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高H禁伦餐桌上的肉伦

更新时间:2022-02-18 17:51 点击:

“啪嗒。”

陈九在那棋盘上放下一枚棋子。

对坐的是身着道袍的天元子,他看了一眼棋盘上的局势,落下一枚黑子。

如今局势还未完全显露,两方都处于对等阶段,就好像是战前准备一般,双双埋下暗子。

陈先生的棋路显得平和一些,而天元子却是极为激进,一点机会都不肯放过。

陈九心中一叹,再次落子。

棋子落下的声音不断在这竹林小潭之中响起。

两个人落子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从最开始的不假思索,到如今四五息才落下一字,便可感觉道局势的僵持。

天元子开口说道:“陈先生这是全都想保下?”

“为什么不呢?”

陈九说道:“你既弃车保帅,那我便要保下全部又为何不可。”

“优柔寡断成不了大事。”天元子说道。

“这可不是优柔寡断,只是在无数条路中选择出最近损失最小的路。”

“陈先生太贪了。”

“是吗?”

陈九笑了一下,说道:“比不得你,不择手段的什么都想贪上一手。”

“贫道可没有。”

天元子说道;“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贫道心里有数。”

“可你还是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贫道怎么不知道?”

陈九也只是轻哼两声,没有明言。

二者对弈着,气氛越发凝重了起来。

不远处坐着的白锦与云益目光也聚集在陈先生与道尊身上。

云益碰了碰白锦,轻声嘀咕道:“白妖王,先生和道尊杀气很重啊!”

白锦说道:“傻子都看的出来,咱们就在这看着就是了,可别上去找不痛快。”

“我当然知道。”云益说道:“我这点道行,老实呆着就是了。”

“嗯。”

白锦点了点头,说道:“你说,那些修士还能醒来吗?”

“兴许能吧。”云益说道:“就算不能,陈先生一个也会出手相助的。”

“这是必然。”白锦道。

云益看向了小潭,说道:“如今墨妖王还在潭里呢,兴许墨妖王什么时候好过来,他们也就醒了。”

白锦说道:“你还做好准备吧。”

“准备什么?”

“先生看的起你,往后你可就有的忙了。”

“嗯?”

云益有些不解。

白锦说道:“不瞒你说,几年之前,我还是远庭湖的一只小妖,更没有妖王之说,最多也只能敌过化神境修士,转眼几年,洞虚亦可杀,原因便是得了先生提点。”

云益张了张口,有些不敢相信道:“不至于这么夸张吧,何种机缘能抵数百年苦修?”

他摇了摇头,只当是白锦说大话。

白锦耸了耸肩,说道:“你不信算了,不过我可告诉你,认识先生的就没一个是简单的。”

“龙君,海棠,竹玉,墨竹,我是垫底的那个,还有几个凡人,也不简单,要么是帝王,要么是皇子世子,随便一个都能弄出大动静来。你如今这点道行,也只能陪着狐九玩一玩。”

“狐九是谁?”云益好奇问道。

白锦说道:“是先生身旁的小狐狸。”

云益顿了一下,说道:“很厉害?”

“不厉害,但是谁也欺负不得。”

白锦看向云益说道:“别看狐九只是一只小红狐,但要是谁伤了他,那下场可不是一般的惨,剑山封山一事的起因外界多有传闻,可没一个说到点子上的。”

“我倒是听说过一

些,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云益问道。

“只因剑山弟子伤了狐九,先生便上了剑山,而那个弟子则是被吊死在剑山山门,谁都救不了他,剑山也因此封山百年!”

云益张了张口,说道:“是不是有些夸大了?”

白锦看了他一眼,说道:“当时便是我封锁的剑山气运,我能不知道?剑山剑主连竹玉一剑都没能接下。”

“……”

云益心中一颤,咽了咽口水。

他说道:“那可真是惹不起。”

说到底就是陈先生护犊子。

白锦解释道:“当然陈先生还是很随和的,这么久以来封人山门这样的事也只有剑山那一次。”

“是…是吗。”云益干笑了一声。

他只知道这位陈先生一定得罪不得,还有白锦口中的小狐狸,更是得罪不得。

陈先生护犊子的功力,可不是一星半点。

云益舒了口气,问道:“话说,近来凡世之中乱成一团,陈先生就一直待在这里吗?”

白锦说道:“先生留在这有先生的道理,还是少猜测的好。”

云益点头道:“我也就是随口一问。”

但他知道,先生定然是放不下心的,不然又怎么会对长武的事这般了解,而为什么留在这里,却是云益想不通的。

若是游走在凡世之中,诸多事情也能迎刃而解吧。

云益不懂,但这话却也问不得。

他已经知道的够多了。

白锦心中则是猜到了一些,但却不敢确定。

世人都以为那一线生机是在凡世争斗之中,但实际上却并不见得是这样。

先生比所有人都先看透了这一切。

凡世之争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正在的争斗,是在新旧天道之间,最大的机缘,也在其中。

而那一线机会,也就在其中。

白锦轻叹了一声,说道:“说起来,要是能在这待着什么都不用管又有什么不好的呢,至少我觉得先生这里舒坦的很,比我当初的远庭湖好上太多了。”

云益一顿,亦是点头认同。

这样一个没有外界嘈杂之声的地方,待着确实让人感到心中清净。

云益说道:“世人都说重山九死一生,却不知道竟是这样一个僻静之地。”

“僻静?”

白锦笑了一声,说道:“你可别弄错了。”

“不是因为这里僻静,便可以认为重山都是这样样子,只是因为先生在这里,所以,这里才是这般模样。”

白锦说道:“我曾借过重山的运,重山气运唯此地最盛,但却极少会有大妖靠近这边,只因先生在此,懂了吗?”

云益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

“更多的,你可以问问竹玉,或者狐九,他们是最早跟着先生的,而去先生经历的事都很有意思。”

“这样吗……”

云益忽然有些好奇起来,有机会的花,一定要问一问。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矗立在岸边的狐九望着那逐渐下沉的船只,它的神色紧绷,却又没有一点办法。

“哗……”

无江之水暴动眼前,那一层一层的浪花将船只淹没,不过片刻,整艘船便不见了影子。

郭才思将昏迷的黄岐道放在了岸边。

他起身走到了狐九身旁,说道:“仙兽,事已至此,唯有再想别的办法了。”

狐九沉默着。

办法?

到了这般地步,又还能有什么办法。

没了船,从镇北到通华便要多上数日的路途,这一来一回,说不定他们救不了,连镇北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狐九伸手挠了挠耳朵,口中嘀咕了一句:“烦啊……”

无江忽如其来的变故是它始料不及的。

不然,靠着郭先生求来的风,也能顺利的到达通华,再寻着先生那时走来的路,一路前往重山,一切都会顺利。

它回头看向了昏迷不醒的三人。

狐九心中一顿,却又想不到任何对策,烦闷的情绪积攒在它的心中。

它坐在了岸边,闭上眼思索起来。

先生说过,遇事不要慌张,静下心来才能想到办法。

不要慌,不要慌……

狐九的气息逐渐平静下来,它闭目思索着。

郭才思立于一旁,没有打扰狐九。

这件事上,他也帮不到什么忙,只怪是自己太无用,若是不然,一个腾飞之间,便可将这几位送至重山。

他的内心一叹,想起当初陈先生交予他的事,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护道者……

他又护了个什么道。

狐九看向郭才思,问道:“郭先生,有什么办法能在一日之内赶到通华吗?”

郭才思看向狐九,摇了摇头。

目前这般情况来看,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郭才思说道:“无江不知因为何事水运大乱,这般情况,恐怕周边也会起水祸,就算是行路前往通华府,恐怕也得绕路,会耽搁更多的时间。”

狐九的眉头紧锁,说道:“无江……”

这一切的源头便在眼前的江水。

目光看去,江水逐渐蔓延到岸边,并以肉眼看见的速度上涨的,在过片刻,便能淹到他们这边来。

“要起洪灾了!”狐九口中嘀咕道。

若是这祸水不止,原定的计划也将拉长,而昏迷的三人却没有这么多时间等的,多一日便多一分危险。

时间不等人啊!

狐九看向了身侧的紫玉葫芦,忽的心中一怔。

“郭先生。”

“仙兽请讲。”

“若是我收了无江的水运呢?”

此言一出,郭才思都忍不住惊了一下,他看着狐九,见其目光之中竟是坚定无比,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

“我说真的。”

狐九的爪子按在紫玉葫芦上,说道:“先生给我的葫芦,能纳江河之水,念江水运有两分在这葫芦里面,既然如此,怎么就装不了无江的水运了?”

郭才思说道:“仙兽的葫芦固然厉害,但这水运可不是开玩笑的,若自身道行不够,极易遭到反噬,以仙兽与我的修为道行,恐怕……”

他摇头没再说下去,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谁都是陈先生,这水运,岂是说拿就拿的东西。

狐九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它回头看向郭才思,说道:“只要是郭先生愿意帮我,那也不是说没有可能。”

郭才思顿了一下,狐九的眼中坚定无比,这般目光让他的内心都有了一些动摇。

他低头看向自身,说道:“仙兽…我们,不行的。”

他很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狐九起身,看向郭先生道:“也是,不能强求。”

它口中嘀咕道:“不过,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法子了,要是郭先生不愿意,那狐九只有自己试试了。”

“还请郭先生教我祭天之法!”

郭才思愣在原地,说道:“仙兽,你可要想好,这并非是玩闹,若是稍有不慎,便会命陨当场的。”

“我怎么会听不懂。”

狐九说道:“可是…还有别的法子吗?”

郭才思闻言沉默了下来。

是啊。

没有别的法子了。

这世上哪有两全之法,既要顾全镇北,又要保全他们三人的性命,也唯有这个法子是可行的。

岸边的气氛有些压抑。

狐九望着那就要淹上来的江水,问道:“郭先生,想好了吗?江水就要淹上来了。”

郭才思抬头看去,他的目光之中忽的多出了几分坚定,与狐九看他的目光一般模样。

“罢了……”

郭才思也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对于这种明知期望不大的事,却是抱有了应该能行的态度。

[标

签:p标签]他抬起头来,说道:“便以仙葫为基,郭某亲自燃香祭天!”

狐九望着他,目光灼灼,答应了一声。

“好!”

糊涂狐狸,带着一个糊涂人。

干一件糊涂的事。

.

.

无江起洪一事在数个时辰之内便传至了官家耳边。

御书房中的萧华听到此则消息眉头紧皱起来。

他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黑袍下的老者低头答道:“三个时辰之前,无江涨水不像是偶然,更像是受到了什么指引……”

“你是想说天谴?”萧华看向他说道:“朕虽天子,但却不是什么都信的,说说你的看法。”

老者答道:“回主上,这恐怕,是有仙人出手……”

萧华与他想到一块去了。

他沉吟片刻,手指在那案桌上敲动着。

萧华口中嘀咕道:“边关不定,又逢洪灾,这是要把大乾往死路上推啊。”

“主上,陈江也受到了波及,前往边关的主道也受到了影响,粮草也会搁置在陈江周边,影响甚大。”

“朕知道。”

萧华面色平静,但话语之间却是极为冰冷。

天灾,是他躲不过的东西。

更是凡人难以解决的。

当初陈江之乱也没有这么简单,能平水祸,定然是借了仙人之力,稍微一想便想的出来。

萧华舒了口气,看向面前的老者道:“你可记得许久之前的那位先生?”

老者顿了一下,问道:“主上说的是陈先生?”

“嗯。”

萧华说道:“朕曾听那小狐狸说起过,陈先生唯有一个归处,在那南方群山之地,我书信一封,你亲自交予陈先生。”

老者问道:“若是陈先生不在呢?”

“那就要看朕的运气如何了。”

老者沉默了片刻。

他舒了口气道:“属下明白了。”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