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财讯

输入出生年月查生辰八字阴阳

更新时间:2022-02-19 17:52 点击:

甚至连高胜,也对我说道:“关于这件事情,我听安总说过了,不过根据集团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不是很赞同这个时候去做这件事。”

“说说你的理由。”我看向高胜,说道。

“理由很简单,集团目前才重新走上正轨,各方面都不太稳定……加上保险业务大家都知道是砸钱砸出来的,咱们如果在这个时候拿出一大笔钱去做保险业务,何况还不能保证收益的前提下……我认为,这已经不是冒险的事情了,而是九死一生!”

高胜的分析很有道理,其他领导们也都开始点头赞同高胜。

集团的另一个副总刘永明,也在这时开口说道:“董事长,您知道的,关于您的每一个决定我都是支持的,可是这个时候做保险业务,我认为真的不合适,请你三思。”

就连瑞安现在的负责人古丽萨也在会上说道:“陈董,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有没有把握在保险业务上取得收益?……如果没有,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是什么?”

市场部的总负责人孙宏伟也跟着附和道:“陈董,你的每一次决策都挺超前的,我们都愿意跟着你冒险……但是这一次,真的请你三思!我是做市场的,目前集团本身就不太稳定,这个时候如果出岔子,不仅对市场上产生巨大影响,严重的甚至可能危及到集团旗下各项业务。”

我耐心的听着他们各自说完各自的理由,我也听进去了,而且我也知道他们都是在为集团考虑。

“我说两句吧!”一直没说话的安澜突然开口。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她,安澜直接站了起来,很是庄重的样子。

“关于目前成立大病医疗保险的项目,陈丰早就跟我探讨过了,我也明确跟她指出了存在的风险……但是我无条件的相信他,所以成立大病医疗项目的事情,我是赞同的。”

安澜这么一说,大家伙儿更加不安了,他们甚至还等着安澜否认我的决策,可没想到安澜却站在我这边。

高胜坐不住了,也站了起来,带着一些情绪说道:“老大,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目前集团上下已经有那么多可以实现利润的业务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今年保守估计年利润可达到十亿,咱们根本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去冒险做保险的项目啊!”

刘永明也说道:“是啊,董事长,如果你觉得实在有必要做,咱们明年也可以尝试嘛。”

我扬了扬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这才淡定的说道:“你们刚才说的我都认真听了,你们说的没错,这个时候确实挺冒险的。”

“就是嘛,所以再等等,不急着这一年半载的。”高胜附和说。

我是铁了心要做,所以压根没有任何思考,继续说道:“我说说我的理由吧。”

停顿了一下后,我将我在北京住院发生的那些事说了出来,包括跟我一起在治疗室接受化疗的大哥,跳楼身亡的事。

讲完这些事后,我又继续说道:“我之所以想成立大病医疗保险的项目,就是单纯的希望能够帮到更多的人……你们刚才也提到收益了,我想告诉各位的是,在这个项目上,我没想过取得任何收益。”

我这话一出口,会议室彻底热闹了,大家纷纷交头接耳,当然都是在否定我的决策。

特别是分公司的一些领导人,他们为了自己能够有好的发展空间,坚决制止我这种做法。

可是不管他们怎么说,这件事我都必做不可!

等安静下来后,我才继续说道:“我知道很多人不会支持这么做,我也知道这件事存在多大的风险,但是这件事我必做不可!”

说完,我站起身来,淡定的说道:“行了,散会吧!”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高胜也紧跟其后的来到了我办公室。

没等他开口,我便知道他来找我想说什么,我先开口对他说道:“你别来劝我,这件事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如果你担心因此破产,那……”

没等我说完,高胜便打断了我的话,说道:“陈兄,你这说的哪里话,我干嘛要否定这么好的决策?”

我愣了愣,看着他道:“刚才在会上你不是那么反对吗?”

高胜讪讪一笑道:“我那是不知情的情况下,你后来说了你要做这件事的理由,我就打心眼里敬佩你。”

我笑道:“那你现在支持了?不怕影响集团导致破产吗?”

“怕啥?我跟你这么久了,也经历过从无到有,我也从一个普通白领变成了现在年薪百万的副总……我还不到三十岁,大不了从头再来呗。”

高胜的这番话很让我感动,比早上我来公司时给我搞得那什么欢迎会更感动。

我走到他面前,伸手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兄弟,你放心吧,我尽量不会让你失望的。”

“没事,这是造福百姓的好事情,就算最后真的搞得破产,我也跟你一起扛。”

我是真没看错高胜,从我认识他到现在,他永远都是和我一条心。

虽然在一些事情上我们会产生分歧,但是终归他和我的想法总是不谋而合的,这或许就叫志同道合吧。

沉默了一会儿,高胜又向我问道:“只不过,你想好怎么做了吗?这保险的项目,咱们可都没有尝试过呀!”

“咱们是没有做过,但咱们可以请人来做。”

说完,我又对高胜说道:“放心,这件事我亲力亲为,你就别来操心了。”

高胜忽然一声叹息道:“我现在倒不怕,就怕今天这会后,有些人不愿意干了。”

我大手一挥,无所谓的说道:“不干就走人呗,咱们国家难道还缺人吗?”

高胜又笑了起来,说道:“你这话说的没毛病,太爷们儿了,我喜欢。”

签]我讪讪一笑道:“行了,忙你的去吧,我还有点事忙。”

高胜离开后,我又坐回电脑前,仔细查看了一下集团目前的财务情况。

一直看到午饭时候,我才准备去叫上安澜吃饭。

公司里员工们都走得差不多了,因为没有员工食堂,多数人都是去外面吃,剩下的就是叫外卖或者自己带的饭来。

我也想和安澜商量一下,将员工餐厅给搞起来,福利待遇得跟上。

来到安澜的办公室门口,正准备敲门时,我听见里面传来她的声音,好像是在和谁打电话。

“欸,行行,那我们就这么说好了,杨总……嗯,好的,明天见。”安澜的语气十分客气,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

我便没有立刻敲门进去,直到她挂掉电话后,我才准备敲门。

可就在这时,有人从我身后拍了我肩膀一下,继而传来一个女声:“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你是个害怕孤独的人吗?”

我愣了一下,还以为她会和我说什么呢,结果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我愣怔了片刻,才回道:“怕呀,谁不怕孤独。”

“那你觉不觉得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我还是不太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了,但还是回道:“那要看什么情况下孤独,并不能以偏概全。”

安澜安静的看着我,半晌才说道:“陈丰,我和你说一件我做得特别孤独的事情。”

“嗯,你说。”

安澜抬手将被风吹散的鬓发别在了耳后,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终于说道:“我在伦敦上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身边没有朋友,就连陈敏也不在。我自身也挺孤僻的,那时候常常去校外一家小卖部买东西,老板是一个中年大叔,他经常坑我,卖的东西都要比别人贵……但我乐意被宰,甚至还会买一包好烟给他……毕竟,在那里,我难得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在安澜的描述中,我似乎能感受到她过去那些孤独的日子。

相较于我,她比我更懂得孤独的意义,至少我的过去还有一些朋友陪着,可是她没有。

我一直看着安澜,我在她的眼神中似乎看见了还残留着那时的孤独。

“从小,我家里人给我的压力就很大。”

她又继续说道:“因为我是唯一的女儿,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毕业后我就被家里人安排回国了,说是让我锻炼一下……实际上后来我才知道,我爸是想让我躲过一劫,否则那天我可能也会……”

我看见她眼眶里泛起了泪花,我的心突然就软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抱紧了她。

“别怕,都过去了,未来有我呢。”

她安静地靠在我身上,继续说道:“后来就遇见你了嘛,你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很好,你带我去玩了很多从未尝试过的,还带我去吃了从未吃过的街边小吃……总之,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很快乐,后来一段时间,我离开你了,那种感觉就消失了……我才发现,我是爱上你了。”

我笑了笑说道:“那你这么说,是不是当时就算不是我来到你的身边,换做和我一样的其他人,你也会这样?”

安澜想也没想便摇头说道:“不会,因为在你之前有过,但是从小到大我父亲教会了我如何识别一个人……那些靠近我的人,都是带着目的的。”

“我当时也带着目的。”

“我知道,你想向我们酒店推销你的程序。”

“是的,我就是想通过认识你,然后……”

安澜又笑了笑,仰脸看了我一眼,说道:“但是你是真心的,你带我南滨路玩也是真心的,带我去吃大排档也是真心的。”

“没错,你漂亮嘛,谁不想认识一个像你这样的大美女呢。哈哈……”

“挺好的,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是因为我漂亮,这没什么,因为外表才能让人有兴趣继续了解,不是吗?”

“是的,你要是不漂亮,我才懒得搭理你呢。”

安澜又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可真现实。”

我哈哈一笑道:“我说的是当时,现在肯定不一样,即便你长胖了,变丑了,我也一样爱你。”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她说完后,又重新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们没有再说话了,就这么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后,便一起回了住处。

……

次日一早,我便和安澜一起去了公司。

没想到同事们还给我整了一个欢迎会,一进公司大门就看见大门两侧站满了人,以高胜为

首。

那阵仗搞得像是接待某位重要人物似的,我一进公司大门,高胜便一拥而上,将一大束鲜花递给我。

“老大,祝你身体康复,归来仍是少年!”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虽然有些感动,但挺让我感到不适的。

我小声的向高胜问道:“你这是干啥呢?”

“欢迎你平安回来呀!怎么样?”

我又横了他一眼说道:“别这么搞,这又不是欢迎什么大人物。”

“哎呀!老大,你就是我们心里的大人物啊!我可是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你回来呐。”高胜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

我实在感到无语,因为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

见我久久不接过花束,高胜又向我使了使眼色,低声道:“老大,赶紧把花接过去呀!别让我难堪嘛。”

我这才将花从他手中接了过来,继而对公司里众人说道:“谢谢你们弄这么一个欢迎仪式,我也很感动,大家先散了吧!”

我说完这句话后,大家伙儿才纷纷散去。

我知道这是高胜搞出来的,当然既然他这么有心,我也不好说他什么了。

高胜跟着我来到办公室,我将花放在办公桌上后,高胜便向我问道:“老大,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挺好的,我离开这半个月,公司情况怎么样?”

“安总应该都告诉你了吧?”

“她是跟我说过,不过她从来都是不想让我担心,你告诉我实情。”

“实情就是挺好的。”

“真的?”

高胜重重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各方面都挺稳定的。”

我又向他问道:“瑞安那边的品牌做得怎么样了?”

“上次直播过后,效果蛮明显的,安总已经在各大商场设立专柜了。”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对他说道:“你下去通知一下,一个小时后集团各分公司的负责人,以及高层管理到会议室开会,来不了的准备视频会议。”

“好的。”

高胜离开后,我便打开电脑,研究了一下集团股票的数据。

一切数据都挺好的,走势也很不错,只不过散户太多了,得做放量处理。

接下来的时间我又看了一下公司这半个月以来的所以数据和运营情况,安澜和高胜都没有骗我,情况都蛮不错的,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

一个小时后,公司的高层会议上,我将集团股票在股市的问题指了出来,并说出了解决方案。

另外让各分公司的领导人汇报了一下各自的情况,并安排了下一个季度的各项指标,以及未来一年的战略发展方向。

最重要的是我要做大病医疗的事情,我知道没人会赞同这么冒险的决策,但我还是说了出来。

与我想的一样,当我将这一决定说出来后,立刻便遭到了一些人的质疑。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