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做完不想让抽出来 男生为什么越往里越有劲

更新时间:2021-12-28 10:44 点击:

    扬州。

    崇雅书院。

    “这书院还没关门吗?”

    换上了一脸络腮胡的杨相国,饶有兴趣的看着头顶匾额。

    这已经是九千岁在镇江逮捕老臣两个时辰后了。

    这个死太监一下船就抓了扬州及镇江等地二十多名乡宦,然后押着他们直接前往应天,不过他也说了,就是有人检举他们参与谋逆作乱,所以逮捕押往应天审问一下,如果查明确实是诬告,还是会还他们清白的……

    要钱。

    大家都懂。

    尤其是这些乡宦的家人们。

    所以此举并没有引起太大恐慌,在这些乡宦的家人看来,这纯粹就是这些阉狗的常规操作而已。

    杨丰的阉狗那也一样是阉狗啊!

    所以这些乡宦的家人,现在都在忙着研究对策。

    或者说研究着究竟花多少银子,才能摆平这个死阉狗,他们倒是没多想,毕竟扬州投降已经多年,地方士绅除了田地被分,其他基本没受太大影响,而且靠着工商业还都继续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虽然和过去没法比,但相比起那些普通百姓,他们依然还算是人上人,也就是杨丰不考科举,让这些旧士绅正在不断失去政治上的权力。

    但是……

    他们有别的办法啊!

    这些家伙别的本事不好说,这个染缸手段那绝对是一等一的。

    “关什么关,红火着呢!”

    旁边一个卖香烟的老人明显不爽的说道。

    他面前的盒子里面,用竹筒装着手工卷制的类似雪茄的香烟,明末烟草已经开始泛滥,以至于崇祯都下过禁烟令。

    虽然没什么用。

    而南直隶这些年随着经济繁荣,百姓消费能力增强,烟草也以极快速度泛滥开。

    杨丰也没管。

    毕竟很多山区民兵都种这个。

    包括这种烟卷也是,目前扬州一带都是皖南山区民兵生产,只不过贩运这个需要交重税而已,这种税收正在成为应天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另外平原地区严禁种植,而分销就是这种小贩,各处城市都能看到这种在大街上游荡售卖的,几根也卖,成桶也卖。

    竹子做的桶,然后用蜡封住,可以很长时间保证干燥。

    杨丰随即从他手中买了一桶。

    “这里还有学生,不都是去上新学了吗?”

    他问道。

    “学生说没有也的确没有,毕竟学四书五经也不能再考进士,但说有也的确是有,只不过都不是小孩,那些过去的乡贤们,富商们,甚至就连一些当官的都是在这里凑起来,里面养着从海外买来的歌女,吃着海外的珍禽异兽,点着龙涎香在里面听那些大儒讲课。”

    那卖烟卷的说道。

    “大儒?”

    “对,就是大儒,也不是一个,各地口音的都有。”

    “你确定是大儒?”

    “当然,我从小在这附近长大。

    这崇雅书院过去叫做甘泉书院,是世宗朝尚书湛若水建的,只是后来被朝廷查封了,万历二十二年重开,改名叫崇雅书院,来讲学的都是各地大儒,我见的多了,这些人就算不穿青衫,我闻着他们身上的味都能闻出来。其中有几个我过去就见过,有两个浙江的,一个江西的,还有湖广的,那时候两地还没光复,他们就已经公然来这里了。

    那些当官的还对他们很尊敬呢!

    过去他们跟着杨相国杀这些儒生跟杀狗一样,如今坐稳天下了却开始供着这些儒生了。”

    卖烟的说道。

    “他们学什么,难道当官的也学四书五经,他们学了也没用啊。”

    杨丰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听讲是假,坐在一块谈生意是真,这些大儒后面都是各地那些富商,扬州又是个商聚之地,他们打着讲学凑起来做生意,那些当官的自然也喜欢银子,大儒们说话又好听,别处也没有那些好东西,过来凑起来打着个幌子而已。

    杨相国的是好人,想着给穷人打出个好世道。

    可那些跟着他的人终究还是要富贵,如今田地都分了,也不准买卖,相国规矩严,想做地主已经不行,那就只能捞银子了。

    可贪赃枉法也很危险,毕竟相国法度在那里,这些人还是不敢的。

    可跟这些富商凑在一块,他们发财跟着分份子就行,这些富商也要靠着这些人保护,只是中间还得有个牙子,这些大儒就是牙子,这书院说是书院,实际上就是过去的画舫。富商还是那些扶桑,大儒就是过去的头牌,不过是把过去的朝廷文官换成红巾军的这些官,就冲着如今这模样,估计再过些年,也就跟过去朝廷的官没什么区别了。

    最后还是一模一样啊!

    士绅还是士绅,富商还是富商,官老爷还是官老爷。”

    卖烟的叹了口气说道。

    “不是还有那些年轻学生,他们应该不至于如此吧?”

    杨丰说道。

    “他们的确看不上大儒,可他们也不至于看不上银子啊!

    再说那些年轻人如今有几个是高官显贵,刚毕业也没几年,多数都是在下面做些小官,他们上头终究还是这些最早跟着相国的人,等到如今这些年轻人做到高官显贵,那时候恐怕也早就被带坏。

    只要还喜欢银子,就终究逃不过这条路。

    太祖高皇帝都没做成的,杨相国看来也做不成,好在咱们这些老百姓,终究还能过些年的好日子。

    知足吧!”

    卖烟的说道。

    说完他就那么很沧桑的走了。

    杨丰站在崇雅书院门前,目光复杂的看着匾额,就在此时大门打开,一个还穿着民兵将领服装的男子从里面走出,看起来像是江都县一个民兵旅的旅长,因为人口太多,江都县好几个民兵旅。这个当年跟着杨相国杀士绅的,还回头和两个身穿青衫的中年人行礼告辞,然后这才在后者的送别中上马,看上去明显关系密切。

    那两人站在门前目送他离开,然后就要转身回去……

    “二位先生,学生杨同,字仁一,真定恒阳书院学生,流落至此,欲往广东投亲,不想在此行囊耗尽,不知可否借宿一宿?”

    杨丰摆出一副文质彬彬的姿态行礼说道。

    “尊亲何人?”

    其中一个青衫说道。

    杨丰露出一丝悲伤……

    “二位,学生还走吧!”

    他说完转身就走。

    “慢着,且进来说话!”

    另一个青衫说道。

    杨丰赶紧转身又跟着他们进去,然后那青衫让人关门。

    “你到底是何人?”

    他说道。

    杨丰赶紧眼泪汪汪的行礼……

    “学生奉梁鸣泉公遗命,欲往广州面圣,为其诉冤,此处有鸣泉公遗书,只是学生一介书生,恐怕难以活着走到广东了。”

    他说道。

    说话间他赶紧掏出一封信来。

    “鸣泉公遇难了?”

    青衫皱着眉头说道。

    “阖族罹难。”

    杨丰很悲痛的说道。

    他们说的是真定耆老之首梁梦龙,前蓟辽总督,梁梦龙在他过黄河之后就又气又怕然后直接咽气,他几个儿子把他埋了之后,就带着真定的一帮耆老乡贤西逃山西,但在太行山里遭遇刁民抢掠,反正乱哄哄的这帮人有不少就消失了,他儿孙们就算有逃出的,这里也不可能有地方查验。

    至于这封信,是他叫人伪造的,仿照梁梦龙笔迹而已,他身上还有不少伪造的这种东西。

    “的确像是鸣泉公笔迹。”

    一个青衫说道。

    “忠臣罹难,妖孽横行,日月无光,天地失色!”

    另一个悲伤的说道。

    “你且去歇息,我会安排送你去广州,虽说去了也无益,但终究鸣泉公遗命,我们还有事,回头再跟你细谈。”

    他紧接着说道。

    杨丰赶紧拿过所谓的遗书,但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间一片嘈杂的喊声……

    “这儿,就是这里,同袍们,咱们去把这些儒奸揪出来!”

    “吊死这些儒奸!”

    ……

    那两个青衫瞬间变了脸色。

    “快去请刘旅长。”

    一个朝后面的仆人喊道。

    他刚说完,他们前面的大门砰的一声,两个青衫惊慌的看着,杨丰赶紧跑到一边,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那大门被撞开,无数身影蜂拥而入,看着都是些年轻人,头上缠着红布,就像当年的逆民一样。他们毫不犹豫的扑向两个青衫,后者吓得转头向二门跑,但紧接着被扑倒,那些年轻人一拥而上开始捆绑他们,有一些还转向杨丰……

    “不关我的事,我就是路过的!”

    杨丰喊道。

    “他不是!”

    年轻人后面那个卖烟的喊道。

    那些年轻人立刻放过他,卖烟的挤向前。
做完不想让抽出来 男生为什么越往里越有劲
    “你怎么在这里?”

    他问道。

    “你刚走,他们就出来,把我叫过来说有事,我就进来了,出了何事?”

    “本地乡宦章润等人谋逆作乱,被京城来的九千岁抓了,他们都是这书院常客,天天都快以这里为家的,这些是江都中学和扬州学院的学生和老师们,怀疑这书院就是个逆党窝子,这里的大儒就是逆党,故此过来先抓了再说,否则让他们跑了就不好了。”

    “呃,那就赶紧吧!”

    杨丰说道。

    当然,不用他说,抓了两个青衫的年轻学生们已经冲向二门。

    但也就在此时,一个红巾军将领,带着一群人在里面出现,他毫不犹豫的拔枪对着天空扣动扳机。

    “砰!”

    枪声骤然响起。

    那些学生们立刻愕然的看着他。

    “混账,此处乃私人书院,你们想干什么?”

    那将领喝道。

    “刘旅长,我倒要问问,你身为民兵旅长,却跟一群原本的土豪劣绅天天混在一起,你想干什么?”

    一个明显是老师的上前问道。

    “杨老师,这里还轮不到你质问我,立刻带着你的学生退出,把两位夫子都放了。”

    刘旅长喝道。

    那些学生们有些茫然,这可是民兵旅长,他们中间不少学生的家,甚至就是在刘旅长辖区。

    “那个,你之前说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杨丰低声对那个卖烟的说道。

    后者立刻醒悟。

    “杨老师,你们进去看看,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喊道。

    “何老头,你敢煽动闹事?”

    刘旅长喝道。

    “刘三,你还别吓我,想当初你也不过是个码头扛活的,跟着杨相国才有今天,如今做官了,忘了杨相国的教导,开始跟这些土豪劣绅混在一起了,当年你是怎么恨他们的?如今你对得起杨相国的栽培?对得起跟着你的老兄弟们?杨老师,你们进去看看,看看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卖烟的毫不畏惧的喊道。

    他才不怕什么民兵旅长,民兵有权绑送有罪的旅长。

    “走!”

    杨老师毫不犹豫地挥手。

    紧接着他直冲二门,刘旅长还想阻拦,但后面学生蜂拥而上,一下子把他冲到了一边,紧接着这些学生冲进去,然后里面响起女人的惊恐尖叫,而那些冲进去的学生们也开始纷纷停下,杨丰和卖烟的随即挤过去,然后里面的一幕让杨丰也笑了……

    那里面根本不是书院。

    而是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周围一圈雕梁画栋的屋子,中间是一个凉亭,里面依然还摆着酒菜,应该是之前在喝酒的,而数十名妙龄少女,就像被惊起的蝴蝶般在花园里四散。而那些屋子里还有人不断走出,其中一个穿着官服的还衣冠不整,后面跟着个同样衣衫凌乱的胡女。

    应该是西亚的。

    南洋公司早就已经在做这种生意,不过就是价钱都很高而已。

    “刘旅长,用不着我给您背一遍红巾军军纪吧?”

    杨老师冷笑着说道。

    “哼!”

    刘旅长冷哼一声,直接就要走。

    但紧接着一群学生堵住了他。

    “你们想干什么?”

    他喝道。
    “嗯,嗯,今晚就回去,别催啊,我连明天的工程奠基仪式都推掉了,村里都不回了,今晚开完会马上就走,飞机票都买好了,不用接了,大概夜里十二点就归队了……”

    傍晚五点不到,江森随便吃了两碗泡面,就当晚饭糊弄过去。盒装的面碗里,第二碗的面汤还在蒸蒸冒着热气,他就接到了老苗的连环夺命扣。

    距离26号从申城出来,满打满算,已经是第四天。

    比老苗要求的“争取三天之内”回来,时间上拖后了一天,可江森也没办法。他自己这边,已经把效率提到了极限,只是县里头反复又内部开会商议,却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而且非常实在地讲,瓯顺县这回的反应,也已堪称“体制内光速”,从双方确定意向到细节商定,从人事构架到资金准备,最后一直到今天准备好公布结果,只短短四天就完全搞定。

    这特么要不是江森自己亲身经历,他保准打死都不信地方政府干活儿能干脆利落到这种程度。更别提,这还是在年关将近的时候换了别的地方,极有可能是要拖到年后去的。

    “今晚马上走?”江森放下手机,奉命作陪的老孔,不由惊讶问道。

    “嗯,太忙了。”江森点点头,让叶培把泡面碗拿出去扔掉,二二君科技制药生态开发公司三楼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他和老孔两个人,说话都带着回音,“今年……也说不定以后回来的机会,全都不多了,估计也就过年过来看一眼。过两年这边的生产稳定下来,公司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营销上,总部应该会搬到市区或者申城,再不济也该搬到县里。”

    “那这边就是个种植园?”

    “不止,我打算再弄两条生产线过来,把加工厂也留在这边。种植和深加工一条龙,瓯顺县负责产品的所有上游。以后这边的公司还得拆分,种植和加工要分开,不然容易管理混乱。等小军大学毕业了,如果医院的工作不好找,这边还能给留条路。”

    “嗯……”老孔有点欲言又止,心里觉得孔军应该自力更生,可又憋了回去。

    他这个县教育局副局长,其实已经能给孔军提供不小的帮助了。再不济,去教育局下面的事业单位当临时工都行毕竟县里那么多所乡中学,他只要耍点小手段,孔军今后混个乡中学领导干干难度都不大。可问题,是这么干,有违他的原则立场。

    江森今天这么提一嘴,算是给他留了另一条后路。

    而如果江森不主动说,他这个老党员,肯定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的……

    “以后这边的事,就交给县里关照了,我师父还有吴晨他们,也会替我看着点。只要供货不出问题,我就安心当我的甩手掌柜……”

    “放心好了,县里现在对这个事情,重视得不得了,都已经规划要修路了。”老孔的语气中,多出几分憧憬,“从青民乡直接修一条高速到瓯顺镇,四十分钟路程,这边的货运到闽江省走海运,四十八小时内就能到申城。以后借着你这个招牌,可以把别的山货也都运出去。”

    江森笑着接道:“还可以开个旅游专线,弄个大邮轮,海上逛几天,再从闽江市下来,拐到咱们这边温泉两日游,青民乡再顺便建个酒店,我可以入股……”

    老孔顿时眼睛一亮:“真的?”

    “先设想一下嘛,想想又不用花钱。”江森果断打住,“告诉什么时候开始修?”

    老孔道:“过完年先调研吧,调研论证,规划立项,再到资金筹集、施工设计,找各方面的人和关系,施工动工……快的话,两三年内应该可以开工,五年内应该能修起来吧。”

    “那慢一点呢?”

    “慢一点,那就不好说了……”

    “……”

    江森和老孔,双双沉默。

    五年时间,确实夜长梦多。怕就怕等这一届领导论证出来,刚好赶上岳书记任期满,然后调过来一个新领导,重新再来上一遍,或者项目干脆被停摆。

    而且或许也不见得会是人为因素,天灾也说不定。

    东瓯市台风频繁,瓯顺县山区又是历来的重灾区,山沟沟里随随便便一个山体塌方、泥石流、山洪,搞不好论证时间就延长了。还有施工也一样,开山的难度极大。

    “江森,老岳他们来了!”吴晨突然从外面走进来,大喊了一声。

    江森和老孔对视一眼,“接客!”

    2008年1月29日傍晚,一支车队冒着皑皑白雪,喧闹地驶入宁静的青民乡,给这个东瓯市的边陲小镇,带来了不同往日的勃勃生机。

    省扶贫办、市扶贫办、市农业局、市工商、县里的主要领导,加上东瓯市电视台、瓯顺县电视台,县里的各负责部门,上上下下二十多个单位的车辆,直抵青山民族自治乡派出所隔壁的三层小楼门前,几十辆挂着公务牌照的车,把大楼门前不大的空地,填得满满当当。

    由于公司的总经理兼行政总监刁芝灵女士还在休产假,江森不得不亲自出来迎接,把一批批的领导和媒体记者,请到楼上三楼,宋大江和叶培也笨手笨脚,跟着县里的秘书一起招呼客人,招待方面,显得准备极不充分和专业,潦草得一塌糊涂。

    可饶是如此,现场也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山区的民营企业,在招待事宜上显得笨手笨脚,非常符合他们内心对这家企业的想象。

    偌大的会议室里,很快就坐满了人。

    省里来的扶贫办大领导,居然也没上主席台,而是在台下第一排就坐。还有焦思齐、刘乡长、邓方卓这些直接跟项目对接的,则陪在省领导和市领导的边上。

    等到六点半,马瘸子换上一身纯白的丝绸马褂,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在一身轻熟打扮的张楠的搀扶下,两个人在四周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下,一起走上了主席台。台底下的领导们问了下身边的人,得知张楠才是这回的出资主力,也不禁多看了几眼。谷

    “江总他师父,跟这女的什么关系啊?他女儿啊?”

    台底下,郑悦小声询问方堂静。

    方堂静很淡然地回答:“马老代持了张总的一部分股份,两个人签了秘密对赌协议。”

    郑悦好奇追问:“什么秘密对赌协议?”

    方堂静瞥他一眼,“我要是知道,还叫秘密对赌协议吗?”

    “也是。”郑悦咧咧嘴,然后望向坐在前排的两个市领导。

    这两位,级别还没他爹高呢。

    话说这么大的项目,怎么就没老子一份?

    郑悦看着坐在主席台上的四个人,有点不快地磨了磨牙。

    江森这个小子,办事不厚道!

    我帮你打了那么多官司,现在开公司,连个独立董事都不给我!

    “喂喂,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媒体朋友,我们的签约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会场里喧闹了十几分钟,在县委曹秘书长的主持下,逐渐安静下来。

    江森和岳书记坐在主席台中央,马瘸子和张楠坐在两侧。等曹秘书长说完激昂的开场白,便马上到了签约环节。四份合约,被县里的秘书送上来,江森有过上回跟耐克签约的经验,这回越发熟稔和干练,在台底下一直不停在闪的强光灯下,刷刷签下自己的名字。

    二二君科技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全新构架,也正式敲定下来。

    岳书记代表瓯顺县、青民乡和十里沟村,名义上出资600万和部分技术、土地、配套设施及工程,拿下二二制药共计40%的股份,其中瓯顺县20%、青民乡10%、十里沟村10%,但共用一席董事席位,并且只有监管权,没有决策权。该董事席位今年起由曹秘书长挂名,由刘乡长代行该席董事权力,但日常会议和董事职责,大概率会由吴晨或者邓方卓来具体出面。

    马定国同志名义上出资3000万,外加出具核心关键技术,持有15%的股份,获取一席董事席位。由于这部分资金是由张楠女士无息贷给,因此张楠同样取得一席董事席位。

    马定国担任公司技术总顾问,张楠任财务总监。

    最后就是江森自己,名义上出资3500万,手握最后35%的股份,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并承诺在公司存续期间,有条件按合同价格,回购他所承包的两万亩土地上所产出的所有黄芪,并全权负责后续销售事宜。

    “年少有为啊!我感觉你没多久前,才刚刚参加完高考呢,这下又要去参加奥运会了吧?”

    “是,是,感谢国家的培养……”

    公司请了青民乡招待所的餐厅师傅,在公司楼下搞了点简单的自助餐,签约仪式结束后,江森在楼下被省里来的大领导拉住,尽可能耐心地聊了半个多小时。

    从高考说到奥运,从项目聊到小说,一直扯到七点半,实在是赶不及了,才连忙道歉:“郝主任,不好意思,我今晚十点钟的飞机,要回队里报到。”

    省里的大领导这才惋惜地放过他。

    “大江,你初四直接去市区动车站。”

    宋大江大年初四的车票,叶培老早已经安排好。

    在这陌生又嘈杂的环境里,宋大江满心恐慌地点点头,远远看着江森和马瘸子说了几句话,就带上方堂静和叶培,快步走出了餐厅。

    他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听着四周的笑声和高谈阔论,脑子里正嗡嗡响,马瘸子这时缓缓走了上来,问道:“孩子,离正月初四还有十来天呢,要不跟我回村里住几天?”

    “呃……好。”

    宋大江有点被吓坏似的,动作机械地点了点头。

    几个市里的领导,这时又朝他走了过来,大声喊道:“马老先生!幸会幸会……”

    马瘸子露出微笑,立马迎上前去,握住领导的手。

    四周随即响起一阵阵“名师高徒”的肉麻吹捧。

    马瘸子眼中含笑,看着眼前这烟火撩人的人间景象。

    不过是在合同上,一笔签下个名字。

    十里沟村那个被喊了几十年的死瘸子,就摇身一变,成了人人恭维的马老先生。

    活得久,可真特么有意思啊……
    “相国的法度,红巾军上下无论官兵,都有权绑送违法乱纪的红巾军官兵,咱们都是红巾军,我们绑送你去军法处而已,还有他们,这里所有人,全都绑起来,让外面的百姓们都看看,看看这个所谓书院是什么藏污纳垢之地。也让他们都看看,这里面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把这些女人也带上,咱们押着他们先出去游街再送军法处。”

    杨老师喊道。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