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手机直尺一比一在线

更新时间:2022-02-17 09:03 点击:

可即便盖吴拼死守城,也只是将魏军多拖延了几日。枹罕城的防线在拓跋焘命令战俘攻城时,开始瓦解。

檀邀雨并没有称帝,这一点对于百姓来说,或许是好事。可在战争中,缺少需要他们拼死守护的君王,将士们考虑更多的只是一家的得失。

他们无法对着自己的亲人放箭,更无法向战俘挥下长刀。于是枹罕城在勉强支持了五日后,开城投降。

枹罕城破,守城的行者在城破之时被连排的弩箭当胸穿透。。盖吴靠着自己部下拼死相互,才留住了一条性命。

盖吴被擒后,北魏军并没有为难他,而是将人五花大绑送进帅帐。

“朕认得你,”拓跋焘审视着浑身浴血的盖吴,“河南四镇那一战,就是你把邀雨的婢女救走的。”

见到拓跋焘,盖吴丝毫没有胆怯,他一口口水啐在地上,“有胆子就真刀真枪的较量一番!居然让战俘在前面挡箭,你们也配叫北魏雄师?!分明就是一群鼠辈!”

拓跋焘却没有被盖吴的话激怒,反倒让人给他搬了个杌子坐着。

“你的确是名悍将。若在我大魏军中,估计早就是一军的领军了。然而你这一仗,并不是输给了朕,而是输给了皇权。”

盖吴翻了个白眼,“说什么鬼话,老子听不懂!”

“大胆!”旁边立刻有位北魏的将领抽出刀来,“胆敢对陛下无礼?!”

拓跋焘却摆了摆手,难得耐着性子道:“你这么个极傲不驯的杂胡,肯为仇池效命,无非是因为邀雨给了你们一个容身之所。可你仔细想想,你的部下,拼死效忠的却是你,并不是檀邀雨。因为你才是他们的王。”

“至于檀邀雨……她不能称王, 却想要建立起一个王国。这种桃花源的念头, 在太平盛世时或可行,但如今天下未定, 没有王权,百姓就没有主心骨。打起仗来,只会想着如何保命,而不是拼死效忠朝廷。”

“哼, ”盖吴冷笑, “老子本来也不是为檀邀雨拼命,老子是为我族人的家园田地,为我老弱妇孺!为檀邀雨?哈哈哈哈哈,这当真是老子听过最好笑的事儿!她的命何须我们守?便是你们马踏了中原, 她都能活得好好的!”

“陛下何苦同个手下败将理论, ”崔浩作揖道:“成王败寇,孰是孰非,自有后人评说。当务之急是乘胜追击。”

拓跋焘扫了一眼崔浩,似乎对他突然插话不甚满意, 不过他还是听取了崔浩的意见, “花木兰,你带上此人和战俘,去武都城外叫阵。若她不应战,每隔一个时辰就杀一百人!”

在场的众将皆是一愣, 花木兰是陛下身边的红人没错, 可他身为陛下的贴身护卫,除非陛下亲自上阵, 否则断没有让她领军的道理。

况且每隔一个时辰就杀百人, 这简直是在逼檀邀雨出城同花木兰一战。

花木兰抿了抿嘴,随后抱拳道领命:“喏。”

………

枹罕城破的消息一传到武都,整个仇池都乱成一片。

一派主张主动迎敌, 利用山势伏击,将北魏大军拒于国门之外。

一派主张死守, 认为仇池无论兵力还是战力, 都还不足以同北魏一较高下, 只有靠坚固的城防,才能守住仇池原有的疆土。

两派人闹哄哄地争论不休, 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

偏偏这种时候, 无论是擅长领兵的檀道济还是经验老道的苍梧尊者都去了刘宋。檀邀雨更是音信全无。

姜乾偏头问秦忠志:“往湖陆军营送的信都发出了?”

秦忠志点头, “连发了数封, 却都不见回音。某总觉得此事蹊跷,檀将军得知北魏发兵,肯定不会再冒进。更何况女郎和谢夫人都出了事,他早就该回来了。可照今日收到的消息来看,大军似乎已经拔营南下了。难道檀将军真的为了刘宋朝廷,连女郎的安危都不顾了?”

姜乾皱眉,心底有了个不好的预感。南边的消息还能传过来, 仇池的消息却传不出去,难不成, 是师弟在其中阻拦?

秦忠志见姜乾兀自出神不说话,又扭过头去同崔勇商议:“崔将军,如今国中属您同魏军交手的次数最多, 您觉得我军此时该如何是好?”

崔勇握拳的手紧了紧,垂头没回话。

方才秦忠志所说他都听见了,虽然他觉得大将军绝不是弃家人于不顾的人, 但若以大局考量,仇池是眼下吸引魏军注意,最好的鱼饵。

只要仇池将魏军拖住,崔勇相信,大将军一定能顺利攻入建康。

可若真是如此,仇池怕是必将灭国……听说北魏这几场仗都用战俘挡在前面。打仗不怕敌人强,最怕的是军心不稳。

北凉人归顺不久,在北魏来攻时,选择投降也能理解。可仇池人呢?在面对战俘的时候,就真的能毫不犹豫地射出手中的箭吗?

终于有臣子忍不住发问道:“如今城中流言纷纷,说仙姬着了魔!敢问秦相,仙姬如今究竟何在?”

仙姬何在?秦忠志也想知道啊!子墨他们三日前就已经带人出发去寻,如

今还音信全无?

见秦忠志不答话,杜闻则也起身问道:“臣不信流言,只是若仙姬迟迟不现身,难免不被有心人借机鼓动生事。还请秦相告知实情,即便仙姬真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等亦可为仙姬分忧。”

所有人都往向秦忠志,等他回答。

秦忠志只能想办法安抚人心道:“仙姬人虽不在国中,可也在为击退北魏军尽其所能。诸位想想,此前几次大战,仙姬哪一次不是身先士卒?”

“这可不一定吧?”一个谏官起身质问道:“下官怎么听说,檀家父子已经离开仇池,护送刘宋的七皇子南下?仙姬该不会是想用仇池挡在前面,实际是去护着刘宋皇子登基吧?!”

“放肆!”不用秦忠志开口,杜闻则一众年轻将领已经抽出佩刀,“仙姬娘娘岂容尔等轻易污蔑!”

眼见两边的人剑拔弩张,一声大吼自外面传来,秦忠志双眼一亮,“是祝融!”

果然,吼声才落,嬴风就背着一个人冲了进来!

喜欢妖女乱国请大家收藏:

崔浩蹙眉,看着空中那看似纤细的绳索,“你是说,其他三郡的人,都是用这滑天索逃了?”

陆真点头,“正是如此。”

“朕还以为她拆了皇宫,当真是修学院呢。”拓跋焘的声音突然自两人身后响起,“这绳索打造和装置怕是都要花费不少银两。若不拆了宫殿,只靠朱家做生意的那点儿积蓄,怕是真没法在短短一年内就造出来。”

崔浩心底虽然也佩服檀邀雨的决策,可此时不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时候,他朝拓跋焘作揖道:“陛下,城中人口众多,既然出逃,就不可能躲进山里等战事结束。这附近唯有枹罕城和广武城能容纳三郡的流民,还请陛下立刻出兵拦截这批流民!”

“拦截流民?”拓跋焘疑惑道:“大战初开,此时拦截流民,就算充做战俘,也只会拖累行军速度,崔司徒究竟意欲何为?”

崔浩此时才将心中之计和盘托出,“我军虽几倍于仇池,可论刀兵武器,却依旧远逊色于仇池。故而臣才会建议陛下先出兵酒泉四郡。。”

崔浩又扫了一眼天上的索道,“仇池显然没有足够的财力巩固各郡的城防,否则若是以仇池的弩机架墙,即便是酒泉这种小小的郡府,怕是也要折损我军不少将士才能将其攻陷。”

“大魏的将士虽然不畏死,却不可做无谓牺牲。否则即便我军能顺利攻打下仇池, 也要修养好几载, 才能重新南下。届时南方局势已稳,就会失了一统天下的先机。”

拓跋焘挑眉, “那崔司徒的意思是?”

“若是能将逃走的流民拦截最好,若是阻截不到,就让我军将士穿着仇池人的衣服,让酒泉的俘虏走在前面, 骗枹罕城和广武城开城门!事不宜迟, 请陛下早做决断!”

拓跋焘略略思索,各地的位置在脑中浮现,他沉吟道:“枹罕城在南,广武城在东。以邀雨的性子, 一定会将自己的子民都想办法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流民一定会南下去枹罕城。只有此地才能让武都迅速出兵救援。”

崔浩深感赞同, “既然如此,请陛下这就派兵南下拦截。”

拓跋焘却摇头,“他们既然是早有准备,现在出兵怕是追不上。必须反其道行之, 照崔司徒所言, 让他们先去骗开广武郡的城门,有了广武郡的弩机,便是强攻,也能将枹罕城的城门打开!”

陆真闻言立刻抱拳, “臣这便去安排!”

待陆真离开, 拓跋焘才斜眼看向崔浩,“崔司徒所说的, 逼邀雨就范的法子, 就是用仇池人的性命威胁她?”

崔浩知道,这计策虽好,却失了君子气度, 也不符合拓跋焘的喜好。可兵者诡道也,崔浩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臣一心只想辅助陛下完成一统大业, 为答此愿, 臣肝脑涂地, 无论何种责难都无所畏惧。”

拓跋焘扫了崔浩一眼,这位汉臣或许不如他自己所说般大公无私, 可这满朝上下,唯有崔浩始终与他一样, 渴望着中原一统的那天。

“广武郡的计策不容有失, 你亲自去督战。”拓跋焘下令道:“朕会在此拦截所有广武城同枹罕城之间的通路。”

崔浩作揖, “臣定不辱使命。”

开战之前,崔浩就已经派人四处散播檀邀雨的谣言,这次更是派了几个杂胡,装成是从吐谷浑逃出来的难民,混在战俘里,见人就说檀邀雨疯了。

“当时不少人都瞧见了,山神发怒后, 漫天的火光!妖女的身上就被下了黑色的诅咒,见人就杀!我们吐谷浑的王都已经没有几个活人了!若不是我们逃出来的及时, 怕是也要成了妖女的刀下鬼!”

“你说的是真的?那妖女当真是咱们仙姬娘娘?”

“这还做得了假?!吐谷浑王请仙姬去给王子治病的事儿,大家都是知道的!我还听说,仙姬实际是灾星下凡, 只要她掌权,就会命克后星!你看看,大宋的皇后和大魏的太后是不是接连过世!”

“这也不能说是仙姬的错啊!说不定……说不定是凑巧呢?!”

“就算这事能凑巧, 那为何你们仙姬到现在都不曾出兵?!这酒泉都被攻克好几日了,武都郡却没有丝毫动静!你们仙姬明显不顾你们的死活!也就是你们还傻乎乎地等着仇池派兵来救!”

“你们本来就是北凉人,又不是仇池人,要救,她也不会来救北凉人!”

“咱们与其等着妖女来救,不如早点投靠大魏。反正统一北方的一定会是大魏。不如早些投降,还能多换些好处。”

人在绝境时,最容易丧失理智,最容易人云亦云地找一个人怪罪。将所有过错推到一个妖女身上,显然

是最简单的办法。

很快酒泉被俘的人便动摇了,心甘情愿跟着北魏大军去骗广武城开门。

广武城设有城防,同时还有一位行者留守在此。若不是酒泉的战俘心甘情愿地帮着北魏人,答上了广武城守军的问话,广武守军是绝不会轻易开门,更不会被混在战俘中的魏军偷袭,全无抵抗地失了一城。

很快,城墙上的弩机就被拆了下来,跟随一大批俘虏一起运往枹罕城。而此时的枹罕城,已经被拓跋焘的大军围得水泄不通。

盖吴虽然带了一批人马来枹罕城,可他的杂胡军,兵器比不得重骑兵营,人数相比北魏的大军,更是少得可怜。原本他们还能借着城防的优势,抵抗北魏军的攻城。

可广武城的弩机同北魏自造的弩机被运到抱罕城外时,局势便开始一边倒起来。

崔浩命战俘每日在枹罕城外劝降,说檀邀雨已经疯了,根本不会来救他们!与其拼死抵抗,不如早早降了,大魏保证绝不屠城。

渐渐地,不止是城下的那些战俘,连枹罕城内的人也开始相信起这些话来。其他的尚且不论,为何武都一直没有出兵,只是派了一支泸水胡军来救援。

就连盖吴也觉得有些蹊跷,可他依旧选择相信云道生,一直带人在城墙上顶住了北魏大军一波波的攻势。

喜欢妖女乱国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