一下吗?

  结果黑木隆二就被脸黑的老爷子惩罚去做了一百道咖喱牛肉饭。

  “黑木老板,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乐团正在我们门口表演呢!”幸平唯我开心的从外面跑了进来,黑木隆二淡定的点了点头。

  看来这次并不是什么网红搞直播或者搞宅舞,黑木隆二有一次在大雪天气下,还看见有一个身材很好的女孩穿着过膝袜和短裙在商业街的入口处跳宅舞,黑木隆二都不由得为这个女孩子的勇气鼓了鼓掌。

  “我看她们好像是什么...希望之花这样的乐团。”幸平唯我兴奋的说着,黑木隆二愣了一下,正准备说点什么,然后就看见五个女孩子走了进来。

  看着背着乐器,嬉笑打闹,哈着热气的她们,黑木隆二笑了起来,果然是这五个熟悉的家伙啊。

  “中午好啊,户山有咲。”黑木隆二笑呵呵的和她们打了一个招呼,黑木隆二的店里接待过不少的客人,但是如果说让黑木隆二比较印象深刻的大概也就那么几个,而眼前的这五个女孩子就是其中之一。

  希望之花,这是她们给自己取的队伍名字,黑木隆二接的她们一直在做地下偶像,以前还在黑木隆二的居酒屋里贴过宣传海报,黑木隆二也帮她们宣传过,所以双方的关系也不错。
啊…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 教授走一步撞一下小说笔趣阁
  “早上好!黑木大叔,嘿嘿~”户山有咲笑眯眯的和黑木隆二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带着自己的同伴们坐了下来,只不过黑木隆二敏锐的听到,她们在讨论的话题似乎从之前的开演唱会,变成了各种升学考试什么的。

  不过黑木隆二想了想,这些女孩子们的确是迎来升学的日子了,岛国的高中,根据不同学校之间的区别,大多会在高二或者高三让学生填写升学意向表,是升学还是外出就业,或者别的什么,之后会有生活指导老师根据他们的情况来给他们进行对应的辅导。

  谷/span就比如当初黑木隆二填写的就是回家继承老爷子的居酒屋,而生活指导老师就跟黑木隆二辅佐了一下关于招待客人和餐饮的知识,而料理课程上的老师也对黑木隆二照顾有加,只不过很快老师就不搭理黑木隆二了,因为黑木隆二的厨艺正在飞快的飙升。

  黑木隆二觉得这大概和自己在做菜上比较有天赋有关系,老爷子也说过黑木隆二在料理这一道路上的掌握非常的有一手,甚至达到了让他都有一些惊讶的程度,之所以说只是有一些惊讶,原因就在于老爷子做菜要更加牛逼一些,老爷子就是那种传说中千年一遇的料理天才。

  “老板,能麻烦来五份巴菲吗?”户山有咲想起了什么,她开心的举起了手。

  黑木隆二点了点头,五份巴菲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巴菲这种很有名的甜品黑木隆二自然会做,只不过黑木隆二的心情有一些古怪,因为他记得以前户山有咲这个乐队的主唱是对自己的嗓子非常爱护的类型,任何有损嗓子的东西她都不会去碰。

  “户山同学,你们还要开乐团吗?”黑木隆二一边制作着巴菲,一边问了一句。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五个女孩子面面对视着,而户山有咲的表情也有一些失落,幸平唯我站在一边有一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个事情。

  “我...我们不开了,还是学业要紧,乐队什么的,放弃啦~”户山有咲最先恢复过精神,她笑眯眯的举起了自己的手,一如既往,只不过黑木隆二可以看的出来,这个女孩子的脸上那抹隐藏在笑容背后的失落。

  黑木隆二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把五个女孩子的巴菲做好,然后让幸平唯我端了过去,然后他就站在厨房里听着女孩子们的对话,虽然这些女孩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居酒屋里现在只有她们五个客人,所以黑木隆二倒也听得很清楚。

  梦想和现实对撞到了一起,最后总有一方要先低头,而很明显,对于这五个女孩子来说,现实要更加强大一些,以致于她们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从而换来一些可以得到的东西,比如大学的录取通知,比如一个更好的未来。

  黑木隆二没有去说什么‘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这样高大上的话,他只是安静的听着,女孩子们的决定是她们深思熟虑过后才做好的决定,旁人的不理解只是针对旁人来说,黑木隆二很少去劝别人做什么不要做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样没有用。
 黑木隆二奇怪的看了一眼松奈老板,又是奶茶又是华夫饼的,这个家伙是想要得糖尿病吗?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人们的生活也变得好了起来,以前吃肉算是一种奢侈,但是现在吃肉已经变得非常正常了,甚至很多孩子还会挑剔肉的肥瘦,把瘦肉吃了,肥肉丢到一旁,一旁的老人看到后往往都会感叹一下现在生活的美好,和以前生活的困苦。

  但是生活的质量变好,却带来了一些别的麻烦,那就是各种奇奇怪怪的疾病容易高发,比如糖尿病和三高,这些疾病在当代社会已经从一个很少见的病例,变成了非常常见的病例,黑木隆二每天出去买菜的时候,都可以看见几个体重过重的人士。

  而偏偏奶茶和华夫饼也是那种很甜的东西,但是看着松奈老板纤细的身段,黑木隆二又觉得对方大概是不会变胖,也不会得糖尿病的,毕竟松奈老板对自己的身材还是管理的非常到位,如果光看身材和外貌,谁能想到眼前的松奈老板已经是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了呢?

  “松奈老板,说起来再过几个月就是你三十三岁生日了吧?”黑木隆二一边忙碌的制作着奶茶,一边和松奈老板聊着,但是随着黑木隆二这句话一出口,黑木隆二就感觉到自己失误了。

  说话不经过脑子,一般来说往好的地方讲,这个叫直爽,往坏的地方讲,这个就叫没得情商,而女人的年龄往往也会被归类到不可询问的地方。

  “嗯,是啊,说起来我第一次来你的居酒屋里吃饭,还是我三十一岁生日的时候,不知不觉我们两也认识两年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松奈老板并没有任何生气的地方,反而她的语气里还带着一丝自得。

  黑木隆二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对于身材魔鬼,脸蛋天使的松奈老板来说,年龄反而是炫耀自己美貌的一种良好方式,这也让黑木隆二松了一口气。

  “是啊,两年了。”黑木隆二把做好的奶茶放到了一旁,转身开始制作华夫饼。

  从继承了这家居酒屋到现在,黑木隆二不知不觉也已经招待了整整五年的客人,从高中毕业以后,黑木隆二就放弃了继续读书的念头,转行当了厨师,这个平时不太受待见的职业,但是真的当了厨师后,黑木隆二发现这样的日子似乎也挺不错的。

  抱着一种怀念的心情,黑木隆二制作完了这份华夫饼,然后端到了已经续了第二杯奶茶的松奈老板身边,放了下去。

  “奶茶味道怎么样?”黑木隆二笑呵呵的看着松奈老板问了一句,松奈老板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黑木隆二做的奶茶和街边卖的奶茶都不一样,也和自己认识的那些富太太不一样,那些富太太炫耀的时候,都喜欢讲自己的奶茶选料多么严格,用料多么独特,一杯三百毫升的奶茶里就加入了十克的可食用金箔什么的。

  对于这些富太太来说,口味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她们在乎的是自己的奶茶,奶是采用的什么明星牛奶,红茶又是多么昂贵的顶尖红茶,甚至一杯奶茶的制作价格和售卖费用也成了她们攀比的对象。

  但是松奈老板觉得,黑木隆二做的这份奶茶,才算最为纯粹的奶茶,整杯奶茶除了珍珠,吃不到任何的杂质,而且奶茶喝起来丝滑润口,虽然很甜,但是并没有出现那种喝几口就被甜的受不了的情况,反而有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

  谷/span这让松奈老板十分的满意,她就是喜欢这种恰如其分的甜,这让奶茶加分了不少,但是在搭配上华夫饼后,松奈老板发现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黑木隆二做的华夫饼吃起来非常的不错,不过这个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黑木隆二做的华夫饼搭配上奶茶后,有一种更加美妙的滋味,就如同人们发现柠檬水里加上糖,会让柠檬水变得更加好喝一样。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吃着吃着松奈老板就有一种怀念起过去的感觉,脑海里不时的闪过她奋斗的一生,那个从乡下跑到东京追逐梦想的土妹子,那个为了赚钱不得不每天工作到非常晚的社畜,那个第一次开始经营美容院,成功抓住市场风向,乘风而起的自己。

  一时之间,松奈老板竟然有一些失神。

  看着吃的很满意的松奈老板,黑木隆二笑呵呵的回到了自己的厨房,开始准备其他的华夫饼和珍珠奶茶,根据黑木隆二对松奈老板的观察,松奈老板满意的时候,她都会选择多点几份带走,用来招待她的哪些老客人。

  “黑木老板!能帮我多做几份吗?”等黑木隆二做的差不多了,这才听见了松奈老板的声音,他抬头看了一眼,松奈老板看起来很激动,眼角似乎还有泪光。

  这让黑木隆二不由得感觉到有一些困惑,他记得自己并没有做什么洋葱这样的料理啊,但是他还是应了下来,然后把早就准备好的料理端到了松奈老板的面前。

  目送着松奈老板斗志昂扬的离开后,黑木隆二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他很好奇松奈老板这样的人物,未来会不会结婚,如果结婚的话,她会寻找一个什么样的丈夫?

  不过黑木隆二记得在松奈老板过三十二岁生日的时候,曾经在他的居酒屋里买生日蛋糕,然后松奈老板就说过,她这辈子好像不打算结婚,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黑木隆二扭头看了一眼,幸平唯我已经去收拾松奈老板的碗筷了,黑木隆二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现在距离午饭时间还有一小会,而距离黑木隆二带着原田怜樱回老家看望老爷子,还有一个下午的时间。

  “今天晚上,我可不营业了。”黑木隆二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走回了自己的厨房,耐心的等待着其他的客人。

  顺便还得在桌子上写一下关于这几天暂停营业的事情,黑木隆二也不知道要去多久,毕竟结婚是一个麻烦的事情。
  做决定的永远是当事人自己,而不是其他的旁观者。

  这一点,从黑木隆二拉着自己的舍友劝了一晚上,结果第二天对方还是哭着和女朋友求复合之后,他就知道了。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