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放在里面睡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半夜被C醒是一种什么体验

更新时间:2021-12-28 10:41 点击:

    看着镜子里如同来自宗新右卫门町的男人模样,吴楚之实在忍不住了。

    太不像话了!

    这可不能再惯,他羞恼的动手自己拿了一条白色的七分裤回了试衣间。

    出来对着镜子看了看,不由得苦笑起来。

    上粉下白,穿起来整个人粉嫩粉嫩的,比刚刚是好很多,但也就是个弟弟。

    不过总比牛郎装好吧。

    吴楚之撇了撇嘴,把墨镜摸出来带上,遮挡住脸,夹着一双人字拖跟在三女的身后。

    将换下的衣服、手机、钱包等贵重物品塞进了背的包里,交给了唐国正等人,四人穿着简易雨衣,互相搀扶着上了船。

    吴楚之靠着船尾,舒舒服服的瘫坐着,一下子就把整个皮划艇占了大半。

    仨女只好把脚曲了起来,坐在皮划艇的边上。

    不过这样更方便吴楚之利用身位的高差,猥琐的打量着眼前的三双**。

    长、润、娇,各有各的风情。

    为什么非得做单选题,全要不好吗?

    王冰冰有点郁闷,她的腿和萧玥珈的大长腿比起来,实在是有点掉链子。

    没有别人长,也没有别人纤细。

    特别是萧玥珈那双芊细的纤足晃来晃去,雪白雪白的,脚趾头犹如嫩藕芽儿似的,看着实在是扎心。

    而姜素素虽然身高高不了她多少,但是姜素素的身材比例非常好,每一块肉每一块脂肪都呆在它们该呆的地方。

    而且气质上,姜素素并不输给任何人,反而因为家境的原因,更容易被人怜惜。

    如果姜素素和萧玥珈联手起来,自己和秦莞怕是也没什么胜算吧。

    莞莞可没有萧玥珈那么会撒娇,形体上也不敢说稳压姜素素。

    王冰冰不禁有点庆幸起来。

    幸好姜素素是个不争的性子,各不相帮。

    否则她加入哪边,哪边的胜算就更大。

    也许这才是最聪明的做法吧?

    想到这里,王冰冰的脸顿时嘟了起来,望着周围的水道发着呆。

    自己在形体上似乎谁也比不过啊。

    不过她显然低估了吴楚之的无耻。

    森系洛丽塔也有别样的风情嘛。

    世界上并不缺乏美,而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

    在这一点上,两世为人的吴楚之认为自己做的很好。

    趁着仨女都在打量着水道周边的风景,瘫在皮划艇上的吴楚之,悄悄的伸出了他的那双大脚丫子,挨个的夹着她们的脚趾头玩。

    第一个察觉到异样的是萧玥珈。

    她一直精心护理着的小脚本就最美,被吴楚之照顾的最多,最是敏感不过。

    她羞红了脸,狠狠的踢了他一脚,让他不要作怪,又把脸转到旁边,用手在脸庞边扇着风,掩饰着脸上的潮红。

    萧玥珈自己也觉得奇怪,随着和大坏蛋的肢体亲密越来越多,反而更敏感了,只要大坏蛋一碰自己,就想去身体贴贴。

    难道真有皮肤饥渴症候群这种病的存在?

    吴楚之的脚被萧玥珈挡了回来,也不以为意,又去蹭着船尾处的姜素素和另一边的王冰冰的小腿。

    而萧玥珈却嘴角挂着调皮的笑意,伸出小脚丫子在他的小腿处夹来夹去。

    被吴楚之脚趾一逗弄,姜素素身子顿时一僵,却未转头看去,她嘴角带着笑意,双手反撑着身体,把吴楚之的腿夹在腿间,任由他轻薄着。

    王冰冰则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不想说什么。

    但她余光见得,吴楚之另一只脚还在姜素素那白皙的小腿处蹭来蹭去,而萧玥珈也同样在他身上如此时,顿时心里就一股无名火冒了出来。

    她伸手过来掐了他一把,“那么大一个企业家有点正行行不行?还能不能坐好了?”

    王冰冰的声音,惊扰了正各自玩着小动作的萧玥珈和姜素素。

    两女俱是一怔,都不好意思的转过头来,装作愤愤的样子瞪着吴楚之,也不言语。

    吴楚之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而后也像她们一样屁股坐在了船边上。

    欢乐谷的金矿漂流水道并不长,全长也才350米。

    游客们坐在漂流筏里,经过犬牙交错的溶洞、激荡回旋的漩涡、累累欲坠的危石、高压水枪的偷袭,一路欢笑尖叫着终于来到了快到终点的平缓水段前。

    说实话,简易雨衣其实没个什么用处,特别是在高压水枪的偷袭下,早就报销了。

    放松下来的吴楚之见快要到岸,开始动手撕扯起身上已经变成一缕一缕的雨衣。

    当然,高压水枪对雨衣的破坏是有的,不过一左一右萧玥珈和王冰冰也是功不可没。

    惊险时,俩人可没少拉拽吴楚之。

    萧玥珈和王冰冰眼神在空中碰了碰,俱是嘴角挂起了笑意。

    凭空用头数着3、2、1,俩女出其不意的勾起吴楚之的脚,双手用力一掀,就把船头正在撕雨衣的吴楚之掀下了船。

    一声“噗通!”传来,是吴楚之的落水声。

    另一声“噗通!”传来,是船尾姜素素的落水声。

    俩女只顾着折腾吴楚之,完全忘却了船尾姜素素因为船头突然一轻,也会掉下水去。

    萧玥珈和王冰冰顿时焦急起来,趴在皮划艇上去捞落水的姜素素。

    坐船前她们就知道,姜素素并不会游泳。

    水道其实并不深,只是及腰而已。

    但不会水的姜素素猝不及防下,连呛几口水,更加慌乱起来,手脚乱动着。

    一见有美女落水,岸边的救生员乐了,赶紧下水,朝姜素素的方向前进。

    落水的吴楚之刚钻出了水面,听见萧玥珈她们的呼声,脚一蹬便向姜素素游去。

    他的位置比较好,动作也快,及时的抱起了姜素素,避免了救生员的咸猪手。

    姜素素着实被吓坏了,双手蜷缩着,把头埋在吴楚之的怀里,瑟瑟的发着抖。

    吴楚之本想拥着她回到岸上再说,见状不得不先抱着,安抚着她的情绪。

    靠在吴楚之的怀里,姜素素半响才平复下来。

    听着他的心跳,眼角余光里皆是四周过往船上戏谑的眼光,姜素素不禁羞涩起来。

    她低垂着臻首,小脸藏在吴楚之的怀里一动不动。

    揽着她纤腰的吴楚之,一手抚着她湿漉漉的长发,见她情绪安定了下来,凑到她耳边,“上岸去吧,水里凉,会感冒的。”

    姜素素那粉嫩的耳垂瞬间便红了,没有说话,微微摇摇头。

    就在水里多好,上去了又是三个人……

    吴楚之见状只好无奈的继续拥着她,迎接着周边过往皮划艇上戏谑、羡慕的目光。

    知道闯了祸的萧玥珈和王冰冰早已上岸了,焦急的找来毛巾和热水后,却发现俩人在水里温存的抱着。

    萧玥珈咬了咬牙,也不催促,只是撅着小嘴,一脸的不爽。

    王冰冰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她也有错,而且她也没资格说,只好嘟着脸抱着毛巾愣愣的站着。

    又过了一会儿,姜素素才扬起了头,柔柔糯糯的说,“上去不要责怪她们,她们只是想捉弄你,对我不是有意的。”

    吴楚之心疼的抵了抵她的额头,就在她的一声尖叫里,一个公主抱抱起了她,走向了岸边。

    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让姜素素羞红了脸,粉拳象征性的锤了他两下,而后便紧紧的抱着他的脖颈。

    “那么多人看着呢!”她压低了声音,软软的说着。

    吴楚之轻笑一声,脚下不停,“等他们羡慕去吧。”

    上了岸他把姜素素放在椅子上,俩女赶紧上前去,王冰冰拿着毛巾把姜素素身子围了起来,嘴里说着道歉的话。

    萧玥珈则将热水递了过去,怯怯的看了吴楚之一眼后,赶紧给姜素素陪着不是。

    姜素素柔柔的笑着,安慰着她们。

    吴楚之走到俩女身后,对着她们的翘臀一左一右两个巴掌“啪啪”的打了上去。

    俩女羞恼的捂住屁股,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她们的错,愤愤的回头瞪着。

    不过见到吴楚之脸上的铁青后,俩女也只好回过身,委委屈屈的又给姜素素道着歉。

    在俩人看不到的身后,眉飞色舞的吴楚之,贱贱的双手在空中抓了抓,回味着刚刚的手感,一脸猥琐的样子朝着姜素素挤眉弄眼着。

    正对他的姜素素见了,差点一个噗嗤没忍住笑了出来,美目轻横的瞪了他一眼后,连忙扶着萧玥珈和王冰冰的肩头宽慰着她们。

    “哈糗!”姜素素秀气的打了一喷嚏,许是受凉了。 

    四人赶紧离开漂流点,找地方把湿透了的衣服换了下来。

    吴楚之端来一杯热水又劝姜素素喝了下去,“多喝点热水。”

    姜素素其实有点喝不下了,抿了两口后端在手里,“没事的,暖暖身子就好。”

    吴楚之想想也是,鹏城正是挨边30度的天气,晒晒太阳就没事了。

    四人寻摸着游乐区里的餐饮店,也就只有点热狗、汉堡之类的。

    看了看不愿意吃垃圾食品的萧玥珈,吴楚之领着她们到外面去就餐。

    这个年代的欢乐谷还很人性,允许外出就餐。

    门口的检票员盖一个荧光的戳在你手背上,不能擦掉,吃完饭凭这个戳可以再次入园接着玩。

    一行人也就是在路边的大排档随便对付了几口,保镖们也趁此机会歇歇。

    吴楚之的手机响了,是慕瑶打过来的,一如以往的语气,“吴总,唐斗斗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人可以直接去人大附中报道,节后家长抽空带上转学手续去学校补办,但是高考还是只能在鹏城考。”

    这么高的效率吴楚之一点也不奇怪,慕瑶的母亲就在燕京教育局工作,职位还不低。

    道谢后挂断手机,他将消息告诉了唐国正后,心里不免有点嘀咕起来。

    这慕瑶的态度为什么转变这么大?

    他打电话过去时还爱理不理的,怎么两个小时后便态度大变了起来。

    吴楚之有点想不通,他其实已经做好和慕瑶形同陌路的准备了。

    毕竟伍陆军是她的亲戚。

    这是动手之后才发现的事情,他也不可能为了考虑萧玥珈的闺蜜之情或者柳斜阳的面子,就罢手不做了。

    这不是做企业的道理,也不是一个成熟企业家应有的考虑。

    把几百上千人的饭碗扛在肩上时,企业家自己的感情、好恶只能靠边站。

    何况有柳斜阳在,关系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大不了靠时间去抹平隔阂呗。

    所以慕瑶此刻的转变,让做好长期抗战准备的吴楚之有点抓瞎,百思不得其解。

    唐国正倒是看得明白,不过他并不想说出来,毕竟有点丢脸啊。

    怕不是那闺女推了一把吧?

    咋!

    自家这小兔崽子,这是着着实实的吃了一口软饭啊。

    这以后……多半是入赘的节奏……

    唐国正顿时觉得手里的大虾有点不香了。

    ……

    挂断了电话,慕瑶没好气的瞪了边上装作认真刷题,实则支棱着耳朵偷听的慕婉莹一眼,

    “你啊!过几天,我给你介绍个姐姐。她叫萧玥珈,你们可以探讨一下白给的心得体会!”

    慕婉莹放下了笔,一把抱起自家这‘小’表姐,撒着娇。

    被她抱起的慕瑶,满怀怨念的看着自己脚与地面的距离,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这表妹,竟然有一米六九,比萧玥珈还高,更比她整整高了10厘米。

    这到底是不是那个矮冬瓜姑丈亲生的啊!

    慕瑶隐蔽的吐了吐舌头,可不敢嚼自己小姑的舌头,不然被自家老爸听见了,非收拾自己不可。

    ……

    欢乐谷的摩天轮一圈耗时13分14秒。(此处虚构,鹏城欢乐谷其实没有摩天轮,此时香蜜湖有,不过现在也拆掉了。)

    知道含义的仨女看着吴楚之默不作声,吴楚之嘴角抽搐了一下,只能挨个陪着坐。

    幸好莞莞和小米没来……

    摩天轮上。

    待高度略微升起挡住下面视线后,轿厢里的吴楚之和王冰冰便拥吻在了一起。

    半响,喘不过气的王冰冰挣脱开来,拍掉了他在自己身上不规矩的手,一脸羞涩,“别人会看见的……我身材又不好……”

    她遮遮掩掩的样子逗乐了吴楚之,“各有各的乐趣。”

    王冰冰闻言一怔,对于自己身材很不自信的她,其实很疑惑吴楚之的话语。

    吴楚之心里大乐,双手挣脱了她的束缚。

    他没有讲什么‘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这样敷衍的话语,埋下头去在她耳边详细的讲述着三好名言。

    王冰冰闻言心里一甜,看来他是真的喜欢,他喜欢便好,自己也不用这么自卑了。

    不过她面上却羞怒的横了他一眼,“小吴哥哥,你现在怎么越来越变态了!”

    吴楚之啄了啄她的唇瓣,“不喜欢吗?”

    王冰冰把头藏在他的胸前,闷闷的扔出一句“喜欢!”

    他知道她的忧虑,吻了吻她的发间,“没事的,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们都光明正大的嫁给我。”

    王冰冰心里叹了一口气,哪有这样的可能?

    不过只是安慰自己的话语吧。

    能走在台前,站在他身边最终也只能是一人而已,“好啊,那在那天之前,你不能告诉其他人。”

    吴楚之闻言一怔,抬起她的臻首,“跟着我,很丢脸吗?”

    王冰冰眼眶红了,摇了摇头,“我不想你为难。”

    她吸了吸鼻子,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笑着继续说,“你们男人不是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吗?”

    吴楚之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她的脑袋,也没有说什么宽慰的话语。

    路还长,且走着吧。

    终有那么一天的。

    王冰冰不愿这难得的单独相处时光,被这些烦心事打扰。

    她放下了女生应有的矜持,小手用力拉低吴楚之的身体,主动的索着吻。

    两人相拥热吻着,又需要随时注意摩天轮的位置,调整着方位,担心被下面的人瞧见。

    这种背德的感觉让俩人都是觉得无比的刺激,情绪愈加的亢奋起来。

    直到摩天轮快要到站,俩人才站了起来,整理着衣服。

    俩人下来后,望着王冰冰红肿的嘴唇和小脸还没褪去的那抹娇羞,萧玥珈心里酸涩不已。

    事已至此,她还能说什么?

    一脸揶揄的和王冰冰完成交接班,拿着手环,她拖着吴楚之进了轿厢。

    待轿厢升高后,她的脸色就变了。

    铁青着一张脸,将吴楚之按倒在轿厢里的椅子上,用早就准备好的湿巾,使劲的擦着他的嘴唇。

    直到吴楚之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后,她才停了手,而后扑在他怀里,将嘴唇堵了上去。

    吴楚之知道她心里的怨气,只能任由着她撒气。

    嗯……这样撒气的方式,多多益善。

    除了自己有点像被争夺的电线杆子,其他的没什么毛病。

    萧玥珈却是真的压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分开唇后,两只小粉拳拼命的向他心口上砸着。

    吴楚之也不阻挡,双手托住她,任凭她砸着。

    反正也不怎么疼,他也没有一点愧疚。

    愧疚是什么?

    惭愧而内疚。

    愧疚和爱在关系中其实你只能选一个,这两种感觉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

    所谓愧疚的爱,只是出于内心的罪恶感去补偿,而不是来自于从内心自然流动出来的爱,别人真的感受不到吗?

    他爱着她,没有愧疚。

    她也爱着他,并不想他有愧疚。

    所以萧玥珈并没有哭泣,只是恼怒的左右伸出手扯住他的脸,“坏哥哥!你都不哄哄我!”

    合纵?

    埋头思索的吴楚之嘬着牙花子,腮帮子都有点疼了。

    得……哥们儿这是被她们几个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不行,得想办法破了她们的联盟才行啊。

    破合纵,无非连横而已。

    不能急于一时,现在做,太刻意了。

    日子还长,慢慢来。

    他缓过气了,扭头冲着王冰冰一笑,“冰冰,走吧。”

    王冰冰有点纠结了,见他已经陪了姜素素和萧玥珈,如果不陪她,要说她心里面没有芥蒂,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吴楚之这样憔悴的样子,却又让她心里很是舍不得。

    姜素素和萧玥珈也是同样的道理,心里不舍,但是也不能站出来劝阻。

    吴楚之偷眼瞄着仨女脸上的神色,略一思索,便恍然了。

    呵呵……

    有趣了。

    战机这就出现了?

    他‘虚弱’的起了身,把手搭在王冰冰的肩上,强搂着她又去排队了。

    王冰冰反手要推开他搭在她肩上的手,却被他顺手捉住,挣扎不得。

    而后趁着视线的遮挡,吴楚之带着她的手,手指轻轻在她身前蹭了蹭。

    王冰冰顿时身体便僵直了起来,一脸羞红的被他霸道地揽着向前走去。

    但这一幕看在身后萧玥珈的眼里,则是他蹒跚着步伐,靠着王冰冰支撑才走了过去。

    见王冰冰连阻止的动作都没做,萧玥珈蹙了蹙眉头,虽不好说什么,脸上却不是那么好看了。

    “这王冰冰也太不懂事了!他都这样了!”萧玥珈朝着姜素素嘀咕出声。

    姜素素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一双小鹿眼灵动的闪了闪,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俩人的背影。

    看着又在排队的吴楚之一脸憔悴,工作人员挑了挑眉头,“朋友,你这身体撑得住不?”

    他有点佩服吴楚之了,脸上都苍白成这样了,还敢来?

    吴楚之微微一笑,“这次还蹿两次?不能厚此薄彼啊。”

    工作人员有点囧,借着操控机器的由头,背过了身去。

    这可是欢乐谷最热门的项目之一,要是每次都蹿两次,这效率太低,他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无惊无险,连玩了两次的吴楚之现在身体也习惯了。

    就是旁边的王冰冰叫的不要不要的,练过美声的她,声音穿透力着实不俗。

    吴楚之手背上的皮肤,都被王冰冰的指甲抓出了血印子。

    虽然下来后有点反胃的迹象,但还是能忍住。

    一出围栏,萧玥珈便焦急的迎了上去。

    望着吴楚之憔悴的脸,和手背上的鲜红的抓痕,她没好气的瞪了王冰冰一眼。

    而后才递过去一杯刚刚要来的热水,让坐在椅子上的吴楚之赶紧喝下去,坐在一边替他轻锤着背。

    王冰冰被萧玥珈这一眼瞪得莫名其妙,心里不免有些恼怒起来。

    怎么?

    合着只能陪你坐,不能陪我坐?

    凭什么啊?

    她横了萧玥珈一眼,坐在了吴楚之的另一边。

    吴楚之埋下了头,眉头挑了挑,心里笑开了花。

    呵……女人!

    这塑料友谊~!

    憋着笑,他肚子都快疼了,连忙借口上卫生间,步履蹒跚的躲了出去。

    最好吵一架!

    过一会儿再回来收拾残局。

    姜素素见状抿嘴一笑,坐到俩女中间,拍了拍俩人的手。

    引起俩人注意后,她用下巴点了点吴楚之的方向,压低了声音,“装的!”

    萧玥珈顿时脸上就变了颜色,纸杯在她手里变了形。

    冰雪聪明的她,立刻就醒悟了过来。

    王冰冰眯着眼睛,也明白了过来,气息都粗壮了几分,“他是看出来了!”

    她就一直奇怪,陪她坐太空梭的时候,吴楚之还生龙活虎的,怎么下了太空梭立刻就萎靡不振了。

    萧玥珈重重的点了点头,“居然想离间我们?这是他自找的!”

    “小萧,我们怎么办?”王冰冰知道萧玥珈实际上比她要聪明不少,只是有的时候性子太急了,显得有些心直口快。

    萧玥珈眼睛转了转,立刻笑了起来,“将计就计!我们今天玩死他!”

    王冰冰点了点头,脸上浮现起一抹坏笑,然后看向了中间的姜素素。

    她看得出来,如果不是她和萧玥珈又要别苗头了,姜素素其实是不想掺和进来的。

    否则第一时间就应该把吴楚之装憔悴的事情给戳破。

    王冰冰也知道,年龄最长的姜素素实际上很宝贝着,或者说很宠着吴楚之,别到时候弄成双面间谍了。

    萧玥珈见状也明白了过来,一双桃花眼也朝中间的姜素素看了过去。

    ……

    绕过拐角处,吴楚之恢复了正常的步态。

    放完水,他悄悄的寻摸到唐国正附近,要了一支烟,美滋滋蹲在墙角处抽了起来。

    全程目睹着一切的唐国正对吴楚之的操作佩服的五体投地,心里暗骂着自家不争气的唐斗斗。

    特喵的,你小子但凡能学到小吴总的一招半式的,也不会现在天天关在屋子里靠刷题打发相思。

    他打了几个手势,示意着几个保镖守着,拉了拉裤脚也蹲了下来,点燃了一支烟。

    见安排完安防的唐国正也蹲了下来,吴楚之笑了笑,让了点位置。

    他现在越来越觉得唐国正的好用了,有他在身边,既不会干扰自己的隐私,又可以解决很多麻烦。

    “唐叔,跟我去燕京吧?”他试探的开了口。

    唐国正笑着摇了摇头,“吴总,放心吧,燕京那边老班长安排了人手的。”

    吴楚之知道,借着这次要人,同时也是军改,楚天舒出面让很多当年的老战友都退了下来,进入了果核的团队。

    但是他就觉得唐国正对他脾气,不想换人了。

    “唐叔是有什么担心吗?斗斗隔不了几个月也是要去燕京的。”

    楚天舒众多老战友的孩子里,也就唐斗斗成绩最好,所以吴楚之从小就很了解他家的。

    而且唐国正的遭遇也让他很同情。

    唐国正和他的妻子都是军人,唐斗斗的母亲和小舅妈一样也是个军医。

    不过,不幸的是,在唐斗斗两岁那年,就在那次轮战里,医院被轰炸,唐斗斗的母亲没能跑出来牺牲了。

    而唐国正也因为这件事,一直在部队里没有退伍,即使到93年解除作战任务都没有罢手,在那条线上做着守备的事。

    直到今年军改,加之母亲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实在没办法了,这才退了伍。

    每次楚天舒说起唐国正时,都是一脸的唏嘘,早就可以提干的,就是放不下心里那份恨意,执意要打猴子不肯离开。

    这也是他不想换保镖的原因,毕竟知根知底的。

    唐国正手里搓着烟头,还是摇了摇头,“他去燕京是读大学的,不需要我跟着。这么大了,也该独立了。

    我现在就想多陪陪我的老母亲。”

    吴楚之拍了拍他的肩膀,“唐叔,斗斗奶奶的病,其实在北方生活要好的多,这里太潮湿了。”

    唐国正闻言犹豫了起来,他也知道老母亲的强直性脊柱炎适合在干燥的北方,可他哪有这个经济实力搬家的。

    吴楚之心里心知肚明,“唐叔,房子我来安排,你不用担心这些问题。”

    唐国正愈加犹豫了起来,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老母亲的病倒是其次,主要是斗斗。这斗斗高中最后半年,很关键。

    虽然拿到了降分通知书,但万一有个闪失呢,你也知道这在高考场上不是极端的例子。

    吴总,确实是不好意思,半年后等斗斗高考完,我再去找你吧。”

    吴楚之眉毛挑了挑,也不废话,直接拨通了慕瑶的手机。

    “打听个事,你表妹转学转到哪儿了?”接通后,吴楚之直截了当的问了起来。

    正在给伍婉莹……嗯慕婉莹讲题的慕瑶闻言一怔,立刻警觉起来。

    她现在知道了几人的关系,对此,心里很是复杂。

    直到姑妈带着表妹上门,从大人的交谈里她才知道,原来自己那未曾谋面的姑丈就是兴天下集团的董事长伍陆军。

    虽然不耻于伍陆军那些爆出来的那些风流韵事,但是毕竟他是自己姑姑的丈夫,也是身边这个表妹的亲生父亲。

    发小闺蜜的男朋友兼自己的老板,暗算了自己表妹的亲生父亲……

    这让她心里乱糟糟的,这几天一直装鸵鸟一般没有给萧玥珈联系过。

    这一切原本是属于她表妹的啊!

    吴楚之这个电话,直接挑明了这层关系,这让她手足无措起来,她强压着心里的波动,淡淡的回道,“你问这个,有什么事情吗?”

    吴楚之拍了拍额头,看来慕瑶是不知道她姑妈和伍陆军已经形同陌路的事。

    也是,家丑不可外扬。

    嫁出去多年的女儿,带着闺女突然住回家怎么说?

    可能用复习参加高考更合适吧。

    在调查伍陆军个人情况的时候,吴楚之是知道慕静芝和伍婉莹俩人的户口一直在燕京,没有迁到鹏城来。

    毕竟,燕京的分数要低很多。

    想通了这点,吴楚之耐心解释起来,“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小孩和你表妹也是一个学校一个班的。

    他也想转到燕京来上学,看看你那边有没有门路。”

    慕瑶听的将信将疑的,其实她更担心吴楚之想要斩草除根。

    毕竟电视里面都是这么演的。

    她不动声色的问着,“什么名字?你把身份证、学籍号发过来,我帮你打听打听,要是可以就直接帮你办了。”

    “叫唐斗斗,唐僧的唐,两个斗争的斗。号码那些后面发给你。”

    电话那头的吴楚之回答的很快,这让慕瑶松了一小口气,这么奇怪的名字,看来不是编的。

    她拿过桌上慕婉莹的笔,在草稿纸上写下了唐斗斗的名字,却不知这一笔一划间让身边这个表妹面色大变了起来。

    放下电话的她注意到了慕婉莹的异样,慕瑶指着这三个字,“婉莹,你同学?”

    慕婉莹痴痴的望着这个名字,重重的点了点头。

    ……

    挂了电话的吴楚之,转头朝着唐国正,“唐叔,斗斗其实可以提前去燕京那边读书的。

    有了70分的降分,他的成绩压力并不大,听我小舅说过,斗斗是希望在计算机软件上面发展的。

    你也知道我们公司的情况,燕京会设软件研究院,斗斗过去平时可以提前接触一些知识,对他将来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

    唐国正见吴楚之已经安排的这么妥当了,也没矫情继续推脱,应了下来。

    其实也是为了唐斗斗好,唐国正知道,伍婉莹的表姐就是慕瑶。

    吴楚之乐了起来,探头出去,见三女坐在椅子上谁也不理谁,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他缩回了头,又管唐国正要过一支烟,“唐叔,话说婶子走了那么多年了,这斗斗也长大了,你碰着合适的也该找一个了。

    不然将来斗斗成家了,你怎么办啊?”

    唐国正苦笑了一声,“嗐!现在谁看得起我们这些以前当兵的啊!再说吧。”

    吴楚之闻言一怔,唐国正的反应让他纳了闷。

    小舅以前说过,唐叔是不想再找的。

    今天这话听来,却有几分松动的意思。

    他琢磨琢磨着也明白了,以前在部队上唐国正跑哪儿去找啊,现在回了城市,自然心思活动了起来。

    看了看时间,他回到了仨女身边,顿觉气氛十分尴尬。

    姜素素坐在中间,一脸的委屈,王冰冰和萧玥珈互相背对着她,谁也不理谁。

    吴楚之面露惶恐,“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姜素素撅着小嘴,左右看看后,朝吴楚之耸耸肩摊了摊手。

    萧玥珈铁青着脸,站了起来,一把挽住他的左手,而后斜睨了王冰冰一样,“没什么!就是看不惯某些人不懂事!”

    王冰冰冷笑了一声,也站了起来,拉起姜素素让她牵着吴楚之的手,

    “小吴哥哥,我们走吧!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自私,只顾着自己,一点都不讲公平!”

    吴楚之心里大乐,面上露出了不豫之色,“你俩都消停点行不?还玩不玩?不玩就回去了!”

    姜素素见他脸色有点不好看了,一脸的焦急,“没事的,只是拌拌嘴而已,难得大家出来一次。”

    见吴楚之有点强势起来,萧玥珈和王冰冰也似有点害怕,糯糯的不再吭声。

    吴楚之挑了挑眉头,心里得意的笑着。

    哼!

    继续联盟啊?

    继续消遣我啊?

    你们那劲儿呢?

    啥也不是!

    他想起了自家老爹在母后大人面前的唯唯诺诺。

    呵呵!

    老吴,看见没?

    这才是男人应该有的帝位!

    他继续马着脸,一左一右的揍了两人屁股一下,“再闹试试?”

    俩女俱是美目一横,镖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吴楚之心里笑开了花,牵着姜素素走在前面,王冰冰和萧玥珈在后面面露委屈地跟着。

    下一个项目便是金矿漂流。

    来到漂流点,吴楚之愣了愣,这时的漂流船不是前世一几年他做过的那种8人位。

    此刻眼前的漂流船只有4人位,船也比后世的小上了几圈,其实就是一个中间带底子的特大号游泳圈,安了几个扶手而已。
放在里面睡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半夜被C醒是一种什么体验
    吴楚之看着有点为难了,这种船人得坐在底子上,行进的过程中把裤子打湿是必然的。

    四人哪带了更换的衣服啊?

    他把顾虑说了出来,想打消仨女的念头。

    三女走到围栏边看了看,趁此机会互相交换着眼神。

    王冰冰朝着远处指了指,“小吴哥哥,那边购物店有卖泳衣的,大热天的怎么能不玩水?”

    姜素素和萧玥珈虽然没有说话,但都是赞同的神色。

    吴楚之看了看萧玥珈,挤了挤眼睛。

    萧玥珈见状明白了过来,她有点犹豫了,上半身衣服遮住的地方满是草莓印子,羞恼的瞪了他一眼。

    穿泳衣会露馅的。

    到时候怎么见人啊!

    不过随即她便眼珠子一转,“可以穿那种分体式泳衣,外面套T恤的。”

    俩女以为萧玥珈选择了最保守的办法,是担心吴楚之不喜她们外露,俱是认可的点了点头。

    毕竟王冰冰与姜素素和他确认关系也就这两天,她们自觉在这方面,肯定是远远不如萧玥珈更懂吴楚之。

    幸运的是,购物店里不仅仅有泳衣,还有体恤和短裤卖。

    王冰冰有点犯愁,她的身材穿什么泳衣都像是童装,低头想了想拐到短裤那边。

    姜素素往泳衣区走去,她准备选墙上那条像裙子一般的连体式泳衣。

    背后是镂空的,她印象中吴楚之最喜欢从背后看着她的腰臀。

    趁着吴楚之不注意,萧玥珈悄悄拉过了她,“素素姐,买T恤和短裤,他不喜欢我们在外面露的太多。”

    姜素素顿时心里了然,柔柔一笑,跟着萧玥珈在衣服区挑选了起来。

    不多时她们便选好了裤子,都是五分裤的款式,吴楚之见状挑了挑眉头,也没说什么,不过嘴角的笑意却是隐藏不住的。

    仨女拿着手里的裤子瘪了瘪嘴,俱是横了他一眼,这男人也太霸道了点。

    王冰冰和萧玥珈眼神在空中碰了碰,她拿过一件男士粉色体恤,萧玥珈拿过一件紫色的,斗气般让他挑选。

    吴楚之嘴角抽搐了一下,选了粉色。

    王冰冰得意的看了一眼萧玥珈。

    他明白,自己的霸道引起了她们的不满,变着法的在整蛊自己。

    粉色和紫色,当然只能选粉色……

    而后她们又拿来了红色和绿色的短裤。

    吴楚之捏着鼻子选了萧玥珈手上的红色短裤。

    不能厚此薄彼,只能牺牲自己。

    当他换上衣服出来时,仨女俱是笑弯了腰。

    嗯……和传说中的东营国宗新右卫门町出没的男人一般。

    吴楚之看清了她眼底的那抹爱意,在她的指间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艰难的开口说着,“唔诶腻!”

    萧玥珈闻言撅起小嘴,在他嘴唇上嘟了一下,靠在他的胸口上,喃喃回应着,“哥哥,我也爱你!”

    ……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