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更新时间:2022-02-20 13:30 点击:

夏平安站在山巅,俯视着首都圈,从大海的方向刮来的海风把他身上的风衣吹得咧咧作响,从这个角度看下去,濒临着太平洋大湾区的首都圈,格外静谧美丽,那些高楼大厦上的灯光还在闪烁,显露着这座城市的繁华,远处的大海在月光下翻涌着,如夜风中传来的变奏曲。

这美丽与繁荣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罪恶与谎言隐藏其中,这首都圈,是大炎国的权力中枢,也是所有叛国者和垃圾们最后的庇护所和堡垒,曾经被夏平安摧毁的益州省的毒瘤家族高家的“后台”,那几个“老领导”们,就隐匿在这首都圈,如贪婪的寄生虫,悄无声息的寄生在一个人身上气血最厚实的心脏上,疯狂的攫取把持着这个国家的财富,权力……

今晚,是让首都圈重新恢复干净的夜晚,是让这个国家的权力重新回到爱国者们手上的夜晚,也是杀戮的夜晚。

夏平安的目光偶尔扫过手上的名单,名单上的那些名字在一个个的消失,每当一个名字或者几个名字消失的时候, 他就会接通老爷子的电话, 向老爷子通报进展。

福神童子锁定目标,沉星刺客负责清扫垃圾, 一切有条不紊的在进行着。

除了手上的这张名单,夏平安手上还有另外一张名单,另外一张名单上,都是要拉拢过来的人, 或者是, 是有利用价值还值得被“挽救”的人,总共17人,就在这两天中,那些人已经中了夏平安的梦傀术, 成了夏平安的傀儡。

加上李重阳在内, 此刻大炎国首都圈真正的掌控者与统治者,其实不是军管委员会内的那些大佬、主席和委员们,而是夏平安。

大炎国已经掌握在了夏平安的手里。。

对夏平安来说,熟读几千年历史的他发现所有历史的悲剧背后的真相其实只有一个——国贼不死, 国难不止!无论在什么时候, 国贼,都是一个国家真正的灾难根源,也是一个国家走上正常轨道,让奋斗者和劳动者获得尊严体面与幸福安定生活最大的阻碍。

而控制一个国家的方法, 很简单, 只要控制住顶层掌握权力的那几个人就可以了。

从开始行动到结束,只是用了两个多小时, 当福神童子和沉星刺客同时出现在夏平安面前的时候, 夏平安知道,清洗已经完成,他把名单上的最后几个名字划去, 名单随后化为灰烬,消散在风中。

“所有垃圾已经清理干净了……”夏平安再次接通了老爷子的通话, “我在首都圈做的事情已经基本完成……”

“我知道了, 这边按计划在推进, 没有遇到阻力!”

“嗯,我看到了, 还有需要我做的事情吗……”夏平安平静的说道,站在山巅, 他可以看到首都圈的军港, 卫戍军团的基地中的兵员装备的调动, 为了稳定接下来几天的局势,卫戍军团的装甲车辆和部队现在已经出现在首都圈的街头和重要的交通要道与信息枢纽,并开始配合秩序委员会的召唤师保护首都圈的供水供电等重要民生设施,一切都按照计划在推进。

静谧的城市中,微微有些骚动,那是装甲车和坦克履带在马路上滚滚而过的声音,还有从空中呼啸而过的直升机, 战机与旋翼直升机发动机的声音。

首都圈的一些市民已经发现今晚的情况有些特别了,同时, 他们也会收到手机上的提醒和广播,疑似有恶魔之眼的成员入侵首都圈,秩序委员会和卫戍军团已经在行动, 所有首都圈的市民请锁好门窗呆在家中。

“呃,李重阳已经在准备公告,天亮后, 首都圈很快就能稳定下来,这都是恶魔之眼的手段,首都圈的情况可以很快稳定下来,军管委员会与秩序委员会会重组,这里已经没事了,明天下午1点,李重阳会到秩序委员会的总部,为你打开秩序委员会的秘库,你可以挑选你需要的界珠……”

特勤通讯手表之中传来老爷子平静而略带沙哑的声音,还有低不可闻的口水与唾液从喉咙里滑下去的声音,也只有夏平安,才能在老爷子那平静的声音之中感觉到一丝老爷子发自内心的震撼和不平静,那不平静的后面,夏平安已经感觉到了声音中的一丝恐惧。

任何正常人在这个时候都会恐惧,那是对未知的恐惧,因为老爷子已经明白,只要夏平安想,他可以随时用暴力清除大炎国首都圈的任何人与任何圈子,操控这个国家的一切,夏平安成了悬在首都圈所有当权者头上的利剑。

一直到现在,老爷子都不知道夏平安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

出于对老爷子的尊敬,夏平安没有在老爷子身上释放“应声虫”或者施展“梦傀术”,所以老爷子很清醒,也对夏平安产生了一丝恐惧。

“明天下午1点,我会到秩序委员会总部……”夏平安平静的回应道,这个时候,和老爷子太客气的话反而显得额有些虚伪,所以夏平安干脆直来直去,“首都圈的局势最终稳定下来需要几天?”

“最多五天!”

“好,那我就在首都圈再呆上五天,五天后,我会到墨州省查看一下那些魔鼠和丧尸的情况,我或许有办法可以应付……”

“好的,我知道了,军管委员会和秩序委员会已经在墨洲省做好了准备,墨洲省那边的局势暂时还没有恶化,我会亲自陪你到墨洲省,为你提供一切你所需的支持!”

夏平安想了想,“让漠言少和屠破虏他们陪我一起去吧,他们或许可以帮得上忙!”

“好的,我安排!”

“还有,请为我提供恶魔之眼的总部所在地或者是他们力量聚集最多地方的情报,过几天我去找他们一趟!”

老爷子那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件事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做,最近两年,恶魔之眼的活动越发频繁,我们和龙组一直在追查恶魔之眼的老巢,现在已经有了初步的一些判断,到时候我可以把我们的情报给你!”

“好!”

夏平安随即就结束了通话。

看了看天上,夜色已深,夏平安揉了揉眉心,露出一丝苦笑,夏宁这两天好像和王同青在一起,那个王同青,不放心夏宁,看到这两天首都圈情况有些危机,说要保护夏宁,就一天守在夏宁身边,几乎寸步不离,现在两人,就在夏宁的公寓。

好在,夏宁身边也不是只有王同青,方灵珊这两天也在夏宁身边,安全上倒没有问题。

不知不觉,夏宁身边已经有两个召唤师在保护了。

夏平安挥了挥手,正在他肩上翻跟头的福神童子嬉笑一声,身形一下子消失,几乎几个闪动之间,就出现在了夏宁的公寓里。

“我今晚就看看你够不够资格和夏宁在一起

,要是你不够格,就算你是老爷子的孙子也不行……”夏平安看了夏宁的公寓所在一眼,整个人的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只是片刻之后,夏平安已经来到了夏宁所住公寓的外面,隔着公寓那深色的玻璃窗,把公寓内的所有情况尽收眼底……

喜欢黄金召唤师请大家收藏:

夜晚,大炎国,首都圈东郊,某顶级别墅区……

别墅区外面,戒备森严,带着枪械和耳麦的保镖在别墅区的花园,屋顶,走廊之中来回巡视,警戒,遍布整个别墅区的摄像头和安保感应装置已经在紧张的工作,负责保护别墅的两个召唤师保镖已经在别墅的客厅里一起点燃了他们的心灯,只要一有神力波动和任何的风吹草动立刻就能被发现。

而别墅区的外面,透过那外面的街灯,依稀可以看到有红蓝色警车的灯光在闪烁着——这两天,整个首都圈已经完全戒严,因为住在这别墅区的人的身份非同一般,所以附近的警局特意加派了在这里巡逻的警力,生怕这里再出什么问题。

整个别墅区的防御,从内到外,几乎已经是滴水不漏,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

也就在别墅区的地下的一间会议室内,气氛同样凝重……

三个男人坐在地下会议室的圆桌旁,雪茄的烟雾在会议室里萦绕着,让那三张面孔在烟雾之中若隐若现,显得格外的阴沉。

如果有任何一个大炎国的普通人在这里,看到那三张面孔,也一定会认识,因为那三张面孔,也是大炎国首都圈顶级政治家族的成员。

三张面孔中年龄最大,满头银发有着厚厚的眼袋看起来已经有九十多岁的那个人,叫狄肖,是大炎国的前国家总理, 虽然已经退休多年, 但依然是首都圈的大佬,另外两个人, 是狄肖的两个儿子,大儿子叫狄波,戴着眼镜,皮肤细腻, 说话慢声慢语, 是大炎国绮罗省高官,小叫狄云,穿着中将军装,是大炎国第109装甲集团军司令员。

狄家父子三人, 遍布军界和政界, 也是大炎国电视和各种媒体上经常出现的角色,在首都圈的影响力,完全不亚于罗家。。

“……国士山地下室的情况就是这样,在秩序委员会和政治安全部的特别行动部队进入地下室的时候, 罗震霄已经死亡, 而且死得非常诡异,初步勘察的结果是,罗震霄死于与恶魔之眼的某种献祭仪式中,现场还有祭坛, 这不是其他人能布置得了的, 他们还在罗震霄的地下密室中,发现了蓄养鳄鱼的水潭, 根据从水潭中残留的部分骨骸提取的DNA做的分析, 死在水潭之中的孩子有四十七个,罗霆自杀前说的那些话,好像是真的……”

说话的是狄波, 狄波一边说着,一边有些烦躁的把手上的雪茄狠狠的掐灭, “现在的情况对我们非常被动, 这件事一发生, 李重阳几乎瞬间就掌控了整个首都圈,秩序委员会和卫戍军团已经全部被他用紧急状态法接管, 我们再想动作,就难了, ……”

狄肖没说话, 只是把目光转向了狄云, 开口问题,“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之前联系的那些人呢?”

狄肖的声音不大,显得有气无力,但听在耳朵里,却给人一种犹如毒蛇吐信的阴柔之感。

“罗震霄出事之后,木家的人被吓住了, 态度有些摇摆,郝量, 曲堂星与吴天臣那天晚上也在国士山,现在已经被秩序委员会和政治安全部以配合调查的名义留置,无法回到部队, 也无法联系上,在李重阳启动了紧急状态法案之后,参谋联席指挥中心其实已经停摆, 被李重阳夺权,现在整个参谋联席指挥中心已经由政治安全部的特别行动部队接管……”狄云脸上的神情也一片阴郁,嘴角的线条紧紧抿着。

“109装甲集团军……现在……能动么?”狄肖轻声问道。

就这么一个问题,让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的背上一下子就出了冷汗,各自打了一个冷战。

面对着狄肖那看似昏沉实则冰冷的目光,刚刚说话的狄云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得不吞咽了一口口水,显得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句,“当然能动,现在109装甲集团军都听我的,都是我的人……只是……父亲……你想要做什么?”

“绞索已经套在我们家的脖子上,我们再不动,就没有机会了,这是最后的机会……”狄肖冷静的说着,看着他的两个儿子,“虽然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我在首都圈打滚一辈子,我相信我的直觉和判断,罗霆那样的人绝不会自杀,更不会把自己家族的几万亿财富重新捐给大炎,就算罗震霄和恶魔之眼勾结,恶魔之眼也绝不会杀了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李重阳的布局,李重阳已经彻底和王羲和他们那一派合流,我们要再不动手,就只会被李重阳他们清洗,罗家现在的下场,就是我们家的下场……”

“怎么可能,父亲你不是说罗震霄是大炎国第一强者么,哪怕是王羲和也根本不是罗震霄的对手,李重阳和王羲和怎么有能力无声无息做得了这样的事情?逻辑上完全不可能……”狄云一脸震惊。

“我的判断和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李重阳和王羲和他们做的,我的判断和直觉凌驾于逻辑之上,从不会错,想要成大事,就不要太相信所谓的逻辑,我们不是召唤师,对召唤师那个世界的奥秘所知有限,如果李重阳和王羲和手上有一个比罗震霄更强大的召唤师,一切就能得到解释!”

“啊,父亲,怎么可能?”狄波震惊到。

“罗家都把自己家族的几万亿黑金重新吐出来了,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为了重新掌控大炎国,李重阳和王羲和他们已经不顾一切,开始下死手了,而且我们家的事情,瞒不过他们,当初我让你们两兄弟一个从军,一个从政,为的就是今天,只要你手上的部队现在能动起来,我们就还有和李重阳谈判的筹码,大不了我们一家可以移民到国外,还能保全,再晚就来不及了,首都圈很快就会完全被李重阳控制,大炎国的情况也会完全超出我们的控制……”

狄肖喘着粗气,拿过旁边的一个药瓶来,倒了一颗药扔到自己的嘴里,闭着眼睛,那已经生长出一些老年斑和松弛的脸上肌肉轻轻颤抖着,过了几秒钟,他才重新睁开眼睛,用狠辣的语气对着狄云说道,“咳……咳……你今晚就立刻离开首都圈,走特殊通道返回驻地,到了驻地,就立刻命令109装甲集团军向首都圈进发,狄波,你和狄云一起离开,只要你们手上的部队不丢,为了避免内战,李重阳就一定会来找我谈判,我们家就能保住,大不了我们再吐出一点钱来,但以后我们还有机会……”

[标签:

p标签]“父亲,那首都圈这边怎么办?”狄云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问道。

“罗家的事情已经把我们的计划彻底打乱了,首都圈这边已经顾不了,就算再和那些人联系上,那些人恐怕也不会再像之前那么积极,一切都变了,现在每过一分钟,首都圈的局面都有可能再恶化,我们现在只能顾自己,所以,你们现在就离开,立刻……”狄肖说着,还用手在桌子上重重拍了拍。

狄波和狄云一下子站了起来,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正要离开。

但就在这时,地下密室的空气一下子就变得冰冷起来,刚刚想要迈开腿的狄波和狄云两个人的脚下,无声无息就出现了一层黑色的冰,那冰冻结住他们的双脚,把他们固定在地上,然后一路顺着他们的脚面往上,膝盖,大腿,腰部,胸部,脑袋……

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刚要想离开的两人就变成了冰雕。

看着两个儿子变成了冰雕,狄肖睁大了眼睛,想要惊叫和按动他身边的一个按钮,但也是眨眼的功夫,他的整个身体和也被冻结,变成了冰雕。

夏平安召唤的沉星刺客如一道黑烟一样从地下冒了出来,冷冷的看了房间里的三个人一眼,一挥手之间,三座冰雕粉碎,在地上变成了一个恶魔之眼的图案。

这一切无声无息,只是在领走之前,沉星刺客抬头看了守在上面点着心灯的召唤师一眼,才故意露出一丝神力波动的气息。

只是一下子,上面的两个召唤师就被惊动,但在他们下来之前,沉星刺客已经离开了,赶往下一个地方。

对被夏平安赋能了土遁术的沉星刺客来说,今晚的首都圈,就像是一个无人看守的狩猎场。

那些叛国者,那些叛国的家族,那些勾结外敌想要祸乱大炎国的巨头们,政客们,今晚,会迎来他们命运的审判。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权势富贵,都是无聊的玩笑。

……

同一时间,首都圈外的一座山峰之上,夏平安平静的站在山巅,吹着山风,看着手上的出现的名单,轻轻动了动手,名单上的几个名字就被划掉了。

这是清洗名单,名单上总共有74个人的名字,这些人都在首都圈。

“109装甲集团军那边可以让人按计划接管了……”夏平安按下了手上的特勤通讯手表上和老爷子的通话按键,“这个世界其实可以变得很简单,哪里有灾难和不幸,就意味着哪里的垃圾没有清理干净!”

喜欢黄金召唤师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