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跑男团塞班岛隐藏任务

更新时间:2021-11-06 06:10 点击:

反常,这些话从万一鸣口中说出来,更透着明显的反常。

两人之间这点勾心斗角,之前已经反反复复咀嚼过了,再拿出来炒冷饭,磨嘴皮子,显然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

可万一鸣就好像还没看透似的,居然不厌其烦,长篇大论起来。

这越发引起了江跃的警惕心。

万一鸣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万一鸣盯着江跃,眼神充满侵略性,仿佛要将他看透似的。

“老丁,怎么不说话?别告诉我你这是心虚了?”

江跃忽然笑了起来,身体悠然往后一靠,双手枕着头,反过去凝视着万一鸣。

“万少,恕我直言,你这些小把戏,真的有点幼稚。”

“我知道你不死心,还想试探我。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那种既想弄死我,又投鼠忌器,不敢赌的心情,让你很纠结。”

“你平时不是一个这么有耐心的人,你之所以再次招揽我,甚至跟我来这里,归根结底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先稳住我,然后再找准机会,抽冷子试探我一下,想从我这里找到破绽,找到你想知道的东西,对吧?”

江跃说到这里,双脚一抬,索性搁在了茶几上。

“让你失望了,你永远不可能从我这里得到答案。万少若是想杀人灭口,只能赌。”

万一鸣本来凝重的脸色,忽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指着江跃,食指不住点着:“老丁啊老丁,你这个人就是多疑。我只不过是就事论事,你居然脑补出这么多东西来。看来我们之间的隔膜还是很重啊,要再度合作,心无嫌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任你怎么语重心长,江跃却只当对方是放屁。

只是,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万一鸣见他反应淡漠,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老丁

啊,咱们之间,合作基础还在,我这扇门,永远为你开着。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我这边随时欢迎。我万一鸣确实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过我爸一直在教我一个道理,人才,咱得尊重,得会用。你老丁,绝对是个人才。”

“万少,我有个疑问,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你说。”

“在你眼里,杨小姐算是人才,还是奴才?”

万一鸣微笑:“你问这个做什么?说到底,你老丁还是对她念念不忘啊。”

“误会了,我纯属好奇。”

“那我就这么说吧,她不能跟你比。”

“呵呵呵,那我岂不是受宠若惊?”

“她的上限,也就是一片绿叶,而你老丁,是有能力独当一面,撑起一片天的。”

“这算是捧杀吗?”

“不,此前我不认为你有这能力,这次较劲,你老丁让我看到了潜力。我不怕你桀骜不驯,就怕你没有想法,庸庸碌碌。”

说得真好听啊。

江跃之前也没想到,万一鸣居然也能说出这么漂亮的话。

看来,果然不能用一种思维来衡量某一个人,更不能被定势思维困住。

看了一眼时间,江跃忽然道:“万少,就像你说的,行动局的人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来赴约。说不准人家已经在附近观察动静了。你看你是要继续在这里跟我扯皮,还是先潜伏起来?”

万一鸣没完没了地扯淡,江跃自然不愿意被对方带着节奏,因此故意试探一番。

万一鸣又走到窗外,朝外观望了一阵,语气古怪道:“天马上黑了。”

“是啊,这要是冬季,这个点天早就黑了。”江跃附和了一句。

“行动局的人,就不怕走夜路碰到鬼吗?”万一鸣幽幽道。

“行动局不是专门应对这些诡异怪事的么?”江跃不解反问。

“就怕他们应付不了。”

江跃愕然道:“万少,你到底想说什么?”

万一鸣叹一口气,刷地一下,把窗帘从两边拉开,外头的天幕已经黑得差不多了,夜色在天地之间弥漫开来。

“老丁……”

万一鸣脸上的笑容完全收了,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我一直把你当聪明人看,现在看来,你小聪明是有,大处却很糊涂啊。”

万一鸣的语气,带着几分戏谑,几分嘲弄,但更多的还是散发着某人让人不寒而栗的森冷。

“你以为,你拿着所谓的证据,就能当成王牌来打,一直拿捏要挟我?你是不是想得太天真了?”

不愧是万一鸣,不愧是万家子弟。

这变脸说变就变,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前一秒还在笑容满面谈着合作基础,下一秒就翻脸呵斥了。

江跃有些错愕,如果要翻脸,万一鸣之前为什么不翻?之前在他的地盘,还有他的手下在,那时候翻脸,他岂不是更稳?

为何直等到现在,他才忽然翻脸?

莫非先前他没有把握,而眼下却反而有把握?

江跃脑子转速飞快,联想到万一鸣之前的一系列动作,眼光朝窗外微微一片,随即又稍微感知了一下,顿时心头了然。

原来,万一鸣果然是有了依仗。

难怪一直关注着窗外,这是等着天黑啊。

天黑,阳气蛰伏,阴气上升,正是鬼物邪祟行动的好时候。

那岳先生是地下组织负责诡异力量的五星大佬,更是万一鸣的娘舅。

他的手段,就算万一鸣没有全部学会,多少总是会一些的。

这不,窗外一左一右,两头鬼物攀附在墙体外围,蠢蠢欲动。

而门外楼道上,同样有鬼物气息飘荡,虽然不确定具体数目,但肯定将去路给封堵了。

“万少,你这是什么意思?”江跃查知了对方的依仗所在,却没有揭破,而是装作骇然变色的样子,身体猛地站了起来,跟万一鸣保持一定的距离。

“行动局的人马上就要到了,你不会这时候要对付我吧?你要翻脸,先前在你的地盘不是更方便?”

“老丁,我不得给你一点点幻想,怎么能套出你的底细?你大概到死都不会想到,从头到尾,你就没掌握过主动权。别说不一定有人给你递材料,就算有,我也不怕。”

“呵呵,万少,你是不是自信过头了?你对付我容易,我就不信,你能找得到隐藏在暗处的人。大章国那么大,你万家不可能只手遮天。”

“哈哈,我万家不用只手遮天,但你丁有粮,实是不自量力。”

江跃故作强硬道:“我不管你怎么巧舌如簧,别想骗我就范。还是那句话,如果你干掉我,那些材料明天就会送出去。至于送到谁手里,你们万家到时候就等消息吧!”

“啧啧,要不怎么说你太天真呢?你觉得我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送材料出去吗?”

“你……”

就在这时,窗外的玻璃忽然传来咯吱咯吱的抓挠声,就好像大半夜听到老鼠在啃着什么。

跟着,防盗门也传来这种诡异的抓挠。

突兀,诡异,尤其在这种黑漆漆的空间里,尤其令人毛骨悚然。

吧嗒!

门锁忽然好像有人用钥匙打开。

接着,门吱呀呀缓缓地打开了。

没有钥匙,也没有人。

这门就好像自动打开似的。

门口也没有灯,同样是一片漆黑。

隐隐约约,好像有一阵风缓缓飘入。

就在这时,窗户那边,也传来嘎嘎嘎的推窗声。

玻璃窗被推开,纱窗被推开。

乓!

门又重重地关了起来。

就好像有人重重地摔门。

万一鸣忽然诡异笑了起来:“老丁,我已经尽力了。我自认没法从你嘴里挖出实话,那我就让你自己开口吧。”

万一鸣说着,手指忽然在客厅中指点一番。

呼啦一声。

客厅中间顿时出现一圈诡异的血色光环,将江跃包裹在内。

这光环就好像是真的用鲜血组成,透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光环四周,则慢慢升腾起似是火焰一般的形状。

就在这时,一道道鬼影,若隐若现地出现在这个火焰光环的四周,飘飘忽忽,悬空而转。

竟有四头之多。

显然,这是万一鸣召唤而来的鬼物。

这一只只鬼物,单从个体而论,每一头都不逊于C+级别,更有个别形态更加强横的,隐隐有B级的水平。

很快,这四头鬼物似乎经过一番交流后,确定了主次关系。

形态最强的那头鬼物居中,另外三头则蓄势待发,等待那头最强鬼物的使唤。

江跃眼下是丁有粮的身份,自然得表现得更像丁有粮一些。

牙齿咯咯直响,脸色苍白地看着眼前恐怖的一幕,几度想冲出这鬼焰光环,连续不断的冲撞,每一次都被那些飘荡的鬼物给堵回去。

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哀声道:“万少,这……这是什么东西?”

“老丁,你怕了?”万一鸣肆意地笑了起来,显然很解气。

他忍了这么久,忍得实在有点忍不住了。

此刻终于摊牌,终于看到丁有粮魂不附体,吓到屁滚尿流的场面,要说不痛快那是假的。

“这……这是鬼?”

“人不能让你开口,看来只有鬼能让你开口啊。”

“不!大不了就是死,就算是鬼,也别想我开口。”

“你想多了,我这个鬼,可是训练有素的鬼,等它吞噬掉你的灵魂,剥夺了你的记忆,你所有的秘密,所有的信息,对我来说就统统不是秘密了。包括你多久没跟你老婆同床,我都会知道的清清楚楚。”

“不可能!”江跃嘶声道。

他表现的越抓狂,万一鸣就越开心。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万一鸣戏谑道,“你信不信并不重要,我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你只需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而且是那种魂飞魄散的死。你死了之后,你的尸体还会被鬼物占据,成为行尸走肉,然后回家去找你那些所谓的心腹,一个一个揪出来,全干掉。干掉这些人之后,你才能回家,然后,你会亲手干掉你的父母,你的老婆,这一切都是当着你孩子面干的哦。最后,你才结果你那不争气的孩子。你说,老丁,我给你安排的这一切,周到不周到,是不是你想要的?”

果然,魔鬼终究是魔鬼。

他伪装得再慈祥,只要时机合适,魔鬼的一面总会暴露出来的。

要真是丁有粮跟万一鸣斗,绝对是蚍蜉撼大树,根本不可能斗得过,就像鸡蛋碰石头,碰一百次,碎一百次,永远不可能有意外出现。

“不,万一鸣,你不能这么干。行动局的人马上就到。你用这种缺德的手段对付我,行动局看到了,你照样会留下把柄。”

“行动局?正好啊,我就怕这是你编出来骗我的。真要有行动局的人来,那是最好不过了。我弄死一个也是弄,弄死两个还是弄。正好我缺行动局的内幕消息,真希望他早点来。说不定你们还能凑一块,黄泉路上还不孤独。”

“要不,我们再等等?”

万一鸣的语气充满戏谑,就像一个无聊的猎人,在逗弄自己的猎物。

由此可见,他此刻是有多自信。也难怪他自信,局面到了这一步,万一鸣的自信也是有道理的。

只可惜,他终究还是犯了个错误。

一个他怎么都想不到的错误。

他的对手,从头到尾就不是丁有粮,而是他根本想象不到的存在!

万一鸣有些意外,因为圈子里的丁有粮,忽然不再挣扎了,也不再试图往圈子外冲了。

他甚至神情都不再像先前那么惶恐了。

这是认命了吗?

不像啊。

认命的人,脸上不可能如此平静。

认命的人,必然是一脸心如死灰,绝望无助的表情。

这一切,在对方脸上全然没有。

万一鸣蹭蹭蹭又是一阵无明业火窜上来。

该死的狗东西,都这时候,还想装淡定吗?

这是没有被鬼物支配过的小白吧?

那就让你好好体会一下,什么是被鬼物支配的恐惧!

万一鸣手诀引动,那个诡异的血焰怪圈,竟然在原地高速地转动起来。

嗖!

一个缺口出现。

那三头小一些的C级怪物,就像被囚禁许久的猛兽出笼,带着嗜血残忍的气息,朝江跃身上卷去。

江跃特意没让百邪不侵光环启动,而是用进阶辟邪灵符将这三头鬼物拖住。

一时间,三条血影在江跃的体表快速游弋,就像三头苍蝇嗡嗡嗡缠绕着江跃,迅速盘旋飞舞。

一时既侵入不了江跃的身体,但又不至于被反噬。

看上去局势好像陷入僵持。

喜欢进击的后浪请大家收藏:

江跃实不知道万一鸣这是动了哪根筋,不过他既然胆敢这么自信,倒是让江跃多少有些提防。

以万一鸣的身份,再加上那岳先生是他的舅舅,肯定是有不少保命手段的,这大概也是他特别自信的原因。

上回在白杨大厦,那么大一把火,他住那么高的楼,都没能将他烧死,可见这小子确实有几把刷子。

“万少,你要去还是多带点人手,要不请岳先生陪同一下。你孤身一人,我还真不能同意你去。您要是出点事,我就算掌握再多材料都没用,令尊大人不可能让我活着离开星城。”

江跃这话其实很有讲究,抓准了万一鸣性格上的弱点。

又是岳先生,又是万副总管。

虽然完全没有表达那一层意思,却很容易让万一鸣产生那种联想,觉得他万一鸣没了老爹和娘舅,肯定玩不转。

这种话里话外透露着对万一鸣的轻视,但又没有明显证据。

此类话术,无疑是最容易激怒万一鸣这种人的。

正如江跃所料,万一鸣冷笑走到他跟前,重重拍在他肩膀上:“老丁,你这叫狗眼看人低。走着,这回我还真想看看,行动局的人找你,到底闹着什么样的幺蛾子!”

看万一鸣这架势,由不得江跃不从。

江跃无奈苦笑,被万一鸣硬拖着朝外走去。

外头的杨笑笑见这情况,一脸诧异地看着万一鸣。

万一鸣也不解释:“你们都别跟着。”

杨笑笑顿时急了:“一鸣,你要去哪里?”

万一鸣冷然道:“这是你该问的吗?”

热脸贴了冷屁股,杨笑笑却早已经习惯。

没辙,她就像寄生在万一鸣身上的寄生虫,对宿主的安危没办法不关心。

“一鸣,就算你要去哪,也带几个人手不是?”

杨笑笑跟万一鸣不同,她早就知道眼前的丁有粮绝非大家印象中那个没有觉醒,力量平平的处长。

这个家伙,他一直隐藏了实力,是个隐藏的高手。

只是这些事,她又没办法跟万一鸣明说。

这要是明说了,她之前跟江跃之间私底下那些交流,以及她透露出的那些机密,恐怕都保不住了。

一旦抖搂出来,绝没有她的好果子吃。

可就这么放任万一鸣跟丁有粮去,杨笑笑完全可以猜测到,万一鸣必定要倒霉。

只是她先前被赶出房间,不知道里头到底说了什么。

丁有粮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说动万一鸣,让万一鸣跟鬼迷心窍似的,非得孤身一人跟他出去涉险。

丁有粮这个家伙,绝对是危险分子。

对杨笑笑的殷勤,万一鸣早就腻歪,完全没往心里去。

江跃则饶有深意地道:“万少,你看杨小姐都这么说了,以我看,还是听她的吧,责任重大,谁都担不起啊。”

万一鸣淡淡望着杨笑笑:“怎么?你要做我的主么?”

杨笑笑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摇头否认:“我没有啊。”

“那就给我闭嘴!”

杨笑笑心里那个急啊,可偏偏不敢再多说什么。

她知道万一鸣的脾性,这种时候她但凡再多说一句,轻则是辱骂,重则是大耳刮子扇过来了。

“丁处长,你到底想干什么?”杨笑笑郁闷地望着江跃。

“杨小姐,别问我想干什么,你该问万少想干什么。你没看我也是被逼无奈么?”

问万一鸣?她哪敢啊?

当下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走出门外。

杨笑笑现在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不是人。

既不敢得罪万一鸣,也不敢得罪江跃。

一个是她的寄生宿主,一个是掌控她生死的人。

得罪任何一个,她都将万劫不复。

她是真的希望丁有粮能低头,能跟万一鸣握手言和,大家既往不咎,再次合作。

这样她既不至于脱钩万一鸣,又有机会让丁有粮放她一马。

可眼下很明显,局势已经开始朝她无法预测的方向滑落。

她不知道丁有粮到底给万一鸣施展了什么魔力,能让万一鸣忽然间跟鬼上身似的,居然独自一人跟丁有粮去。

丁有粮居心叵测,骨子里绝不是安分的主儿,

这一点杨笑笑早已经领教得不要不要的了。

眼下见万一鸣跟他离开,本能就感觉到,要出事!

万一鸣要是出了事,她杨笑笑,以及现场所有的工具人,有一个算一个,肯定都要跟着遭殃,绝没有好果子吃!

“还愣着干什么?我要见岳先生,现在就要!”

杨笑笑知道,现在去找万副总管,肯定更有用,但大概率她在万副总管那里吃瓜落,甚至倒大霉。

岳先生温文尔雅,平时对她也还算客气,通知岳先生无疑是更聪明的选择。

最重要的是,万副总管除了权力之外,本身没有什么行动力。

而岳先生不同,岳先生除了权力之外,他本身更有压倒性的实力。

如果岳先生出马,就算万一鸣陷入麻烦当中,他也有足够的实力扭转局面,救万一鸣脱险。

……

一路上,江跃慢慢也理解到了万一鸣的心态。

万一鸣作为天之骄子,出身权贵家族,又有一个大能耐的舅父,本身也是那种资质不差的觉醒者,身上种种光环让他在个人实力方面,也有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这种自信面对最顶级的天才时,或许不会有什么幻想。

可是面对丁有粮这么一个油腻中年男,一个平素看起来完全没有战力的处长,万一鸣的自信也并非全无道理。

而且,万一鸣也知道,丁有粮是有许多小九九,但丁有粮跟行动局勾结的动机,完全没有。

正因为他有这份自信,才敢单独一人,跟着丁有粮去会那行动局的人。

行动局作为主政大人的嫡系队伍,一直跟他们万家这边不对付,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心腹之患。

行动局的意图,行动局的内幕,他也一直在收集,可惜收效甚微。

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打听行动局的意图,他的建功心切占据上风,脑子一旦发热,一时很难浇灭。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之前安顿多多母子的那栋小区。

多多母子已经撤了,三狗也撤了,但是真正的丁有粮并没有撤。

上次答应丁有粮转移个地方,实际上只是带他出去兜了一圈,又返回了。反正丁有粮眼睛被蒙着,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怎么会约在这种地方?”万一鸣有些不解。

在他看来,约见面这种事,怎么也得找个高大上一点的地方,找个还没几个人入住的小区,这算怎么回事?

“老丁,你不会玩什么花样吧?”万一鸣似笑非笑道,“你要是能当着我的面玩出花样,我万一鸣更要高看你一眼。”

“万少,你以为还是阳光时代啊,见个面还得大张旗鼓,找个高档会所什么的?”

“这地方是偏了点,但胜在没人关注。”

“得,那咱就这么上去?”

“万少有何高见?”

“就这么上去,行动局的人看到我,还能跟你掏心窝子?”

“约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对方多半还没到。以万少的能力,对方到没到,你应该能够判断出来吧?”

万一鸣呵呵一笑,也不说什么,示意江跃上楼。

江跃倒是大大方方,朝楼上走去。

进了楼内,万一鸣明显就小心起来,一扫之前满不在乎的神情。

江跃却泰然处之,一路领着万一鸣来到之前安置多多母子的那间房子。

“嗯?这里有人住?”

“有过。这地方是我挑选的。”

“是你的房子?”万一鸣忽然语气有些诡异。

“呵呵,万少以为我是傻子吗?用我的房子约行动局的人,这是嫌不够乱吗?”

“那是谁的房子?”

“万少,鼠有熟路,蛇有蛇道,你富贵人家,对底下老百姓的调调可就外行了,说了你也未必懂。”

万一鸣冷笑道:“你选这么一个地方,也未必有多聪明。要是行动局的人要针对你,这么高的楼,你逃都没地逃。”

“我一个小处长,对他们没有什么实质威胁,他们能针对我什么?”

“就你身上掌握的那些料,你觉得如果他们知道的话,还会不会针对你?”

江跃陡然面色一变,似乎此前还没想到这个可能性。

惊愕过后,他直直盯着万一鸣:“所以万少你跟我来,其实也有这一层原因,怕行动局对我不利?”

万一鸣冷然道:“老丁,你总觉得自己是聪明人,你的聪明都用在我身上了吧?你是没跟行动局打过交道,不知道他们的手段有多可怕?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这是在与虎谋皮!”

江跃颓然叹道:“有句话万少肯定听过,正所谓病急乱投医。我要是有的选择,也不会这样。怪就怪万少你这个人太狠,没给我留退路啊。但凡我要是有点安全感,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万一鸣此刻倒也不再费唇舌去解释什么。

既然丁有粮已经查知他的杀意,再抵赖不认也失去意义,反而让下一步不好相处。

“所以,你不会天真地认为,行动局还能给你安全感吧?”万一鸣嘲讽地摇摇头,心里却不放心,里里外外转悠了一圈。

发现确实没有任何埋伏,也没有任何陷阱,心头稍安。

不过他并不满足于此,推开各个窗户,四处查探了一番。显然是在构思,万一出现了突发情况,该如何脱困。

江跃则不动声色,看着万一鸣的一举一动,并不点评,也装作没看懂,只当他是无聊瞎转悠。

转悠了一阵,万一鸣总算停了下来。

“老丁,行动局的人一向谨慎,你约的地方,他们也未必就放心。回头他们进屋,势必要四处检查一番,才能放心跟你谈事。你打算怎么安置我?”

江跃苦笑道:“万少,这你不能问我啊。是你执意要来,这一出并不在我的计划内,我是全无头绪。”

万一鸣指了指天花板:“一会儿我潜伏在楼上,你不会给对方暗示吧?”

江跃苦笑道:“以万少的智慧,我有没有暗示,你不可能听不出来。”

万一鸣冷笑道:“换以前你这么说,我信。不过如今我却有些不信,你这家伙貌似忠厚,其实一肚子滑头。”

江跃无奈:“万少既然这么想,又何苦走这一趟?”

两人看上去针锋相对,其实却各怀鬼胎。

便是江跃,此刻都觉得万一鸣的表现有些奇怪。

万一鸣的自信他能理解,可万一鸣能这么冷静淡定,确实让他颇感意外。

这小子可能不仅仅是想打听行动局意图那么简单。

难道,这万一鸣同样有别的打算?

一年到此,江跃忽然心生警惕。

这是一个思维误区啊。

如果一直将万一鸣视作一个脾气暴躁,容易脑热的权贵子弟,这种定势思维很可能会导致犯错。

眼下,江跃便觉得,万一鸣此举,定有别的深意,绝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这小子,暴躁的外表同样隐藏着很深的城府。

这才符合他的身份,符合他的地位。

否则,仅仅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年轻人,绝没有理由让背后势力将他捧到这个高度。

万家不可能就这么一个继承人,不可能没有别的选项。

既然他能在所有选项中脱颖而出,没理由就是一个能被一眼看透的草包。

想到这里,江跃暗暗凛然。

这个万一鸣,他也在扮猪啊。

万一鸣忽然一屁股坐在他边上:“老丁,你说我们万家对你,总算有提携之恩吧?”

“呃……”江跃一时不知道对方的用意,愕然看着对方。

“你说我们万家把你从底下提拔到这么要紧的位置,本以为你是忠心耿耿的心腹,结果到头来,你还是掉链子了。”

“那么我想,你老丁的能力,不可能比我们万家更强吧?你能培养多少心腹给你卖命?你真要出了事,他们真愿意冒着危险去给你递那些材料么?我看也不见得吧?毕竟,你死了,他们就等于没了主心骨。他们没理由还替你去卖命吧?就算你承诺了许多好处,你一旦死了,怎么兑现?如果是已经兑现的,你死了他们就算啥都不干,也不怕被你秋后算账。是不是这个道理?”

喜欢进击的后浪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