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torrentkitty中文网官网

更新时间:2022-02-20 16:26 点击:

燕国公府内院门后,是女主人会客的厅堂。

但自从燕国夫人有了身孕后,这里多是大小姐在处理家务。

年底忙碌起来后,又多了二小姐。

辰时起,厅堂内便烧起炭炉,频繁进出。

唐娇娇坐在主位上,面前是一名正向她回话的管事。

她一边听着,一边眼睛往一旁的唐小白身上飘去。

飘了两下,见唐小白还拿着同一份拜帖,忍不住出声:“发什么呆呢!一份拜帖要看那么久?”

唐小白回神抬头,道:“是薛七郎的拜帖。”

薛七郎,就是从前的万年县尉薛少勤。

“他回来了?”唐娇娇挑眉。

薛少勤辞官后,就外出游学去了。

具体去了哪里,唐小白也没关注。

这次送拜帖来,主要是告知一下自己回京的消息。

以及,

“还有一份礼单——”唐小白拿出拜帖里夹着的礼单,心里有些意外。

说实话,虽然薛少勤帮过燕国公府的忙,但双方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来往。

当初薛少勤离开京城的时候就没通知他们,怎么回来突然攀起交情来了?

“我记得薛七似乎挺喜欢天文历数,不是想求你向东宫引荐吧?”唐娇娇猜测。

“人家姓薛……”

薛家的人哪里需要她引荐?

而且这次崇文殿招揽人才,堪称求才若渴,根本无须引荐。

所以,为什么送礼呢?

唐小白拿着礼单看了一遍,抬头看唐娇娇,眼神有些古怪。

“看我干什么?”唐娇娇莫名其妙。

唐小白将礼单递给她。

唐娇娇瞄了一眼,蹙眉。

礼单不长,但都不是常见的年节礼,大多是各地土特产,并不名贵,只有两样,看着不太一般。

一个叫玉颜雪华丹,一个叫红靺鞨。

“拿上来看看。”唐娇娇吩咐道。

拿上来是两个四四方方的木盒。

一只是紫檀木,另一只木色浅,看不出是什么木料。

两只都雕着牡丹纹,但却是不一样的,紫檀木的牡丹雍容华美,浅木的则冷艳逼人。

唐小白不由又看了姐姐一眼。

怎么像是为大小姐量身定做的?

唐娇娇接也不接,只让下人打开。

紫檀木盒一打开,便有一股清香弥漫开来。

其中装的是一只通体雪白的药丸,看不出来历和成分。

想必就是玉颜雪华丹了。

浅木盒中,则是一块栗子大小的宝石,色如樱桃,红润美丽。

这……

唐小白又去看她家美人儿。

唐大小姐冷哼一声,道:“谁家送礼只送单份的?也不嫌寒酸!”

这话说的,唐小白有点心疼了:“这样的好物,一件都难找,也不是什么都能成双成对的。”

唐娇娇嗤笑:“你认得这两样?就知道是好物了?”

唐小白轻哼:“我虽不认得,也知道是好物。”

薛氏虽然是名门,但薛少勤这一房却是孤儿寡母,虽然算不上贫寒,却也跟富贵沾不上边。

签]之前给燕国公府的赔礼都是长房薛少勉家帮衬的。

以薛少勤的家境,拿出这两样真的太令人意外了。

可想而知,定是游历途中搜寻来的,特意带回送上。

说这两样不是送给大小姐的谁信?

真没想到,薛少勤还有这心思……

唐大小姐却不以为然,扇了扇手:“收起来吧!”

“要怎么回礼?”唐小白问。

“这还要我教?”唐娇娇没好气地说,显然不想管这事。

唐小白只好自己低头翻库房册子。

翻了两页,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薛少勤,似乎也是个天文爱好者?

之前上班时间偷偷看《灵宪》被她和哥哥撞见还被哥哥抢了书的,可不就是他?

他还曾为了那本书受过她和哥哥的要挟呢!

既然回来了,不是正好去崇文殿试一试?

想到这里,唐小白立即拿起笔写回帖。

唐娇娇正留意着她,见状蹙眉:“需要你亲自回帖吗?”

拟回礼不需要主人亲自动手,就是一般的回帖也不需要。

“是我想约见他。”唐小白头也不抬地答。

“你见他干什——”唐娇娇说了一半,停顿片刻,改口道,“忙死你了……出去多带点人!”

安静了一会儿。

差不多唐小白写完回帖的时候,大小姐又冒出一句:“这两件,还回去!”

……

唐小白和薛少勤约在了三天后,在东市的一间临街茶肆。

薛少勤出现的时候,唐小白有一种眼睛一亮的感觉。

她有好几年没见过薛少勤了。

印象里是一个略嫌文弱的青年,人虽然看着和善,但总觉得不够朝气。

这回一见,就觉得朝气得有些过了,甚至称得上春风得意。

两人见过礼后,唐小白忍不住问:“薛郎莫不是有什么喜事?”

薛少勤脸一红:“你、你怎么知道?”

唐小白:……

脸上都写着呢!

薛少勤也意识到了,腼腆地摸了摸脸,道:“是、是……薛某要成亲了……”说完,脸更红了,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唐小白却是一愣。

那怎么还给大小姐送这么些东西?

见薛少勤面露疑惑,唐小白忙收了愣神,笑道:“还真是大喜事!不知薛郎聘的哪家小姐?”

提起未婚妻,薛少勤顿时笑得柔情四溢:“不是京城人士,是我在蜀地游历的时候结识的,她无亲无故,日后在京城,还望二小姐多多担待。”

还是自由恋爱啊,真好!

唐小白笑着应下,又问:“婚期定下了?”

薛少勤道:“已禀过家母,这几日正找人算日子,多半在明年三月。”

唐小白心下一算。

明年三月也是科举放榜的日子,貌似好多人都定在那时候谈婚论嫁呢!

寒暄过后,茶汤渐沸,开始进入正题。

“薛郎这次回京,可有打算应崇文殿之召?”唐小白习惯开门见山。

薛少勤惊讶了一下,随后立即端正脸色,道:“正有此意!”

眸光熠熠,喜悦之情不下方才聊起婚事时。

“不瞒二小姐,薛某自幼喜爱天文历数,长大成人后,还曾想过进司天台,可惜没有通过考核。”他面露惭愧。

唐小白理解地点头。

小祖宗同她说过,司天台里都是郑师道的人。

林虚己能留在里面,除了因为林氏世代天官外,也有林虚己自己能力超群的缘故。

像薛少勤这种,别说自己进不去,估计薛氏一族也不想他进去趟浑水。

“我就是听说崇文殿要遴选司天官,才急着赶回,如果有幸中选,参与修订新历,薛某这辈子便再无缺憾了!”

薛少勤感慨之余,更多的是意气风发,与从前做万年尉时的模样判若两人。

事业爱情双丰收,难怪呢!

唐小白笑道:“那我就预祝薛郎如愿以偿!”

如愿以偿的不只是薛少勤一人。

确定薛少勤会参加殿选后,唐小白也有种收获颇丰的感觉,心满意足得差点忘了大小姐交代的事。

都走到门口了,才接收到橙子的疯狂暗示,忙不迭喊住薛少勤。

两只精致华美的盒子捧到薛少勤面前,唐小白含蓄道:“这份礼太贵重了。”

薛少勤脸红了红,小声道:“这……薛某其实是代人转赠……”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司天台诸员渎职之甚,连所循历法都不可信,何况其言?”皇帝慢条斯理地说着,“戴礼的那些话朕并未放在心上,尔等也不必当真——”

戴礼,就是批火德命的司天台春官正。

户部都把符合批命的名单送到御前了,这会儿皇帝却说自己从未将戴礼的话放在心上。

“如今邢州地动刚过,民间尚禁嫁娶,太子身为一国储君,理应以身作则,纳妃之事,莫操之过急。”甚是语重心长。

也有官员反对这种说法:“太子殿下早日诞下皇嗣,也是为固国本。”

皇帝笑了笑,正要开口,却被一旁垂眸冷然的李穆打断:“冬至日,嫁娶禁令已过,正合适颁布纳妃诏——”抬眸看了皇帝一眼,漆黑的眸底蓦然翻出血腥之色,“

临近年底,非喜即凶。”

语气静静淡淡,眼里却凶狠至极。

皇帝遽然心惊,一时没顾上反驳。

“陛下以为呢?”李穆又催问一句,眼神依然像藏了锋刃一样。

皇帝突然想起太子自揭身份那一日,与他殿后私语时的眼神,那是一种鱼死网破的威胁。

他知道太子看重唐二,却不知竟然看重到这程度。

仿佛此刻若是得不到满意的答复,也将是个鱼死网破的结局。

鱼死网破自然非皇帝所愿,但轻易妥协未免太煞天子威风。

皇帝缓缓松开方才骤然绷紧的指关节,淡淡道:“如果是为了皇嗣,燕国公次女的年纪也小了点,将太子侧妃也一并纳了罢!”

……

“我就知道!”唐小白生气,“塞不了太子妃,就塞个侧妃!”

“我没答应。”李穆立即撇清。

唐小白横他一眼:“你不答应有用吗?这么点事需要你同意?”

太子侧妃虽然品级也不低,但跟太子妃没法比,用不着满朝文武在那里表决。

“我不同意,谁也进不了东宫。”李穆淡淡道。

立即有一股淡淡的霸总之气弥漫开来。

唐小白“噗嗤”笑了,揉着他的脸道:“怎么这么可爱!”

李穆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可爱,被揉脸也略有失风度,但……她高兴就好。

小姑娘玩了一会儿,忽然勾唇笑得狡黠:“太极宫才不想你早日诞下皇嗣呢!”

这点李穆也心知肚明,但是看她似乎有什么想法,便乖乖等着。

小姑娘明净净的眸子闪了两下,拉了拉他的袖子,问:“你还记不记得从前,你在浑天书院门口的地上手书河东治灾十策的事?”

李穆点头:“记得。”

唐小白含蓄地打量了一下他,问:“那你现在还行不?”

李穆一头雾水:“什么行不?”

“就是……那样弯着腰在地上写字。”

别说弯着腰写字,就是站着写字,也忒费腰。

李穆想了想:“可以。”他没事也不弯腰在地上写字,但这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动作。

“真的?”唐小白不放心地又打量了一下他的腰身。

仍带着少年的纤细,但又显着坚韧挺拔,怪好看的。

唐小白忍不住掐了一下。

还挺结实的……

抬头见少年神色静淡,耳尖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红。

“呃……还不错……”唐小白不好意思地说。

李穆摸了摸被她掐过的地方,心不在焉道:“写字还是没问题的。”

说完这句,她忽然踮了脚凑近。

女孩儿香甜的气息冲得他脑袋一懵,没听见她头半句话,忙问:“什么?”

“马上就冬至了……”

……

冬至大如年。

在这时,冬至和春节都是要放七天长假的。

到了冬至这一日,有许多重大节目,如圆丘祭天、朝贺、宫宴。

其中朝贺又分好几场,有皇帝受群臣朝贺,皇后受群臣朝贺,皇帝皇后受皇太子朝贺等等。

当然,皇太后也是要受朝贺的。

但今年皇太后卧病不能出面,来朝贺的群臣只能在昭庆殿外隔空口头祝福一下。

除了太子殿下。

“太后玉体欠安,臣恨不能以身代之,愿手书《药师经》一卷,祈太后安!”

接着,便令人在昭庆殿前铺陈巨幅卷轴,提笔蘸墨,折腰伏地,默书《药师经》。

《药师经》整卷共六千余言。

太子写的也并非重意轻形的草书或者行书,而是正正经经的小楷。

自从弯腰下去,文不加点,一气呵成。

写完最后一字,腰杆不紧不慢直起。

面上不见一丝勉强,步伐亦不见半分踉跄。

手一抬,笔管飞出,堪堪落在宫人捧着的托盘上。

不知多少围观的目光从太子身上挪开时,或赞或叹地暗道一声“年轻真好”。

但唐世恭没这么说。

他一回到家,就把小女儿叫到面前,说了下昭庆殿前发生的事,道:“太子怎么突然出这风头了?不是你教唆的吧?”

唐小白心里有鬼,不敢承认:“我确实是知道……”

唐世恭狐疑地打量她。

唐小白忙正色道:“比岁月更销蚀斗志的,是对手的少年锐气,太子就是想彰显一下自己的锐气,刺激刺激太极宫。”

目光澄净,一派无邪。

唐世恭又看了她一会儿,摇头失笑。

也许就是个巧合,他家十三岁的小女儿怎么可能想到这种男人间的暗示?恐怕太子自己都没想到。

“太子侧妃的事你不用担心。”唐世恭道。

唐小白诧异了。

见效这么快?

“其实太极宫提太子侧妃,不过是想同东宫谈条件。”

唐小白明白了:“司天台?”司天台是青州系的舆论基地,直接被人端了未免太没面子,皇帝还是想抢救一下。

“还有新历法。”唐世恭道。

司天台的官员渎职是洗不白了,旧的历法有谬误也是很容易证实的,但整顿司天台,还有许多可以权衡的地方。

对此,唐小白觉得也不能操之过急:“水至清则无鱼,想把司天台翻个底朝天也不太实际。”

唐世恭点头:“我也劝过太子,让司天台的官吏在崇文殿一同参与考核遴选。”

“可是……万一招不到民间高手怎么办?”唐小白有点愁。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高手在民间?

说完这句话的两个时辰后,就有一位“民间高手”将拜帖送到了唐小白面前。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