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言教授要撞坏了TXT下载笔趣阁

更新时间:2021-12-14 11:55 点击:

  不管他们怎么想,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没有人敢靠前,哪怕地面上掉落一些道器法宝,或者储物戒指之类的,也没有人敢去捡,哪怕就掉在他们的脚尖前。

  陆随风目光四下搜索,这些被灭杀的人修为不低,但胖子等人动手太快了,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不过也理解他们的心情,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顿悟,却被人粗暴的打断,这换成任何一个修士都会暴怒。

  周围有很多修士,都是有修为在身,在这样一个充满了彪悍气息的地方,没有修为根本难以立足。

  陆随风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诧异,那是一个衣不蔽体的人,此时正靠在一个破旧楼房的墙根,手里正拿着一块脏兮兮的大饼啃着,在他的旁边有着一个木桶,一看就是那个饭馆倒剩菜剩饭的地方。他手中那块饼毫无疑问就是从那个桶里捡出来的。

  那个人脸上充满了污垢,已经分不出模样,陆随风看了一眼便待转头,出现这么一个人虽然奇怪,但是却与他无关。不过就在他即将转头的一刹那,那个人的目光也望了过来。陆随风的目光就是一凝,感觉到这一双眼睛有着一丝熟悉,便又开始重新上下打量起来。

  衣不蔽体,披头散发,满脸污垢,记忆中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人啊?但为什么他的眼神那么熟悉?

  陆随风微微眯了眯眼睛,心中突然一动,似乎想起了某个人,举步就向着那个人走了过去。

  那个人见到陆随风向着他走了过来,眼中立刻现出了慌乱之色,费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就要逃走。但是还未等到他走上几步,陆随风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那个人慌张地望着陆随风,神色猛然间一怔,虽然陆随风改变了容貌,而且还带着的斗笠,但却有一种令他感觉熟悉的气息。

  “跟我来吧!”陆随风转身慢步而去,那个衣不蔽体的修士神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在了他的身后而去。

  陆随风等人在古城中的一家客栈包了一层入住进去,这家客栈非常大,且颇上档次,是属于诸葛杨家的产业。

  陆随风等人包下的是最上面一层。原本这最上面一层已经有几个修士入住,但是听到这群杀神想要包下这一层,还是毫不犹豫地搬了出去。这一行人的彪悍他们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而一向倨傲的老板也对一行人非常地客气。不过在陆随风等人入住之后,他立刻把这里发生的事禀报给诸葛家。

  陆随风站在顶层的窗口,向着窗外远眺着,重重山岚,层层峻岭,这龙岭真是一个险恶之地。

  刚才自己一方在城外杀人,事情结束之后,整个古城非常快速地就恢复了平静,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要从外面那些修士脸上的神色就能够看出来,他们是真的不在乎,或者是麻木了,像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陆随风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了一声,这里的混乱虽然不如当初的苍澜山脉,但也足够当得起民风彪悍这四个字。

  胖子欧阳无忌神色兴奋地站在陆随风的身旁,望着那些外面走来走去的修士道:“这里还真是民风彪悍啊,早就应当来这里闯荡一番!”

  陆随风笑着转头望着胖子道:“都一把年岁了,你这好勇斗狠的性子还和当初一般呀!”

  “嘿嘿……这样的地方才爽快嘛!”胖子干笑着搔了搔头道:“再说了,我可不足百龄,这年纪在下界或许已是垂垂老朽,但在里,貌似才算是弱冠少年吧!不和你说了,我出去转转!”话落,兴奋地转身就走。

  “不要惹事!”陆随风朝着胖子的背影喊了一声。

  “我不会主动惹事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胖子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不一会,陆随风就在窗口看到胖子和云无涯两个人勾肩搭背地从客栈大门内走了出去。

  陆随风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过头,望向了在房间一角站立的那个衣不蔽体的人。慢慢地踱到了他的跟前,仔细地盯着他的面孔,良久之后,才轻声说道:“欧阳刚,你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

  面前之人竟然是苍澜小队的欧阳刚,当初经历了僵尸一战之后,苍澜小队只剩下了五个人,但是如今……陆随风已经清晰地看到欧阳刚体内的经脉尽碎,连丹田也被击碎,已经完全成了一个普通人。

  欧阳刚盯着陆随风最终却是悲凉一叹:“不错,我就是欧阳刚。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如果我们之间没有冤仇的话,就当没有见过吧!”

  欧阳刚缓缓地低下头,两行眼泪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将脸上的污垢冲刷出两道痕迹。

  陆随风扬手布设了一个阵法,将两个人笼罩在了里面,然后摘下了头上的斗笠,恢复了原有的容貌。欧阳刚大张着嘴巴,随后就纵声大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就蹲了下去。然后就趴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

  陆随风也不言语,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知道他憋了多久,如果继续这样憋下去,早晚不是被憋疯了就是憋死了。

  看着他哭得撕心裂肺,陆随风的心中也生出了不忍。对于苍澜小队他还是有些了解,还曾与之并肩战斗过。当初家破人亡,逃进苍澜山脉,还能够坚持本心,是一群有着自己底线的修士。对于这样的修士,如果可能陆随风还是愿意帮一下的。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言教授要撞坏了TXT下载笔趣阁
  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欧阳刚才渐渐地停下了哭声,从地上站了起来。望着陆随风道:“陆楼主,在下恳求您一件事情!”

  话落,就要跪下,陆随风急忙伸手扶住了他,轻声说道:“你说!”

  短短的“你说”两个字,就清楚表达出来陆随风的意思。欧阳刚知道只要自己的请求不过分。对方便不会拒绝。

  “谢谢!”欧阳刚低声地说道:“如今苍澜小队就剩下了我一个人,但我们八个人都是有着妻儿的,只是我们很小心,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妻儿在哪里。在下恳请陆楼主将我们八个的妻儿接进天外楼的区域。”

  说到这里,他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低声呢喃道:“若不是有着这一份牵挂,我早就死了,怎么会如此羞辱地活下去。”

  陆随风轻叹了一声,将他扶到一张椅子上坐下,然后自己坐在他的对面,轻声说道:“说说你们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欧阳刚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低声说道:“当初我们五个和你别离之后,先是回到了隐居之地,然后就想着来龙岭这里闯荡一番。”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陆随风道:“其实在我们报得大仇之后,就已经不必在躲在苍澜山脉了。所以我们准备游历大陆,看看能不能碰到一些机缘。"

  “那一日,我们在潜龙渊碰到了一个人被十来个人围攻,其实这原本没有我们什么事儿,我们也没有想要帮助任何一方。”

  说到这里,欧阳刚的脸上露出了苦涩:“可是那个人看到我们一出现,趁着我们五人略微愣神的时候逃走了。那群人便把气撒在了我们身上。我们当然不服,然后就稀里糊涂地打了起来。最后我们不敌,便逃走了。"

  "殊不知,事情已经隔了两个多月,却在这个龙岭古城又碰到了那群人中的一个,而且这次他带着几十个人。二话不说地就把我们给打残了,然后却把我们仍在了古城,让我们自生自灭。

  时不时地还派人来羞辱我们,后来我们也打听到了,那个人是诸葛家一个旁支的长子。诸葛家在这里霸道残忍得很,他们往往并不杀死他们的敌人,而是把他们的敌人打残,让他们遭受无尽羞辱而死。

  我的四个兄弟都已经不堪羞辱而死,只有我坚持活了下来,期望有一天能够遇到熟人,把我们消息带给我们的妻儿。”

  陆随风静静地坐在那里,半响怅然一叹。苍澜小队遇到的事情很平常,这种意外每天在各地都在发生,只是遭受的手段没有那么残忍罢了。其他的修士也许在暴怒之下把他们杀了也就是了,不会像诸葛家如此羞辱他们。

  这种事情谈不上为他们报仇,当然这也是因为苍澜小队并不是天外楼弟子,也只是曾经在一起并肩战斗过的路人甲。所以,只好轻叹了一声道:“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在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离开的时候,会带你一起走。”

  “谢谢!”欧阳刚生出一种守得云开见日月的感觉,心中激动得到又要跪下道谢,却被陆随意风险拦住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如此!对了,你来到这里也有些时日了,对于这里的局势给我说说。”

  陆随风原本就已经感觉这里很混乱了,如今又听到欧阳刚的遭遇,对这里的混乱又有了深一层的认识。他们这次只是出来购买材料的,不欲惹事,所以想要了解一下这里的局势,该避免的麻烦就避免一下。
  天空中,一片白云飘了过来,在白云之上是一座带着回廊的凉亭。此时在回廊内站着两排修士,而在凉亭之内坐着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子生得一副俊秀的面庞,手中端着一个小酒杯,喝酒的姿势十分优雅。在他身旁坐着一个蔓妙女子,正在给那个男子剥一枚灵果。

  “咦?”那个女子偶然一低头,便看见了下方一排斗笠,在烟雨蒙蒙中,如画一般呈现在她的眼帘中,一种难言的情绪浮现在她的心头。伸出纤纤玉指将剥好的灵果送到了那个男子的嘴里。娇声说道:“君陌,我们也像那样下去走走好不好?”

  君陌,南方八大家族之一,君家族长的胞弟,一身修为已经是圣境中天位,目光向着下方一望,便撇了撇嘴。堂堂圣境像山野村夫般戴着斗笠在烟雨中行走,这不像话嘛!

  不过,他对于自己身边的这个女子是真正怜爱,神色犹豫了一下道:“倩儿,我没有斗笠!而且……这些东西,我的手下也不会有!”

  倩儿伸出纤纤玉手挽住君陌的手臂轻轻地摇晃着:“君陌,我们去向下面向那些人借两顶斗笠嘛!”

  君陌的目光垂落了下去,君家在南方仅次于诸葛家的家族。特别是诸葛家最近与三大商行的争斗中陨落了一位半步圣主老祖,两家的实力又拉进了一大段距离,君家甚至有着隐隐赶上诸葛家的趋势。

  但是,君陌虽是一个嚣张惯了的人,却并不意味着是一个智商低下的人。这么一群斗笠人能安然从蛮荒大山中走出来,这不正常!

  这里是龙岭,是一个不太平的地方,最近更是如此。如今却出现了这么一群人,如同山野村夫般戴着斗笠行走在蒙蒙烟雨中,本身就是一件招摇的事情。没点实力,敢这么做吗?

  这目光一扫,眼中精芒闪烁。便看清楚底下那些修士的修为。清一色的道尊中后期……

  十几个道尊中后期在龙岭真的不算是小势力了,哪怕是在这个民风彪悍的地方。怪不得没有人敢打扰他们。

  不过……这点儿实力就不放在他君陌的眼里了,的确有些不够看。而且在回廊里面还正站着两个圣境护卫。伸手一揽倩儿的纤腰,身形就向着下方落去。破开了蒙蒙细雨,落在了陆随风一行人的前头,淡淡地说道:“你们,交出两顶斗笠来!”

  此时陆随风这一行人都已经沉浸在了天道法则的感悟之中,虽然这些人中并非所有人都是水属性,或者风属性,但这蒙蒙细雨原本就是从天垂落,裹挟着一丝丝天道法则,虽然以水属性为主,但也有着其它的天道法则。

  陆随风体内自成空间,他的气场要比众人强上万千倍。这造成的结果就是,他进入到领悟之中后,散发出来的领悟气息对周围的众人也有着强烈地促进作用,令其他人更容易进入到领悟之中。

  所以这一路行来,就算资质稍差的人也都进入到了领悟之中。而且在这种烟雨蒙蒙的意境之中,那天道法则也是如雨丝润物一般,让人产生了一种痴迷的沉醉。

  所以,君陌那很装逼的声音并没有惊动这些人,陆随风脚步轻移,就从他的身旁走过,而其他人也如同未看到他们两人一般,从他们两个身边步履轻轻地走过。

  君陌上的脸就有些挂不住了,他能够感觉到陆随风等人领悟的气息。而且作为一个修士也知道打断别人领悟如同杀人父母,这个仇就算结下了。

  这要是放在其他地方,也许他也就离开了,甚至会跟着对方行走,待对方领悟完毕,和对方交个朋友。毕竟能够得到天道领悟的修士都不是普通的修士,而且眼前这些人修为也不低。

  但是……如今在这龙岭城郊,不仅仅是他怜爱的倩儿就在期盼地望着自己,最关键的是在街道两旁有着很多修士正在向着这里张望,甚至有很多原本在行走或者飞行的修士都停了下来,摆出了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龙岭这个地方乱是乱,但却造就了彪悍的风气。就算看出双方都不简单,也不害怕地站在一旁看热闹。而且……也许双方两败俱伤,自己还能够捡到一些什么宝贝呢!

  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你让君陌如何放下脸?如今正是君家追赶诸葛家的重要关头,名声就显得更加地重要。于是,他再也顾不得其他,反正也就是十几个道尊期,招惹了又如何?

  于是他伸出了一只手向着其中的两人抓了过去,他并没有下杀手,毕竟这是十几个道尊期,让他有着一丝忌惮,能够不起剧烈的冲突,留下一丝回旋的余地最好。

  他只想制服两个人,如果这两个人见识了自己的手段之后,将斗笠送给自己,这件事情也就算完了,而且他不介意邀请对方做客,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但是他抓向的这两人却偏偏是胖子欧阳无忌和云无涯,此时这两人正在沉浸在顿悟之中,正心情舒爽地徜徉在天道法则之中,猛然便感觉到有一道力量向着他们两个束缚而来,打断了他们两个的领悟。

  只是瞬间他们两个就怒了,而且是怒到了极点。打断人顿悟,那无疑是杀人父母。这顿悟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吗?绝大部分修士一辈子也碰不到一丝顿悟。

  暴怒的结果就是两人爆烈的反击,两人顺着那道力量的方向狠狠地一拳轰击了出去。两个硕大的拳头瞬间崩碎了君陌的力量束缚,向着他碾压了过去。

  君陌心中大惊,这两只拳头让他汗毛都竖立了起来,那里是道尊期的威能,已经超出了他这个圣境初期。慌乱之中,一手揽着倩儿的纤腰,身形向着后方飞退。

  “轰……”一声爆响,将所有人从顿悟中拉了出来,立刻就看到了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心中都怒了,身形晃动间就将君陌包围在中间,只有陆随风微微皱起眉头向着上方望去。

  地面上这一番风云突变,让天空中回廊内那些修士大惊,两个圣境护卫带着数十个道尊后期巅峰修士便向着下方俯冲了下来。

  “嗖嗖嗖……”地面上冲起了十多道人影,龙一凤一直接奔着两个圣境护卫冲了过去。

  龙一的背后浮现起一头龙影虚像,凤一的背后浮现起一只凤影虚像,两个虚像仰首怒吼。只是这一声吼让对面的两个圣境护卫血气翻涌,龙一凤一皆是双手在胸前挽动了一个道诀,然后双手一推。

  “吼……吼……”两声怒吼。空中便凝聚出一头龙和一只凤,向着对面的两个圣境护卫扑了过去。其余的人则是扑向了那十来个道尊期,每人锁定了两个尊道期大修士。

  “哈哈哈……”龙一朝着两个圣境护卫笑了起来,却正是他的悲之意:悲极而笑!

  霎时间,天地同悲,被悲极而笑笼罩的两个圣境护卫,刹那只觉生无可恋,呆呆地站在空中,痛哭流涕,这一生中悲痛的事情在心中翻涌不已。

  凤一的头顶上浮现起一朵火莲,凤火缭绕。那两个圣境护卫仿佛一下子进入火界,冰冷的火焰令他们两个有一种灵魂被冰冻灼烧的感觉。

  欧阳明月一剑十分干脆地斩出,便斩出了一片空间,一片尽是剑意的空间,只是瞬间两个道尊期大修士的身上就遍布剑痕。

  云无影一拳轰出,便在两个道尊期大修士的脚下生出了一个超大的漩涡,将两个道尊期大修士向着漩涡内拖拽而去。

  原本平静的龙岭古城霎时间沸腾了起来,但是这沸腾也只是一瞬之间。

  在地面上,君陌面对胖子和云无涯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对手,更何况还是同事面对上两个?君陌和倩儿一阵迷糊,还在后悔不该招惹这群人,已经被轰得连渣都没有剩。

  天空中两个圣境护卫在天地同悲和火莲中,依旧在勉励支撑,但也没有吃撑住三息的时间,就反掌拍碎了自己的头颅自杀了,待火莲消尽,空中哪里还有那两个圣境护卫的踪迹?

  “轰……”天空中传出一阵阵无限轰鸣,数十具尸体向着地面坠落。从君陌动手开始,不到十息的时间,君家一行人就全部被灭。

  整个龙岭古城一片寂静,所有观者都目瞪口呆。很多修士也许看不出君陌那些人的修为,但那个有着回廊的凉亭他们认识啊!

  那是君家的专用飞行器啊!如此也就是知道了被陆随风等人斩杀的人都是谁,都是什么修为。这个事有点大啊!难道是君家的仇人?或者是诸葛家开始对君家行动了?

  不管他们怎么想,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没有人敢靠前,哪怕地面上掉落一些道器法宝,或者储物戒指之类的,也没有人敢去捡,哪怕就掉在他们的脚尖前。

  陆随风目光四下搜索,这些被灭杀的人修为不低,但胖子等人动手太快了,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不过也理解他们的心情,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顿悟,却被人粗暴的打断,这换成任何一个修士都会暴怒。

  喜欢玄武裂天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